皇冠官网地址,史莒心悬慈母安危,人一落坐,便急口问道:“‘闻庄’发生了什么变故?家慈他们哪
里去了?”
李焕然很能体谅史莒的心情,三言两语,告诉他道:“公子,你放心,闻大侠是自动举
家远迁的,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事情。”
史莒吐出心中一口郁结之气,道:“焕然兄,他们迁到哪里去了?”
李焕然摇头道:“这个小弟却是不知道。”
史莒剑眉一蹙道:“贤夫妇是何时来到闻庄的?”
李焕然道:“小弟承公子赐令牌荐介,得见家师之后,即蒙家师收录。后来,奉师命前
来闻庄送信,闻大侠举家迁走后,小弟夫妇便随侍家师来此看管这片产业。”
史莒一愣道:“令师……” 李焕然笑道:“家师原就是公子介见的,公子该……”
史莒赤颜一笑,“啊!”声道:“是罗伯伯!如此说来,我们更是一家人了,小弟不知
不罪,大哥大嫂,请受小弟一礼。”离座而起,重新向李焕然夫妇见礼。
金瑛姑娘惊叫声中,闪身急让。
李焕然抢步扶住史莒道:“公子,你这不是要折杀小弟了么?”
史莒正色道:“长幼有序,礼不可废,请大哥大嫂不要客气。”
李焕然哪里肯依道:“这个万万不行,家师早有严命相戒小弟,不得妄自尊大。”
史莒一怔道:“大哥年长,何谓妄自尊大?”
李焕然肃容道:“家师说,公子乃是来日领袖群伦之人,得附骥尾,已是终生受用不
尽,嘱小弟夫妇见到公子时,应侍公子如兄,师命不可违,请公子莫令小弟为难。”
史莒哈哈大笑道:“这乃片面之词,纵令有那么一天,难道小弟就能以幼欺长么?”
李焕然道:“武林之中达者为先,群龙有首,尊公子为兄,乃是应时之举,有何不可?
何况这也是武林常情,远的不说,当前名震江湖的北剑程大侠,手下不乏年长之人,还不一
体共尊他为龙头大哥么?”
以江湖规矩来说确然言之成理,除非史莒不愿接受他的诚意,否则,很难坚持自己的意
见。
可是,史莒自炼谷出来,不但人成熟了,心中的想法,也有了不同流俗的改变,他不愿
年纪轻轻,就被尊为大哥,显得老气横秋,太不自然,而且,也影响真正朋友间的感情。
所以,他听了李焕然的话,不以为然道:“李大哥,今后小弟为人的准则,是年长为
尊,大哥与小弟关系不同,小弟正好以大哥为始,贯彻小弟的主张,谅罗伯伯不会再责怪大
哥的。”
李焕然见史莒说得非常坚决,细想想,他也有他的观点,可是自己也不能违背师命呀!
想来想去,竟不知如何是好。
史莒看穿了李焕然的心思,一笑道:“罗伯伯面前,自有小弟一力承担,大哥不必过
虑。”
李焕然双眉耸动不已,尚未拿定主意,金瑛姑娘已是笑着接口道:“这是史莒弟弟的谦
躬待人,说起来乃是一种美德,我看师父将来也不会说什么,大哥也用不着拘泥了。”
她干脆叫史莒为弟弟了,容不得李焕然再扭捏不安。
史莒朗笑道:“还是大嫂快人快语,大哥不要再固执了。”
李焕然盯了金瑛一眼,笑道:“好吧,称呼可以依你,但你得依我,免了那拜见之
礼。” 史莒拱拱手道:“这样如何?”
相对一揖,重新落坐,史莒回到原来的谈话重心,道:“罗伯伯知不知道家母的去
处。” 李焕然点头道:“他老人家当然知道。”
史莒奇道:“他为什么不让你们知道?”
李焕然道:“关于这一点,小兄也问过家师,家师只是摇头说我们不宜知道,余外,便
不说任何理由。” 史莒道:“小弟的身世,罗伯伯也不曾告诉你们了?”
李焕然点头道:“小兄也曾问过家师,家师也只摇头不答。”
史莒叹道:“罗伯伯一诺千金,真信人也,小弟亲自告诉了二位好了!”
李焕然摇手道:“不必,如有不便的地方,等到了适当的时机再说吧。”
史莒道:“在大哥大嫂面前,没有什么不便的。”这种真诚的信任,只听得李焕然夫妇
心头一热,感动无比。 两人脸上显出了激动紧张的神色,倾耳以待。
史莒凄然一叹道:“先父在世之时,人皆以南刀称之。”
李焕然夫妇不胜其惊讶道:“是他老人家!那么‘梵净山庄’的那位夫人与那位公子又
是谁呢?” 史莒道:“这是江湖上一大阴谋,容小弟慢慢说与与大哥大嫂知道。”
于是,就他所认定的事实,要言不繁地告诉了李焕然夫妇,只听得他们夫妇两人,大骂
北剑程中和狼心狗肺不止。
继之,又谈起护送珠儿前往“紫府神宫”之事,李氏夫妇听了,更是心惊肉跳,说不出
话来。
久久李焕然才沉声一叹道:“‘紫府神宫’如此积心处虑,图霸中原,看来进犯之日已
是为期不远了。”
史莒剑眉深锁道:“据小弟所知,‘紫府神官’上次进犯中原,原有百年不得再犯原之
约,不幸的是今年即已届满百年之数,加以小弟幸得逃回,对他们囚禁群雄之事,大为不
利,看来这一战,已是迫在眉睫……”接着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唉声道:“而目前中原武林
祸乱丛生,正给‘紫府神宫’以可乘之机,尤为可虑……”
金瑛柳眉轻挑道:“莒弟,你身集恩仇荣辱于一身,不知今后将作如何打算?”
史莒双目神光陡盛,朗声而笑道:“大嫂巾帼奇英,不知何以教我?”
金瑛笑道:“莒弟,凭你这一声朗笑,大嫂已是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李焕然愕然道:“你们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迷?”
金瑛笑道:“傻子,你这都没有听出来么?”
李焕然摇头道:“我这时心中另有所想,你干脆直说了吧。”
史莒笑道:“大哥,你心中所想的,大嫂已经问过小弟了。”
金瑛也道:“我们更该为中原武林高兴,同时向莒弟致崇高的敬意。”
李焕然越听越糊涂道:“你们这话更叫我不懂了。”
金瑛点着他的鼻子道:“唉!我问你,你这时想的是不是担心史莒弟对本身恩仇所采取
的态度?” 李焕然瞪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心事?”
金瑛笑道:“你呀,我知道得你太清楚了,你也不想想,凭你那点点能耐,我怎会看中
你,还不就因为你老实得可人。”
李焕然抱拳讪笑道:“娘子,你给我保留一点,不要叫史莒弟看了笑话吧!”话声一
顿,转脸正色向史莒道:“小兄是死板人,想亲耳听听史莒弟你明确的表示。”
史莒无由的对这位大哥另眼相看,肃容道:“大敌当前,公敌重于私仇,只要北剑程中
和容得下我,我愿暂时捐弃私怨,与他携手共御外每。”
义形于色,令人不可仰视。
可是李焕然仍不以为足,又道:“如果北剑程中和昧于大义呢?”
史莒钢牙一挫道:“小弟忍认到底就是!”
李焕然忽然热泪双流,扑地拜倒道:“小兄先替中原武林向史莒弟致谢了。”
史莒答拜道:“大哥,这原是小弟应走的路啊!”
要非是史莒,怎会有这种心胸,反看那史威,真不知叫人说些么了。
两人相对拜罢,把臂而起,李焕然对史莒的人格固然是仰佩弥深,而史莒对这位大哥也
倍增知已之感。
金瑛笑喜喜的替他们两人重新换了一杯香茗,道:“莒弟,我真高兴认识你,怪不得师
父口中只有你。” 史莒笑道:“大嫂你要再夸赞。我会坐不住了。”
李焕然道:“宫弟,我们用什么方法把‘紫府神宫’即将蠢动之事,向江湖上发出警
讯,也让大家有所警惕。以免临事慌张,措手无及。”
史莒蹙眉道:“你我人微言轻,所说的话,只怕无人相信,尤其小弟更多顾忌,要是被
北剑程中和说一句:”此人造谣生事,乃是别有用心’。那小弟就更吃不消了“
金瑛笑笑道:“你们真是当局者迷,有师父他老人家说一句话,还怕别人不相信么:”
当然,西令罗骥名震天下,有他一句话,纵是无中生有,也无人敢漠然视之。
史莒道:“是的,罗伯伯现在何处呢?”
李焕然叹道:“家师收留我们夫妇之后,因鉴于我们两人功力太差,只严督我们加紧用
功,平时决不准我们分心注意江湖中事,所以他老人家的行事,从不向我们提起,当然,我
们也不好意思问他,真对不起得很,我们实在说不上他老家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能
够回来?”
史莒丧然若失,道:“这真是太不巧了。”剑眉深锁,忽然一顿足道:“寸阴寸金,我
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就这样办!
大哥,你把我安全回来的消息发出去,罗伯伯闻讯之后,一定会赶了回来,他回来之
后,请他到松桃‘怀远楼’找掌柜的打听,就可以找到我。
他不能浪费时间,坐在这里等待,准备先去找胡妈,查询慈母的去处,同时,也好与铁
胆金钩闻一凡共商大计,预作对付“紫府神宫”的准备。
金瑛大惊道:“莒弟,你也要走了?” 史肌歉然地道:“大嫂,我不能不走。”
李焕然瞧着史莒的面容,一皱眉头道:“莒弟,你何必到‘梵净山庄’去找麻烦?”
史莒笑道:“大哥,你放心,不会有人认得我的,你看!”
“看”字出口,从怀中取出一张四年前幻影神龙徐不留给他的那副人皮面具,戴在脸
上,道:“你们还认不认得我?”
李焕然吁了一口气,道:“这样我们就勉可放心了。”
关切之情益于言表,史莒不由眼睛一热,扭过头去,擦干了眼泪,回身抱拳一揖,道:
“小弟这就此告辞了。” 金瑛一把抓住他道:“不行,要走也得吃了饭再走。”
史莒乃是极重感情之人,心想既然不能久留,又何必多麻烦人家,于是略展神功,那被
金瑛抓住的手臂,忽然一滑,毫不用力的从金瑛手中抽了出来。
金瑛但觉手中一空,已见史莒高揖过顶,道:“大哥大嫂!
你们原就欠了我一顿喜酒,要想马马虎虎清帐,小弟未免太吃亏了,等到了下次你们有
了准备,再好好的打扰你们吧!“
话落人杳,哪容李焕然夫妇再有开口挽留的机会。
金瑛一声:“追!”人已跟着向外射去。
李焕然摇头道:“娘子,你这叫做自不量力。”口中说着,人却还是跟着向外追去。
当他们追到大门口,只见史莒的身形,已远出百丈之外,闪得两闪,便没了影子。
他们夫妇二人,几曾见过这等快速的轻功,何止没有见过,就想也没有想过,一个人的
轻功,竟能练到这种境界。 简直比飞都快了数倍!
金瑛气得啐道:“哼!小鬼,你下次就是向我磕头,也莫想吃到我的拿手……”
李焕然笑道:“我敢和你打赌,只要莒弟回头,包你先就会杀了那只下蛋的母鸡。”
金瑛唤道:“杀了那母鸡,英英不要吃蛋了!”
一语刚了,李焕然忽然指着远方道:“你看莫非是莒弟回来了?”
金瑛闻声望去,果见一条淡淡的人影,飞驰而来。
她也不等看清人影,一拧柳腰,向屋里就跑道:“我杀母鸡去!”闪身而逝。
李焕然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说的如何?你……”话声突然-断,忙又道:“且慢杀
鸡,只怕不是莒弟,而且,来人也不止一个。”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金瑛哪还听得到。
人影渐近渐消楚,真的不是史莒。
李焕然黯然一叹,回到屋内,只见金瑛已把他们家中唯一的母鸡杀死掉在地上,正准备
去毛了。 李焕然不觉芜尔笑道:“你真沉不住气。”
金瑛跳起来道:“你又让他走了!”
李焕然苦着脸道:“我哪里是让他走了,他根本就没有回来。”
金瑛玉容一惨,柳眉扬了一扬,欲骂又止的,叹道:“下次我们再多养两只鸡给英英下
蛋吧!” 李焕然道:“是我不该看错了人。”
门外传进一声劲力十足的话声,道:“请问这里有一位姓李的么?”
李焕然一怔道:“是找我们来的!”举步迎了出去——

李焕然讪笑一声,道:“为消除中原武林后患,预谋一劳永逸之计,依小弟之见,我们
得想出一个从权之法,来安置珠妹妹,万万不可将她送到紫府神宫去,惹火自伤。”
史莒无由的一阵激动,剑后双挑,俊面一寒,道:“兄台可是准备替中原武林不屑之徒
饰非,做那杀人灭口之事,哼……” 脸上现出了卑鄙之色。
李焕然羞愧地急声道:“史兄请不要误会,小弟哪有杀人之心!”话声一顿,又长长一
叹,道:“小弟自知此话说出来有欠忠厚,但为整个中原武林着想,却有不得不言之责,尚
望公子静心三思。”
史莒从李焕然羞愧的神色上看去,情知他实是一片由衷之言,不能说是全无道理,只是
他的作法不合自已的心意而已,当时心中火气一息,另外有了计较,歉然道:“小弟一时计
不及此,没想到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只知拘守小仁小义,倒叫李兄见笑了。”
李焕然只道史莒同意了他的看法,神情一畅:“但愿公子能和小弟一样,不计毁誉,为
中原武林做一个无名英雄。”
史莒暗中有了计较,不动声色地道:“李兄准备如何安置这可爱的珠小妹?
李焕然道:“公子丰神玉貌,气宇轩昂,在‘梵净山庄’中必是大有身份之人,公子何
不就在‘梵净山庄’之内设法安珠小妹?‘梵净山庄’人多热闹,想必珠小妹不会再念挂她
从未见面的外公去了!” 史莒道:“如果珠小妹不能忘怀她外公呢?”
李焕然道:“这开导之责就得有劳公子多多担负了。”
史莒笑了笑,又道:“天长日久之后,万一仍被‘紫府神宫发现了我们的所行所为,岂
不更惹他火上加油,恨上加恨,那p岂不更糟了?”
李焕然似乎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怔呐呐道:“这……这…,。
只要你我守口如瓶,还会有谁知道?“
史莒仰头微笑道:“李兄,你不要忘了,还有珠小妹那当事之人。”
李焕然断然地道:“如果事情逼到了那一步,纵使把珠小妹囚禁起来,也应在所不
惜。”
史莒剑眉一扬,暗忖道:“你们这些人怎样想的,竟想得和程中和对付我的手段如同一
辙!”一时因已及人,大为珠小妹愤愤不已,冷笑二声,道:“难道这就再无后虑之忧了
么?” 李焕然微微一震,脸上凝结住了。
史莒沉声又道:“你难道忘了,还有下手毒毙珠小妹她母亲的人,更还有暗中伤害金瑛
姑娘的人,他们要不是有所图谋,会平白无故向她们下手?”话声一顿,语气更不客气地
道:“他们既然有所图谋,目的不达,会中途罢手么?你这种用纸包火的办法,不发则已,
一发起来,岂不更陷中原武林于情输理输,贻人口舌,百口莫辩之境。”
李焕然的脸色变得惨白了,双腿也轻微颤抖,惶惊难安地道:“这……这却如何是
好?”显然,一时没了主意。
史莒长长一叹,道:“依小弟之见,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事情既然挤到这一步,成了不
可避免之局,除了内外并进之外,只怕再无转圆之地。”
李焕然道:“何谓内外并进?请公子快快说来听听。”
史莒道:“所谓对外,自然是对‘紫府神宫’而言,我觉得我们对小珠小妹的事,不仅
不能做那欺人自欺,忍心昧良之事,更要有承认过失的勇气,面对事实,将珠小妹送到‘紫
府神宫’去,请求谅解,至于对内方面,就是如何缉凶,以行动表示我们的歉疚了。
李焕然喃喃道:“万一‘紫府神宫’不由分说呢?”
史莒慨然道:“仁至义尽之后,于心无愧,我中原武林何惜一战?”
李焕然如遭当头棒喝,肃然起敬道:“公子天人,振聋发喷,小的知过矣!”焕然改
口,又把“小弟”二字改为“小的”,可见他此刻对史宫是如何的崇敬。
史莒谦逊地一笑,道:“在下不知天高地厚,狂言乱语,那里值得李兄如此谬赏。”
李焕然摇头赞口不绝道:“小的看公子贵庚不会超过二十岁吧!真是‘梵净山庄’出来
的人不同凡响,人道有志不在年高,诚不我欺!诚不我欺!”
史莒到底年轻,受不住捧拍,面现得色地一笑,道:“实不瞒李兄,在下今年刚满十五
岁,虚龄十六。” 李焕然惊讶得双日圆睁道:“这……这……怎么可能?”
史莒神色黯然道:“在下境遇非凡,所经所历,实不下了李兄三十春秋,说来满腹辛
酸,哪有什么可钦佩的?”
话声一落,神情复朗,道:“言归正转,送珠小妹前往琼州岛五指‘紫府神宫’之事,
已由在下负责前往,不必再提,至于内清查凶之事,却有劳李兄负担起一部分责任了。”
李焕然毅然道:“小的人微言轻,大的事不能做,如说跑腿送信之事,纵是把一双腿跑
断,也义不容辞!”压低声音,又道:“公子如有什么信要送‘梵净山庄’,小的立可起
程。”
史莒见他口口声声不离“梵净山庄”,眉头皱了一皱道:“在下不愿仰仗‘梵净山庄’
之力,请李兄以后说话时把这‘梵净山庄’四字剔开。”
李焕然哪知史莒的用心,不免一愕,道:“公子…”
史莒不容他说下去,取出西令罗骥早先给他的那面“西令”,向他手中一塞,道:“李
兄可认识此物?”
李焕然话声一顿,接着又呆了,自作聪明地道:“‘西令’,公子敢情是罗老前辈的高
足。”
史莒不便多作解释,只简单地道:“请李兄执此‘西今’,往‘梵净山庄’求见罗老前
辈,暗中请他设法追缉元凶,双管齐下” 李焕然迷惑地道:“暗中告诉罗老前辈?”
他倒是心细得很,听出话中有话,复问了一句。
史莒点头道:“是的,只可让罗老前辈一人知道,请李兄小心慎言。”
李焕然满腹狐疑,欲待再问,史莒已接着又道:“我们也进去了。”说罢,先回到了屋
内。
珠小妹见史莒在外面耽误了半天才进来,眨着大眼睛笑道:“史大哥,你们有什么话不
能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也是男子汉丈夫的行径么?”
史莒一红脸,道:“小妹妹,你想,我们能有什么话可呢?”
既不能承认,又不能否认,史莒施了一个以进为退的花招,掩饰了不安的心情。
珠小妹怔了任;笑道:“史大哥你真厉害,我想我就是再问你,你也不会说真话的,可
是,你这一点却比不上我痛快,为什么不干脆说:”不告诉你!“’史莒开始觉得这珠小妹
不大好对付,只得打了一个哈哈道:”小妹,你少使我头痛好不好!“
珠小妹拍着小手大笑道:“你如果认输,我就饶了你。”
史莒皱着眉头陪着笑脸道:“好,我现在就认输,你让我们谈正事吧!”
珠小妹神色一黯,道:“你可是就准备上路了?”
史莒点头道:“小妹,你该如道,我自己还有自己事,不能多耽误哩!”
珠儿涎着脸道:“你让我和斑姊姊多聚一天好么?”忽然一头冲到金瑛姑娘怀中,哭了
起来,看来她倒是一个非常重情感的孩子。
史莒见珠儿如此重情,脑个惊过一道灵光,忖道:“珠小妹这样重情感,我倒要好好和
她接近接近了,说不定在她身上,就能发生一点‘釜底捆薪’的作用。”转念间,没口地笑
着答应道:“可以!可以!你要怎样就怎样。”
珠小妹在金瑛怀中哭了一阵,忽然抬起头来,改变了主意,道:“史大哥,我不要留下
来了!” 史莒奇道:“又为了什么!”
珠小妹拭去脸上泪痕,道:“瑛姊姊受了重伤,一天要发作一次,痛苦得很,我要决议
去找外公,好给被姊姊医伤。”
金瑛双眼一热,泪水像缺了堤防的洪水一般,滚滚而下,哑声叫了一声:“珠妹
妹……”便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史莒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向怀中摸了一摸,忽然双目顿忽毅然之色,一咬牙,掏出一只
小瓷瓶,倒了半天,才倒出一颗“王稣丸”,送给金造姑娘道:“摸姑娘,我这里有一颗疗
伤九药,说不定对你的伤势很有帮助。”
要知,彩虹女许萍为了造就史莒,把所有的“玉稣丸”都用光了,只剩下一颗,留作史
莒保命之用。
现在,史莒为了一念同情,并获得珠小妹的友情,却大材小用地,用在不一定需要“玉
稣丸”的金瑛身上。
他不敢说“玉稣九”的名字,怕惊扰金瑛与李焕然,含含糊糊的交给了金瑛。
他把“玉稣丸”交给了金瑛服用后,伸手携过珠小妹,安慰她道:“珠妹妹,如果我能
治好金姊姊的伤,你还要不要留下来呢?”
珠小妹睁大眼睛,道:“你有这个本事么?”。
史莒笑道:“我的药已经给瑛姊姊服了,有没有这个本事,不要一个时辰,就可以知道
了。”
珠小妹妹仰着小脸道:“我听瑛姊姊和李哥哥说,她的伤势很重,不是普道的药物医得
好的,你那药丸一定是很名贵的了。”
史宫淡淡一笑道:“为了让你能和瑛姊姊多玩一天,再贵重的东西也值得。”珠小妹大
哭一声,扑到史莒怀中道:“史大哥你真好,你真要医好了瑛姊姊的伤,我一辈子也感谢
你,你要晓得,瑛姊姊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啊!”
史莒对珠小妹大起同病相怜的共鸣,当下也抱住她,轻言细语,道:“珠妹妹,我们大
家都喜欢你,你将来不会忘了我们吧!”
珠小妹不住地点头道:“你们对我这样好,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们。”
蓦地,小头一仰,恨恨地道:“我也忘不了我那表叔,我将来学好了本事,一定要杀了
他。还有毒死我母亲的人和打伤瑛姊姊的人,我都饶不得他们。”
小脸上两只又圆又大的眼睛,充满了恨意和棱棱的凶光。
史莒心头一凛,觉得自己的责任更艰巨了。
金瑛的伤势在一个时辰之内完全痊愈了,四个人快快乐乐地欢聚了一天,给珠小妹留下
了一个永远不可磨灭的记忆。
第二天,史莒把珠小妹打扮为一个男孩子,自己也恢复了“闻庄”闻公子闻非之的身
份,大模大样地雇了一辆车,直达广东。
“闻庄”的声名,在三湘境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闻庄的大公子,谁还敢惹,自然更
没有人会对他稍存猜疑之心。
不要说一般人对他们不存戒意,就是暗中那股害死珠小妹母亲的恶势力,尽管不死心地
在搜寻着珠小妹与金被,却做梦也不会想到史莒化装的闻非之身上去。
江湖上的人和事,原来就不可以常情常理来论,有时该平安无事的,却又偏会生出许多
节来。
史莒本准备着在三湘境内出事的,结果连蚊虫都没有钉他们一口,就进入了广东境内。
入得广东境内,路程已去了一大半,史莒暗中吁了一口气,心情轻松了不少。
珠小妹也恢复了天真活泼的言笑,开始放刁拂野起来了。
珠小妹真懂事,知时识务,三湘境内她都忍住了性子。
到这时才放肆起来,使人又怜又爱,不忍拂逆于她。
他们在广东境内走了二三天,一件新的伤脑筋的事,困扰了他们,使他们大有行不得也
哥哥之概。
敢情,他们一入广东境内,在言语上发生了极大的不便,起先在湘粤交界地区虽说困
难,还勉强可以交换意见,入境越深,困难越大,最后,简直只有打手势说话了。
因此,珠小妹刚高兴起来的心情,突然被压制了下去。
真的,一个人语言不道,纵有天大的本事,又能玩得出什么花样来。
于是,珠小妹又不快乐了。
进一步,珠小妹脑中充满了恨意,恨毒了周围所有的人。只除了金被李焕然和史官三
人。 史官的苦恼,那就更不要说了。
要知,史宫本有自已的切身之痈,艺业未成,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根本就没有管别
人闲事的资格。
他之所以搁下自己的大事,来帮助珠小妹,主要的原因不外有三点:其一,是推已及
人,由于同情珠小妹而起,自己要是不管珠小妹这件事,可能珠小妹将被恶势力给整个地吞
噬下去,以他侠义的心肠,焉能见死不救。
其二,是他看出了珠小妹这件事,背后隐伏着惊天动地的大危机,一个处理不好,便将
引起一场惨烈无比的武林浩劫。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仁人之心,利在大我,而无私怨。
他体内流着南刀史烈杀生成仁,牺牲小我的热血,义利之分,朗然于怀,这种自然的品
根,从小就在慈母循循善诱之下培养而成,根本不需经过内心激烈的交战,便能择善而行,
暂时放开了自己个人的利害。
他原本安心尽一己之能,走一趟“紫府神宫”,凭着自己能言善辩的口才,消除“紫府
神宫”的杀女之恨,以为中原武林消灾解祸。
自然,此行成败之机,有赖珠小妹的影响甚大。换一句话说,珠小妹对中原武林人物好
坏之感,关系着中原武林今后的劫运。
因此,珠小妹心眼一不快乐,史莒能不为中原武林大起恐慌么!
为了环境所引起的苦恼,史莒在曲江一所旅社之内,足足停了一整天,没敢上路。
最后,他的苦恼被一个会说外省话的茶房发现了,这茶房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建议。建议
他干脆改由水路,直放广州府,然后再乘海轮转琼州岛,便可减少一路投宿问路的麻烦。
珠小妹一听有海轮可乘,这下可乐了,便嚷着要走水路。
史莒为了讨好珠小妹,同时也觉得那茶房的建议相当有理,于是,便作了走水路的决
定。
那茶房为人可真好,甚至抛下自己的工作,陪同史莒到码头上包了一艘不大不小的船,
更特别嘱咐那船主,到了广州府之后,务必再帮史莒找一条可靠的海轮,把他们送到琼州岛
去。 一切办妥之后,大家都有说不尽的高兴。
当晚,史莒请那茶房喝了不少,自己也醉熏熏地睡得非常舒畅。
睡梦中,史莒似乎听得珠小妹惊叫了一声,待他一震而醒之后,只见床头小床上已不见
了珠小妹,再吓得他满头大汗,就床上一式“秋雁穿云”,射出窗外,点足上了屋脊。扫目
一阵搜视,旋见他冷哼一声,身如惊鸿掠影,消失于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