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高府的时候,长公主立刻将她单独拉到了房间里,在得知了长恭的女儿身没有在贼窝里暴露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恒迦说你去办私事了,到底是什么事?”长公主一脸凝重的看着她。
长恭忽然想起了王婶和郑远的话,脑中更是一片混乱,“我,我只是遇到了小时候的朋友,所以才多逗留了一点时间。”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长恭,你的心情我明白,他乡遇故友,自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你也要明白你是以什么身份到那里的,你是去查探消息的,不是去会故友的。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责任。”她顿了顿,“更何况,你又是个女孩子,更要懂得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明白吗?”
她垂了下头,”大娘,我明白。”
“总算是平安回来了,”长公主笑了笑,“你一人在外,这里可是一家子人为你操心,尤其是孝琬,你不在家他都没魂了……”说到这里,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飞快的换了话题,“还有,恒迦对皇上说,这回的消息全是你只身潜入王宫才得来的的。”
恒迦……长恭的脑中浮现出那只狐狸的笑容,心里不由有点窝火。不过这个家伙,总算还有点良心,没有独揽了功劳。
“是啊,长恭要为高家争气,”她眨了眨眼,“大娘难道不高兴吗?”
“我一点也不高兴。”长公主的脸色一沉,“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万一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怎么和你爹交待。我宁可你不要争什么气,好好的活着就是最大的争气。”
“大娘……”她的心里微微一动,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长恭下次一定小心再小心。没有大娘的允许,就算摔一跤都不可以。”
长公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就会贫嘴。”
门外忽然传来了孝琬的声音,“娘,您要和四弟说多少体己话啊,和我都没说这么长时候过,儿子我可要吃醋了。”
长公主笑了笑,“我看你是怪娘拉着你的好弟弟,让你们兄弟没机会好好说话吧。”说着,她上前打开了门。
孝琬一个脚步跨了进来,紧跟在他身后,是一位美丽的少妇和一个和孝琬颇有几分神似的小女孩。
“三嫂,小云!”长恭站起身来,笑嘻嘻的将那小女孩抱了起来,“小云,有没有想四叔叔?”
小云没有向往常一样亲她一口,反而撅起了小嘴,细声细气道,“四叔叔,你带来的那个小女孩是谁?爹爹说那是四叔叔的小媳妇儿,”
长恭忍不住笑了起来,“哦,你知道小媳妇儿是什么意思吗?”
她一脸的委屈,好像就要哭了出来,“爹爹说,娘就是爹的媳妇儿,可以住在一起,小云不要她做四叔叔的小媳妇儿,小云才是四叔叔的小媳妇儿!”
诶……长恭的额上冒出了几滴冷汗,飞了个白眼给孝琬,都怪三哥胡说八道。
“傻丫头,不做小媳妇,我们不也是住在一起嘛,”她赶紧柔声安慰,“四叔叔最喜欢小云了,明天陪小云一起玩好不好?”
小云立刻破涕为笑,点了点头。
“这个孩子,”崔澜无奈地笑了起来,“就喜欢缠着四弟。”
“没事的,三嫂,谁叫小云这么可爱呢,我就喜欢被她缠着。”长恭将小云举得更高了一些,引来了她一阵格格的笑声。
“四弟,你这里怎么了!”孝琬忽然指着长恭滑落的衣袖处露出的一点伤痕惊声道。
“哦,这……”
“小云,你还不下来!”孝琬蹙起了眉,将小云接了过来,又立即轻轻扯过了长恭的手,那里一处烧焦的小黑点,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惊心触目。
“这是怎么回事?是刚才受的伤吗?疼不疼?怎么这么不小心?”他一连串的问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扭头冲着崔澜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让侍女拿烫伤的药膏来!”
崔澜一愣,脸色一黯,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三哥,我没事,你对嫂子发什么火!”长恭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孝琬没有说话,眉宇间全是难以掩饰的心疼,长公主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儿子,一丝复杂的神色不经意间爬上了眉梢。
没过多久,崔澜亲自将药膏拿了过来,孝琬迫不及待的一把夺过药膏,小心翼翼地在长恭的伤处抹了一层又一层。
“三哥,这才太多了吧!”长恭忍不住抗议起来,再不出声,恐怕他要把整罐药膏都用光了才甘心。
孝琬一愣,忽然笑了起来,“好像是多了一点。”
“什么一点,简直是很多点!”长恭一脸好笑的看着他。
“不过这样才能好的快些好,而且不会留下疤痕。虽说你是个男孩子,不过将来还要娶媳妇儿,还是不要留下伤痕比较好。”
“三哥,我娶媳妇和手上的疤痕有什么关系?多了条疤痕就娶不到媳妇儿吗?又不是在脸上……
“哈……”
两人笑嘻嘻地拌着嘴,全然没有留意空气中涌动着一种奇怪的气氛,此时的长恭如果抬起头来,就能看见——崔澜眼底那抹深深的惆怅。
擦完药,长恭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按照她的吩咐,小铁已经被安置在了她的床上。
刚刚被强迫洗了个澡的小铁,在烛火的照耀下看起来像个香喷喷的大苹果。
不过,此时的她神情呆滞,显然还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在看到长恭进来的时候,她的脸上稍稍有了一些表情,那是憎恨的神色。
“怎么,想报仇的话我随时奉陪。”长恭挑唇一笑,翻身上了床。小铁下意识的往旁边缩了一下。
“怎么了?”长恭笑咪咪地看着她,“你不是还要我做你的二相公吗?你躲什么?”
小铁别过了脸去,就在长恭以为她不会理他的时候,忽然听到她轻轻说了一句,“阿景哥哥会死吗?”
长恭敛起了笑容,“暂时不会,听我大哥说他被带到九叔叔府中的地牢里了。”
小铁没有作声,“你救了我,我不会感谢你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大家都不会死。”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你哥哥先抓了我……”
“我哥哥现在也是生死不明,都是因为你!”
“是,如果不是因为我,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会杀了你。”她幽幽说了一句,“也许我会趁你睡着杀了你。”
长恭微微一笑,黑眸中潋潋流动着点点星光,“杀了我,那么谁去救你的阿景哥哥呢?”
小铁一惊,不大相信转头望着她,“你说什么?”
“我会救他,不然我又何必劝九叔把他带回来。”长恭微闭的眼睑下那轻颤抖动的睫毛如一抹色彩浓重的水墨山水画,又似翩翩纷舞的蝶翅,美得让人无法转移目光。就算她是恶魔,也让人无法——憎恨她。
“你说话可要算数。”在惊叹她的美丽同时,小铁没忘记再确认一下。
长恭翻了个身,低声道,“现在,这也是我唯一能弥补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长恭就去了高湛的王府。
这宁静的秋之晨,没有鸟叫、没有虫鸣。阳光落地是无声的,风拂过是无声的,碎叶在脚下沙沙地响,极轻、极轻,几乎也是无声的。红叶无花,王府满院的枫华却比花还艳,艳得如火,燃尽了天的蔚蓝,只留下耀眼的红色,像快要滴出血来了。
王妃一见长恭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是长恭啊,听说你被山贼掳了去,可把我们给担心坏了,幸好没事,”她说了一大堆,长恭好不容才插上了话,“多谢九婶关心,九叔叔在府里吗?”
“在,昨天一回来,他就一直待在书房里没出来过,也不知是谁招惹了他。”她看了看四周,又压低了声音,“我看到他们昨夜里还带回来个全身是血的男人,听说好像是贼首。”
长恭微微一笑,“九婶一定吓坏了,那贼首应该是被关在了地牢吧。”
王妃点了点头,“看着是往那个方向去了。”
长恭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大哥所言不假,阿景果然是被关在了九叔叔这里。
等她走到书房时,扣了几下门却没人搭理,无奈之下,她只好绕到了窗下,往里一张望,看到九叔叔正和衣侧躺在卧椅上,阳光撒在他俊美如刀刻的深邃侧面上,平静无澜的脸如玉璧无瑕,高贵淡漠的冷凝气质如王者般不怒自威,微蹙的眉宇间却也同时弥漫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惑人迷离。
原来九叔叔睡着了…… ================
长恭正想喊他,忽然眼珠一转,一个跃身从窗外翻进了屋里,凑到了他的身前,正想伸出手去,却听到了一声略带无奈的叹气声,“长恭,你这不是第一次了。”
长恭没想到他醒着,倒被他吓了一跳,见他睁开了那双美丽的茶色眼眸,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九叔叔,你没睡着,为什么不开门?”
“不想见你。”高湛侧过了脸。
“九叔叔,你还在生气啊,”长恭第一次见到九叔叔闹别扭的样子,不由觉得有点好笑。
“有什么好气的。你叫我九王爷也没错。”他的脸上明显写着不爽这两个大字。
“九叔叔,真的不理我了?”她转到哪边,他的脸就别到另一边。
长恭心里暗暗好笑,心里寻思着想个什么主意让他消气。
高湛忽然皱了皱眉,“这儿怎么有一股药味儿?”
长恭吸了吸鼻子,这才发现药味是从自己的手上散发出来的,都是三哥啊三哥……她灵机一动,可怜兮兮地开口道,“九叔叔,这是我的药膏味,我昨天被烧伤……”她的话还没说完,高湛已经一脸紧张地直起身子,忙不迭地问道,“被烧伤了?哪里?哪里被烧伤了?”
长恭将手藏到了背后,“九叔叔还是别看了,很恐怖的……”
“把手递过来!”他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
长恭将左手一伸,高湛立刻握住了她的手腕,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半天,又有些纳闷地问道,“伤哪儿了?”
她指了指右手臂上的那个小黑点,“诺!”
“那你给我左手做什么!”高湛瞪了她一眼,再仔细查看了看,明显松了一口气,“这么重的药膏味,还以为你起码伤了半条手呢。还好,还好。”
“可是这也很痛的,而且要是留下伤痕的话,我会娶不到媳妇儿哦。”她把孝琬的话照搬了一遍。
高湛微微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长恭也担心找不到媳妇啊。”
长恭见高湛露出了笑容,朝着他眨了眨眼,“九叔叔,你不生我气了?”
高湛轻轻哼了一声,“我怎么会和小辈一般见识。”他沉默了片刻,又缓缓道,“长恭,你觉得九叔叔做的过分吗?”
长恭敛起了笑容,垂下了眼睑,浓密的睫毛轻微颤动,“九叔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我真的不希望那么多人因为我而死,一想起昨夜的大火,我……我只能告诉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努力让自己尽快忘记这件事。”虽然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于皇上身边的杀戮和血腥,但这和由自己引起的杀戮,感觉完全是不同的。
高湛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长恭,将来你会懂的。”不等她回答,他站起了身,往外看了一眼,“也是时候去看看那个蛮子了。”
长恭立刻明白过来他所指的是阿景,心里一喜,连忙凑上前去,“九叔叔,我也一起去吧,说不定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高湛点了点头,一脚踏出了房门—— 这还是长恭第一次来高府的地牢。
按理说,大臣或是亲王家里私人设置地牢是不被允许的,但高湛的这个地牢却是当今皇上亲自御准的。众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皇上虽然残虐不仁,恐怖行为令人发指,但他对这个九弟,却是格外的纵容。
所以,在朝中上下,无人不知,长广王高湛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在地牢的尽头,长恭一眼就看见了被绑在木架上的阿景,只见他低垂着头,身上伤痕累累,尤其是右眼那一大片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污,更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似乎察觉到有人进来,他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掠过了长恭,又慢慢地收了回去。
“王爷,这蛮子嘴硬的很,什么也不肯说。”身旁的看守上前通报道。长恭认得这个叫魏言的人,他是九叔叔得力的手下。
高湛挑了挑眉,走到了阿景的面前,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冷冷一笑,“不说吗?这招在本王这里可行不通……”他的话音未落,阿景忽然抬起头,重重淬了他一口。
高湛面无表情地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沫,“没关系,本王有很多方法让你说。”就在他想出手废了阿景的另一只眼睛时,忽然心念一动,想起了身后的长恭,硬是将这念头按捺了下去。
“王爷,要不要动刑?”魏言小心翼翼地揣摩着主子的心意。
长恭微微一惊,正想说话,却见高湛摇了摇头,“这蛮子连自己的眼睛都能亲手戳瞎,也是个狠角色,一般的刑具对他必定没用,明日你去趟宫里,向皇上将石碓借来一用。”他顿了顿,望向了长恭道,“你说呢?”
长恭立刻扯出了一个笑容,“九叔叔所言甚是。”听他这么说,她反倒松了一口气,至少暂时阿景不用受皮肉之苦了。不过,也就是说,她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这石碓是宫里十分残酷的刑具,阿景必定是凶多吉少。所以,她的机会——只有今晚。
想到这里,她扯了扯高湛的衣袖,“九叔叔,咱们先出去吧,这里怪不舒服的。”
高湛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温柔之色,“是你自己要跟着来的,还以为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长恭笑嘻嘻地看着他,“九叔叔,长恭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呢。”
高湛的唇角轻扬,“先去吃些点心,今天就在这里用晚饭吧,你顺便和我说说在长安的事。还有,”他的目光一转,“告诉我你是怎么混到宫里去的。”
长恭的头皮一阵发麻,一定是那该死的狐狸多嘴!——
此时的斛律府,正在凉亭里看着书卷的斛律恒迦忽然打了两个喷嚏。
“恒迦,一定是有人在骂你呢。”斛律府里的三公子须达调侃地冲他说笑,“不知是什么人这么有眼无珠,居然敢骂我们的恒迦。”
恒迦合上了书页,微微一笑,这个世上,敢咒骂他的也许只有那个人了吧。不知为什么,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夜她酒醉的模样。
高长恭,如果她的身份被揭穿,不知会引起怎样的混乱……
“对了,我们也抽空去看看长恭吧。”须达偏偏在这时候提起了她的名字,“这个家伙平日里总是捉弄别人,没想也有今天,不趁着这个机会去挖苦他几句,不是对不起自己!”
“三哥,你怎么还这么孩子气。”他笑了笑,“过几日在朝堂上也能见到她,何必多此一举。再说,她不是好好的,也没受伤吗。”
“我这不是怕爹回来说我们!”须达摸了摸脑袋,“对了,恒迦,你昨夜很晚睡吧,我看过了三更你房间里的烛火都没灭。”
恒迦凝视着面前的书卷,“昨夜看书看得晚了。”
“我还以为你在等着长恭的消息呢,”须达打了个哈欠,“这报信的人来得也真够晚的,不行了,我得再回去补上一觉。”
恒迦目光流转,浅笑生春,“我怎么会为了等她的消息彻夜不眠,三哥真是说笑。”
“我想也是,你一向也不怎么喜欢这家伙。”恒迦转过身,又打了哈欠,“哥哥我先回房了。”

第二天一早,长恭就回了高府。在临行前她本想和高湛打个招呼,但却被拒之门外。无奈,她只好打算等九叔叔的气稍微消些再说。这一次,要再让九叔叔原谅自己,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刚回高府,就得知了皇上传召她立即进宫的消息,虽然对此并不意外,但对于那座充满阴森血腥的王宫,她完全没有半点好感。
齐国王宫的御书房内。
恒迦从见到长恭那一刻起,就察觉到了她今天的情绪十分低落,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勉强。难道是在那贼窝里受了什么折磨?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也有些淡淡的内疚,如果早知道这样……
“长恭,这次你做的很好。”皇上略扬起了他尖瘦的下巴,眼带赞许,“听恒迦说,你只身潜入了王宫,才打探到了这么确切的消息,朕会好好加赏于你,不过,”他的话锋一转,“听说你潜入宫中的那晚,宇文毓正好驾崩,你可知道一二?”
长恭略一犹豫,摇了摇头,“臣不知道。”她若是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必然要说出那道密道,还会牵扯出自己是如何离开王宫的。皇上生性多疑,她还是少说为妙。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了,恒迦觉得气氛有些古怪,抬头望了皇上一眼,却见到他正凝视着垂首的长恭,眼中闪动着复杂的神色,那种专注热烈又略带绝望的目光,让恒迦心里微微一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通报声,“启禀皇上,斛律将军回来了!”
一听此话,恒迦的嘴角不由弯了起来,在这种节骨眼上,在东边追击蠕蠕族残余叛党的父亲总算是赶回来了。
皇上似乎回过神来,大喜道,“快传!”
长恭自然也是欣喜万分,自从上次一别,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斛律叔叔了。
一阵坚实有力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只见门外走进一位身姿矫健,容貌俊朗的戎装男子,犹如一阵战场上的风,吹到了御书房里。
“皇上,臣已经全歼了蠕蠕族的残余叛党,东边应该会暂时太平一阵子,”他上前行礼,朗声说道。
皇上笑了笑,“明月,你辛苦了。”
“这是臣的份内之事,”斛律光面色平静地说道,在转向长恭的时候,却漾起了一丝温和的笑意,赞许地朝她点了点头,又看着皇上道,“皇上,在半路上,臣已经收到了快报,既然突厥和周国结成联盟,我们也该做好防范才对。”
“不错,”皇上点了点头,“明月,你打算怎么做?”
斛律光思索了一下道,“突厥和周国并不知我们已经洞悉了他们联盟的消息,依臣所见,应该先攻其不备,才能出奇制胜。”
“父亲,您的意思是我们先要打破这种联盟,也就是说,要截断两军会合的机会。”恒迦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斛律光的眼中隐隐有笑意,“不错,皇上,依臣所见,我军应该兵分两路,一队往南截住周国,而由另一队截断充当先锋的突厥的去路,如果突厥退兵,联盟势必不在,到时周国也不得不退兵了,接下来就是冬天,足够时间让我军休生养息。”
“果然好主意。”皇上欣然一笑,“这次就全都交给你了。有明月你在,没人是我大齐的对手。”
“皇上,臣会亲自带大军前往北部拦截突厥,而另一支大军臣建议由段韶领兵。还有,臣请皇上允许犬子恒迦与高家四子长恭一同随军出征。”
斛律光的话音刚落,长恭心里先是一惊,却又立刻涌起了说不清的激动,虽然身为女儿身,可是能和最为崇拜的斛律叔叔一起出征,在战场上浴血杀敌,不正是她从小的宿愿吗?
“爹,这是真的吗?”一向冷静的恒迦也按捺不住心底的兴奋,跃跃欲试之情溢于言表。
皇上的目光掠过了长恭,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又道,“也该是他们磨练一下的时候了,谁也说不准,日后也许会出现第二个明月。”
斛律光大喜,“多谢皇上。”
当长恭要随军出征的消息传到高府之后,仿佛一石入水,激起波澜无数。高家上下顿时乱成一团。尤其是孝琬,躲在墙角唉声叹气个没完,还时不时拿出小手绢抹个眼泪。
长恭好不容易地找到孝琬的时候,不由哑然失笑。
“三哥,我这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哭什么啊。”
孝琬神色一变,连连呸了几声,“可千万不要说什么不回来这种不吉利的话,”他想了想道,“要不三哥和斛律将军说说,干脆也跟着你去吧,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三哥,你就这么小看我?”长恭眨了眨眼,“你和大哥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只怕跟了去,到时还拖累了我。”
“你,你……”孝琬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三哥这不是担心你嘛。”
“四弟说得没错,只怕我们去了只是拖累他。”不知何时,孝瑜已经笑吟吟地站在了他们身后,今日的他穿着一袭深蓝色的长袍,持淡墨字纸的折扇,端的是一位有着白梅样风姿的翩翩贵公子。
长恭和孝琬面面相觑,同时发出了一个疑问,“大哥,现在都快冬天了,你拿着个扇子冷不冷啊。”
孝瑜神态自若地摇了摇扇子,轻轻勾起了嘴角,“不觉得多了这把扇子,你们大哥更显得英俊无比潇洒不凡?”
长恭干笑了一声,“英俊无比潇洒不凡我是没看出来,不过大哥再这样下去会得风寒倒是真的。”
孝琬也没心没肺的跟着大笑,“就是,大哥,这里不就是你和我们,半个美女都没有,你就省省吧。”
孝瑜露出了你们真是不解风情的神色,正要说话,忽然见长公主身边的侍女阿秋匆匆过来,将长恭叫了过去。
望着长恭的背影,孝瑜又是微微一笑,“这回也算是长恭的初阵了,虽然有危险,却也是长恭成就功名的好机会,孝琬,你也不想让长恭的才华就此被埋没吧。”
“这个道理我自然懂,我也知道这个弟弟不是池中物,可是……”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惆怅,“有时,我真的希望他就这样平庸的度过一生,不要被卷入这个旋涡之中,只要平平安安就好。”
孝瑜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孝琬,我们高家的人一出生就已经被卷入了这个旋涡之中,身不由己,无可逃避,如果想要挣脱出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死了。”

皇冠官网地址,“三哥慢走。”恒迦的唇边擒起一丝优雅的笑容,如波光粼粼的河水般明艳耀人,却又带着几分捉摸不定。

两人都沉默下来,零丁的细雨不知何时淅沥地落下,为深秋的庭院笼上一层薄薄的白雾,悄然降临着一丝淡淡的空寂。

长恭一踏进长公主的房间,就习惯性的转身关上了门,她不用猜也知道,大娘必定是要千叮咛万嘱咐。
果然,长公主对她的女子身份担心不已,生怕在行军打仗时露了馅。
“大娘,您就别担心了。”长恭笑咪咪地替她倒了杯茶,“我一定会非常小心,绝不会让别人看出半分破绽。”
“唉,长恭,你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受得了这关外苦寒,行军劳顿,更何况是要上战场,像你这个年纪的贵族女子,哪个不是养尊处优,我不知……以后该怎么向你爹交待……要不然,大娘去和斛律将军说你病了……”
“大娘,千万不可。我知道大娘是担心我,可是,国破家不在,唇亡则齿寒。长恭怎么能因为贪生怕死而做缩头乌龟呢?大娘,就算我是女儿身又怎么样?一百多年前不也有穆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吗?保家卫国,女子也一样做得到。在这里,长恭有很多想要守护的人,所以,长恭一定会奋勇杀敌,凯旋而归,”她的脸上绽放了如露水般美丽的笑容,眨了眨眼道,“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烛光下,她微微笑着,少年的清华与少女的柔美出奇地在她的身上浑然为一,眉宇间却又偏偏透出一份磊落和干净。
长公主怔怔地望着她,似乎一刹那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长恭从长公主这里告别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要打仗去了?”小铁趴在床榻上斜眼看着她,自从知道阿景被救走之后,小丫头对她的态度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长恭伸手拔下了自己的发簪,“怎么?你是在担心我吗?”
小铁哼了一声,“谁会担心你,我巴不得你战死沙场。”
长恭那两道修长秀气的眉毛扬了扬,然后眼波一转,视线依然落在她身上,带着那种迷人的轻淡微笑,象春风吹皱水面的涟漪。“我死了,你不就成寡妇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二相公啊。”
小铁一愣,蓦的从床榻上一跃而起,重重呸了一口,“作梦去吧,我就算将来嫁猪嫁狗也不嫁你!”
“啧啧……”长恭走到了她的身边,脱去了自己的外袍,“你这丫头,嘴可真毒,怎么说我也比那猪狗强吧。”
小铁的脑袋里冒出了自己的想像图,居然也忍不住有点想笑,不过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硬忍了下来。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和我三哥说,他会好好照顾你的。”长恭低声说着,和衣躺到了床榻上。
“我才不稀罕!我要去找阿景哥哥!”小铁在那里大声道。
长恭闭上了眼,一脸无所谓地的说道,“你要走当然可以,不过,我要是你的话,就会等自己有了一定力量的时候再去冒险。免得太自不量力,反倒成了笑柄。”
小铁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奇怪,”她忽然又小声说了一句,“你怎么睡觉从来不脱衣服?”
“哦?”长恭转过身子,挑眉斜眺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希望我脱吗?”
小铁赶紧往里面一缩,换成了一个面壁的姿势,还气呼呼道,“喂,我只有八岁哦……”
长恭扑哧一笑,扯过了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长恭和高家众人一一告别之后,就踏上了征途。不过,这些人里,并不包括九叔叔高湛。这一次,她完全没有把握九叔叔到底会不会原谅他,所以连他的府上都不敢再去,只想着等战争结束回来之后再说。
出了城大军一直往北而行,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找了个地方安营扎帐。
“长恭,你和我同睡一帐。”吃完了简单的晚饭之后,斛律光指了指面前已经搭好的营帐,一脸温和地对着长恭说道,“我正好……
“爹,长恭还是和我同住一帐吧。”恒迦忽然打断了斛律光的话,他瞥了一眼长恭,她的面色似乎有点不自然,他当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斛律光似乎有些惊讶,“你和长恭?”
恒迦点了点头,俊美的脸上牵扯出灿烂的笑纹,“怎么说我也年长于长恭,同睡一帐也能有个照应。”
斛律光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还是恒迦想得周到。”他转身对着长恭道,“这样也好,长恭,你也早些去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继续赶路。”
长恭心里暗叫糟糕,如果同睡一帐,不知会不会被这只狐狸看出端倪?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女儿身的话,后果简直不堪想像。
“斛律叔叔,我还是和你……”
“长恭,还不去歇着。”当她看到恒迦的唇边泛起了那抹狐狸般的笑容时,就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他进了营帐。
狭小的营帐内,一抹昏暗的烛火正在摇曳着。恒迦从自己的包裹里抽出了一卷书册,倚着烛光悠然自得地看了起来。
“不是要早些休息吗,为什么不吹灭烛火,”长恭脸上的表情有点郁闷。
恒迦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忽然起了捉弄之心,他的唇边扬起了一抹优雅狡谲的浅笑,“长恭你怎么和衣而睡?”
长恭的面色一僵,“这样睡暖和。”
“哦……”恒迦放下了书卷,“那不如我靠你更近一些,这样会更暖和一些。”
长恭的脸色更僵,“不用了,这样挺好。”
“那可不行,我可是答应了爹要照顾你,”他的目光中流泻出几许调侃,“都是男人,扭捏什么?”
“哈……忽然又觉得热起来了呢。”长恭干笑了一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恒迦自然也知道适可而止这个道理,在看到她那尴尬的表情时,他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现在这么关心我,当初怎么就一走了之?虚伪!”长恭很快也不甘示弱的翻起了旧帐,刚才因为有点紧张,差点忘了,这只狐狸哪会这么好心,八成又是在捉弄自己。
恒迦微微一笑,“你怪我吗?是你自己说让我先走的,不是吗?”
“哼,没义气的家伙,就算这样,那晚也不见你来救我啊,好歹我们还是同门呢。”长恭从鼻腔中发出“嗤”的一声冷哼。
“那晚有你的九叔和几位哥哥,哪里还用得着我。”他揉了揉困乏的双眼,“再说你这不是好好的吗?缺胳膊还是少腿了?这天底下敢欺负你的人可没几个,没被你欺负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他有些纳闷长恭怎么没有动静,要是在平时,她早就叽叽喳喳的反驳了,抬眸一看,不觉哑然失笑,原来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在淡淡的朦胧烛光中,她微阖双眼,睫毛轻颤,优美的轮廓流连出一股沉静的香甜。
他静静注视着她的睡颜,黑色眸子却变幻不定,就象这抹闪烁在夜风中的烛光,忽明忽暗的摇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