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渐渐地冷下来了,儿子担心母亲受冻,就将村里的母亲接到了城里,与自己同住。儿子说,家里有暖气,比村里要暖和得多。母亲听了很高兴。
  母亲来到儿子家里后,主动承担起做饭任务,儿子感觉比母亲来居住前省了不少事,每天下班回家就能吃到现成饭,早晨也能睡个懒觉了,而且每天一回家,都有洗好的水果摆在盘子里,想吃都不用自己洗,心里很高兴。
  可是,母亲刚住了一星期,就嚷着要回村里住。
  儿子说,家里这样暖和,怎么还要走?
  母亲说,我睡眠不好,一倒地方就睡不着。这几天,早晨三、四点钟就醒了,白天迷迷糊糊的,村里虽然冷点,却能睡个好觉。
  儿子说,你还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过几天就好了,我给你买些利于睡眠食物,你就不失眠了。
  儿子很孝顺,当天就到超市买了很多苹果、香蕉、酸枣面之类的食品。
  可过了一周后,母亲还是睡不好觉。
  儿子就说,妈妈,你可能是运动少,从今天起,晚上下班后,我陪你到外面散散步,多运动运动,晚上就睡得好了。
  母亲说,也好,我就先试试。
  从此,儿子晚上下班回家,就陪母亲散步,无论工作再忙、社交再多,也要陪母亲去散步。儿子觉得自己很孝顺,这样做才像个儿子。
  可坚持一周后,母亲还是睡不好觉。
  儿子说,我向当医生的老同学请教请教,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效的办法来治疗你的失眠。于是专程去了同学家一趟,详细地请教了解决失眠的措施。当医生的老同学觉得自己的这个同学对母亲很孝顺,特意向他传授了治疗失眠的穴位操,还对一些动作进行了讲解。
  儿子回家后,急不可耐地对母亲说,我向一个有名的医生学了一套穴位操,专治失眠,效果很好,儿子边说边向母亲比划起穴位操来。他只教了三次,母亲就能熟练地操作了。
  可是,又过一周后,母亲仍然说失眠,并嚷着要回村里生活。
  儿子说,再坚持坚持,时间长点就好了。
  母亲听后只好应允。
  可过了一段时间后,母亲仍然说睡不好觉。儿子无奈,只好将母亲送回了村里。不过,儿子心里总觉得有点遗憾,这样好的条件,母亲怎么就不能享受?儿子从此失眠了。
  儿子晚上睡不着觉,就思谋母亲坚持回村里生活的原因。儿子想,好多同事说,村里的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适应城里生活,难道母亲就是适应不了城市生活?他对这个问题想了好几天,但终究还是没有搞清楚。
  有一天,一位邻居大妈来家里串门,无意间谈到自己的烦恼。大妈说,我们这些老年人啊,都成了儿子家的保姆了,什么事都得管,每天做饭一顿也不能少,特别是早饭,起床绝不能晚了,否则儿子一家就要挨饿,当妈的心疼啊!我对这个负担很大,晚上担心早晨起不来,睡觉很艰难,可早上三四点钟就醒了,都有失眠的毛病了。
  儿子一听,恍然大悟。
  第二天,便将母亲再次接到了家里。
  

  俗话说,有钱能买鬼推磨。张梦很认同这话,把金钱视为至高无上的万能之物。
  张梦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有五个子女,日子过得十分拮据。为养育子女,他拼命地去劳动,除参加一般的农业劳动外,还想方设法去挣钱,经常累得精疲力尽、倒床就睡。母亲更是为子女操碎了心,她不仅要给孩子们做饭,还得缝制衣服,为孩子们打理好穿戴,一般都是白天干活、晚上赶着做衣服、做鞋。基于这种艰苦的经历,他们一家人都很看重钱。
  在这五个孩子中,张梦对钱的兴趣最为浓烈。他白天想着钱,晚上也想着钱,甚至还做着钱的梦,经常梦见自己一夜暴富,成为富可敌国、不可一世的千万富翁。张梦说,钱真是个好东西啊!有了它,就什么也用不愁了!
  张梦长大后,谋了一份高薪酬又轻松的工作,且住进了城里,生活得很是惬意。工作之余,他喜欢上了象棋,且玩得很上瘾,一有空就和棋友们对弈,在上下班途中,也经常出现在街头巷尾的棋摊前。因下棋心切,他经常忘记了吃饭,妻子对他行为很反感,经常骂他得他狗血喷头。但张梦这个人很固执,无论妻子怎样骂,他就是要下棋。他对棋友说,象棋就是好玩,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决不言弃!
  张梦下棋成瘾,却很孝敬父母,在父母还不到六十岁的时候,他就率先给上了养老钱,父母不要,他就硬是仍下。他说,人老了没有钱可不行!我得养成给钱的习惯,这比什么都重要。父母拗不过儿子,就无奈地接受了。不过,父母很高兴,逢人便夸张梦是孝子!邻居们都很羡慕,对张梦赞不绝口。
  然而,张梦却很固执,而且经常弄出一些事与愿违的事情来,父母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天,母亲对张梦说,儿子,我这个踢尖板子(北方的一种做饭工具),是不锈钢做得,很好用的,就是有点重,我想和你家的那个换一下,因为你那个比我这个要轻快的多。
  张梦说,不用换,你这踢尖板子锻得这样精制,而我那个却已旧了,把子也有些松动了,当初我成家时,就是故意拿了这个不好的,留给你们好的。
  母亲又说,不管怎样,反正我这个有点重,用它太费力了!
  张梦说,就个踢尖板子能有多重!我不换!张梦不相信别人的话,自己认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一旦认定,谁也无法改变,对母亲也不例外。其实母亲的确是感到费劲了,很想换一下。
  母亲对张梦又说了好几回,可张梦就是坚持不调换,母亲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罢休,结果母亲因使用这个很重的踢尖板子,得了腱鞘炎。
  还有一次,张梦探望父母,见柜子里放着许多钱。心想:父母手下有这么多钱,想买什么都行,一定过得很好。但母亲觉得钱放多了,就会被盗。就对张梦说,你帮我把这些钱存银行吧,我看着这些钱,总担心被盗,很头疼。
  张梦一点都不顾及母亲的想法,就故作轻蔑地说,就几千元钱,还怕盗!没事的,就放着吧!
  母亲知道儿子固执,就不再对他要求什么了。为了防止钱被盗,她把钱藏到了家里的几个角落,但她心里仍是忐忑不安。
  张梦天天下棋,玩得很尽兴。可眨眼之间,他就五十岁了,头发也变得黑白相间起来。父母的情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父亲生活已不能自理,母亲身体虽好,也能照料父亲的生活起居,但已渐渐感到了体力的不支。
  一天晚上,母亲刚煮上米汤,准备去外面的商铺里买点菜。可突然间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左腿迈步很吃力。这究竟是怎么了?或许是活干得多了?我干脆别去买菜了。这天晚上,老两口只好将就着吃了一顿饭。
  嗣后,母亲的这种状况时有发生,老伴就鼓动她去检查身体,可她就是坚持着不去,她怕查出病来,更怕怕花钱。她说,我年龄大了,这不算什么,休息休息就好了。可是,她越来越发现这种情况多了起来,原来半年一次,后来两三个月就一次。母亲虽然说没事!但心里却对身体担忧起来。因身体不做主,好多事都干不了了。于是,她对钱的威力也开始怀疑起来:看来,钱真不是万能的,有钱不一定都能办成事!
  张梦天天沉浸在象棋的娱乐中,对父母身体的变化一点也没察觉,依旧坚持着给养老钱的办法,而且他始终觉得给钱多就是孝顺。因此,他每次都给父母很多钱,有时竟达到其他兄妹的两三倍。
  一天,有个同事看出了问题,特意提醒说,养老不能光给钱,得常去探望探望。为了老人,就少下点棋吧!
  张梦不听劝解,固执地说,不碍事的,多给钱就行。
  此后,张梦给的养老钱更多了起来,但对象棋依然很痴迷,有时,为了下棋,就不去探望老人。他觉得给钱是最重要的,多给就是孝顺,自己是最孝顺的儿子。
  可是,有一天,母亲突发疾病住院了。医生说,母亲患的是心梗,现在已到了晚期,当即就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还说,此病早已隐藏,只是未发觉。
  三天后,母亲因医治无效突然死亡。
  张梦为母亲办完丧事后,感受到了阴阳两隔的巨大痛苦,他再也无法孝敬了母亲了。张梦心中悲痛,却又无法缓解,于是天天对着母亲的遗像忏悔,后悔自己当初的无知和固执,后悔自己没有听别人的劝导。出于内疚,他永久地放弃了象棋的嗜好。棋友再与他联系下棋,他总是破口大骂,并手舞足蹈地埋怨一顿,然后拿起棍棒将其赶出家中,尔后嚎啕大哭着、尖叫着跑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