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三十二岁的闵强始终没有找到女朋友,这让他非常苦恼。
  如果是自己的脑子不好使,闵强也就默认了这个倒霉,问题是公司去学校招工那会,他们就能相中自己!而只招收了自己一个人,这也就是说自己确实就有过人之处。其实闵强知道自己的也有说不过去的方面,比如自己的身高就只有一米六四,另外自己不属于那种相貌太阳刚型的男人,还有一点就是,有人竟然就私下说自己太女性化了。
  前几天,科里的于姐私下就找到了闵强,他就认为于姐那个意思是要给自己介始个女朋友,可她却不肯把那个话明说,这就让闵强有些受不了。于姐说,闵强啊,于姐有件事情想求你帮个忙,我表妹她现在刚好成了单身,她的心情就有点不太好,于姐的意思是想让你开导开导她,其实单身不也挺好的吗?
  这个话就严重的刺伤了闵强的自尊心,难道我就女性化到了那种程度?还刚好成了单身?这叫什么话?你还不如说是刚刚才离了婚!或者就是被别的男人甩掉的那种货色!另外单身怎么能挺好的?这叫人话吗!如果我能找到女朋友,你以为我还能愿意单身吗!
  闵强也知道自己的条件有点低,于是他便没敢讲出太硬气的话,他只是和于姐微笑着讲,说于姐,再等几天吧,这几天我刚好有点棘手的事情要办,等忙完了我再找你。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便有个美女来找于姐,闵强便看得两眼都直了,因为这个人她竟然就管于姐叫表姐,那她不正是于姐的表妹吗!知道了这个关系闵强便非常后悔,自己当时充的是哪门子硬汉!如果自己再低调一些,或许现在就已经和这个女人相识了。
  最可气的就是于姐她却不来和闵强提起她表妹,于是他便认为,一定是人家没看好自己,她就是过来随便看一眼,结果就不满意,那人家自然也就转身离去了。
  在大学读书那会闵强就很苦恼,为什么自己的身高始终都没有超过一米六五?如果是父母的遗传基因有问题,闵强也就认了,问题是他们都属于中等身材,可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了小个子,于是他便认为自己运气不是太好,就似乎在梦里发财也能遇到打劫的。
  连续那几天闵强都在讨好着于姐,他就希望于姐能再次注意到自己,比如一上班他就会赶紧替于姐把开水打回来,还会拿着抹布随手再把于姐的桌子擦一下。结果于姐便笑着阻止他,说闵强,这些都是女人干的活,你快歇着吧!于姐可不能让你干这个活。闵强就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他认为于姐这话有点不中听,她还不如直接说自己太女性化了!
  在于姐面前没有讨回来好事,闵强自然也就放弃了他心里的那个梦想,即然那个女人也不看好自己,那自己也得好好的活着,反正自己已经单身习惯了。
  快下班时,于姐再次又来到到闵强的面前,她低声告诉他,说闵强,等会下班你晚走几分钟,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闵强便又想到了于姐的表妹,于是他便微笑着朝于姐点头,说我等着你。
  来到公司之后,闵强得到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据说是董事会那些人专门研究才通过了这个决议,他这可是凭着本事得到的关照,全厂只有他才享受了这份殊荣。
  科里的同事陆续的离去,于姐便微笑着坐到闵强的对面,她这会显得非常可亲。
  是这么回事闵强。于姐冲着闵强讲起来,说还是我表妹那件事,她现在没有地方住,我也没想太好的办法,我就是觉得你住的那个地方挺方便的,不如就让我表妹先搬你那去住几天,就算和你是住插间,房钱怎么算都行!闵强便笑了起来,说于姐我不能要你们的钱,不就是住几天吗,没问题,我那正好还闲着一个房间,就让她去住吧。
  于姐的表妹叫卢碧莹,当天晚上她就搬到闵强那去了。
  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这令闵强非常兴奋,尤其卢碧莹还是位特别俊俏的美女,当天夜里他便有点想入非非了。倒在床上闵强一直都在分析着卢碧莹,于姐把她安排到自己身边这是什么意思?肯定不仅仅就住插间这么简单!那还能有别的原因吗?闵强一直都觉得,这么多年就没有哪个女人看好过自己,更没有谁还主动的巴结过来,难道是于姐替自己在她面前说了什么好话?而自己的条件都摆在明面上,这个肯定骗不了人。或许她们看中的是自己这个特殊的身份,还有公司给自己的房子和那份报酬。那也就是说,卢碧莹要比自己的地位低,所以她才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想到这里,闵便便开心的笑了起来,他认为一定就是这么回事,那自己现在就得想办法把握好机会,如何都不能再让她逃走。
  闵强一夜都没有入睡,他根本就睡不着,天亮之后他便早早的就起来,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尽一回地主之谊,就算是巴结卢碧莹了。
  弄好了早餐,闵强便一直坐在厅里盼望着卢碧莹能早点起来,可直到他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也没有听到她那个屋里有动静,于是他便留下一张纸条,那上面写着:早餐已经准备好,你随便的享用吧。
  一连几天都是这种情况,而于姐也没有太详细的表达,她只是和闵强说麻烦你了。就这么一句话。后来闵强便有点失望,因为过去与他相处过的那几个女朋友,她们的表现也都是这种情况,一付带搭不喜理的样子,随后就慢慢的就撒了出去。
  闵强在大学读书那会,他也交下了几个好朋友,他主要就是想学学别人那种男子汉的表现,可他怎么也做不好,以至于还被其他的同学认为他有同性恋倾向。生活中的闵强也更喜欢和女人在一起,他认为这很正常,因为自己是男性,异性之间才能相互吸引,可他的这个特点却被有些人说成是女性化,他便有点弄不明白了,自己到底怎么做才能被其他人的接受?
  好象是在一周以后,卢碧莹便象征性的给闵强做了一次晚饭,她似乎是有点答谢他的意思,这便让闵强有点受宠若惊。闵强没记准她是哪一天搬来的,因为这些天他脑子里始终都装着她,别的事情他就没有考虑过,他认为卢碧莹已经搬过来已经很久了,只是自己还没有与她正式的见过几次面。吃饭时,卢碧莹给闵强先倒上一杯红葡萄酒,说“免”强,感谢你你做了那么多次早餐,那就让我们俩做成好朋友吧!我们就干了这一杯!闵强便随着她一起举起酒杯,说一直就没有见到你吃早餐,也不知道是否适合你的口味?卢碧莹便微笑了点了下头,说我非常感动,本来就已经打扰了你,可你每天还要那么早起来为我服务,真是不好意思了。
  卢碧莹一直反复的称呼闵强为“免”强,他便觉得应当替她纠正过来,可看到她叫自己叫的非常认真,尤其她的表情特别可爱,他便忍住了。可他还是在心里反复的纠正着她,说我这个“闵”字是姓氏,而那个“免”字与闵字一点关系都没有!尤其不能把这个“免”字与我名字的“强”放在一起来读!我个子虽然有点偏矮,但并不免强,我的相貌虽然不够太男性化,可谁都能看出我是男人,这也不免强!
  只是闵强每次开口,他都会笑容可掬的瞧向卢碧莹,他还反复和她讲了几次,说能与你做成邻居我非常荣幸。
  通过这次接触,卢碧莹便似乎对闵强产生了好感,后来她还告诉闵强,说我早上根本就起不来,每天我都会睡到太阳升起很高才能醒,以后就让我来做晚饭,你下班以后就回来吃吧,我也不许你再吃完饭才回来,而早上你起来不必太在意我,你吃什么就随便替我多带出一口,我起来之后热一下就能吃。
  卢碧莹是个性格很活泼的女人,她和闵强在一起非常随意,有些话她开口就能讲出来,似乎她就没有在意过他,比如她就敢和闵强抢着用卫生间,她直接就敢把闵强从里面推出来,说你占着茅房不拉屎,你给我赶紧出去,我都憋不住了!另外她还经常穿着非常单薄的衣服屋里外面的来回转,似乎就没有把闵强当成是男人。最可气的就是她有时候就和闵强抢着电视频道,说你一个大男人,你看得哪门子电视!
  闵强也不生她的气,他巴不得卢碧莹每天就赖到自己的屋里不走。
  有一天于姐说是来看她表妹,她还带来几样熟食,于是闵强便留下于姐一起吃晚饭。坐到一起,于姐就打开了话匣子,说闵强,瞧见你和碧莹能相处到一起,于姐真挺高兴的,问题是你们俩不能就一直这样住着,于姐也不是这样的意思。卢碧莹便笑了起来,说免强,都说你找不到女朋友,我们俩住在一起这么久,我还到你屋里去看电视,可你就是不知道搭理我,有时候我就琢磨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于姐便赶紧把话接过去,说闵强,于姐的意思就是介绍你和碧莹处对象,如果你觉得她还行呢,那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和碧莹说也行。闵强便赶紧点头,说我们已经在处朋友了,她和我不见外,我对她的印象也好。于姐便点头,说既然你们俩都觉得合适,有些话那就你们俩以后再慢慢的聊,于姐就是给你们俩牵个线,这个桥以后怎么个走法那还得看你们自己的。卢碧莹便笑着告诉表姐,说你就放心吧,免强他肯定跑不出我的手心去,我已经把他拿下了。闵强便自我解嘲的讲了句,说碧莹她总是免强免强这样的叫我,我就以为她不喜欢我呢。于姐这才纠正卢碧莹一句,说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他姓闵!叫闵强,与免强那个“免”字没有任何关系。
  卢碧莹似乎就没有在意,说我不就是念错了一个字吗,那又能怎么样!其实我就是觉得这样比较好记,我脑子不好使,再说那“免”强和免“强”不是一回事吗!闵强便赶紧接过话去,说免强就免强吧,你怎么叫都是一回事,以后我就叫这个名字了!
  与卢碧莹正式相处以后,闵强始终都觉得自己不得要领,他也认为自己应当更男人一些,可卢碧莹就偏偏说他不够男人!就他们俩个人在一起时,闵强也觉得自己应当更尊重她,卢碧莹有时也会主动的贴过去,还让他搂住自己,这时闵强便只会微笑,他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了,但再应当有什么样的表现他却不知道。虽然来自身体内部的冲动会令他很兴奋,但那种感受他始终都能够控制住。
  有一天吃晚饭时,卢碧莹便再次提出要喝点酒,后来借着酒劲,她就举出了一个例子,说免强,我搬到你这来住插间,难道你就对我一点非份的想法都没有?我说的是住插间,你也可以和我提这样的要求。闵强便觉得有点糊涂,说我和你那得怎么提这样的要求?卢碧莹便笑了起来,说我是真服了你!我是说我们俩可以住在一起,就是我们俩可以住在一个屋里。或者就你搬到我屋里去,我也可以住到你屋里去!我这个要求不过吧?这个意思你难道还不懂吗?
  与卢碧莹住在一起之后,闵强才终于知道男人意味着什么,同时他也弄清楚另外一件事,就是卢碧莹结过婚,只是她后来被那个男人给甩了。
  认可了闵强之后,卢碧莹便陆续的与他讲出一些自己的情况,她告诉他,说自己其实有住房,还有父母。闵强便点头,说你有什么我都愿意娶你,即使你什么都没有那我也愿意!
  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前几天,卢碧莹这天晚上便吞吞吐吐的又讲出来一句,说免强,有件事情我还是得和你说,要不我心里总觉得不舒服。闵强便告诉她,说你想说什么那你就直接说,以后说也没关系,你只要能嫁给我那就行!卢碧莹便瞧着他开了几次口,可她只是说出,我有,接下去就再说不出什么。闵强便替她接着讲,说你有钱!你还有车!这些我都知道,我也都看到了,另外你还有父母,还有一个姐姐,这些我也都知道,另外你还结过婚,后来你是被那个男人给甩了,这些话你也告诉了我,你还能有什么?你可能还有个孩子,但你肯定不能带着丈夫我和结婚!
  在闵强讲出:你可能还有孩子这句话时,卢碧莹便激动的掉下了眼泪,她冲着闵强连连的点着头,说我有孩子你真的不在意吗?闵强便告诉她,说我从第一眼看见你那会,我就觉得高攀你不上,其实你说的那个插间,与你住的这个插间都是一样的意思,无非就是有和无这样的关系。
  闵强想把这句话解释的更详细,可他还是意识到,有些话点到了就可以,就象卢碧莹口中所提到的那个插间,彼此间能明白那个意思就行了。
  结婚的第二年,卢碧莹给闵强生了一个女儿,这时她与闵强已经都互相的默认下了对方。闵强的特点就是不会欺负人,而卢碧莹却是个事事都要尖,但她又特别懂得宽容别人,他的家人什么时候过来都不算问题,她还主动的和闵强讲过,说如果你父母愿意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也行,反正我现在也不用去上班,我也愿意侍候他们。
  在女儿满月以后,卢碧莹便和闵强讲出,说抽个时间你陪着我去把儿子接过来吧?闵强便告诉她,说最好再过一段时间,两个孩子你根本就照顾不了。卢碧莹便解释,说我可以让我妈过来和我一起侍候,要不儿子再长大他就和你不亲了。
  卢碧莹就是有一个问题没能改过来,闵强也提醒过她几次,就是那个“闵”与“免”字的读音,她一直就管闵强叫着免强。
  后来有次因为喝多了酒,卢碧莹便讲出一句醉话,说免强,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称呼你吗?我就那是希望你能永远都对我好!
  这时闵强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卢碧莹嫁给自己她是很免强的,如果不是她还带着一个儿子,可能她的心思仍然还很高,而自己如何都不会进入到她的视线中去。
  在随后的那些日子里,闵强便觉得要对卢碧莹更好,他希望能尽早的在她的口中讲出闵强这个称呼。
  

  年初那会,牛春突然感觉到腹部有些不舒服,于是他心里便埋下了一个阴影,隔壁那个哥们开始就是这样的情况,后来就得了不治之症。莫不是自己整年的做生意积劳成疾就得了什么毛病?牛春心里便开始有了负担,那些天他就不敢去医院,即使就找人打听一下的办法他都不敢想,万一要是查出点什么问题那得怎么办?牛春暗自叫苦,自己已经进入到中年,可现在却连年孩子还没有抱过,这要是撒手西去,那以后可是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
  硬挺着牛春心理的负担便逐渐在加重,后来每到吃饭时他就能感觉出肚子里出了问题,似乎就在胸口下方那个位置长了一个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他却是不敢往深了去想,结果那几天他便接二连三的做了好几个差不多就是一样的梦。
  那个地方好象是个寺院,那个院子里还种了几垅黄瓜,那黄瓜还结了许多,最为奇怪的就是那黄瓜上面开的竟然都是牵牛花。
  梦醒了之后,牛春便觉得自己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他就认为寺院那个地方一定是暗示着有人要出家;而黄瓜那就意味着长了什么东西,而牵牛花恰恰就证明自己就要寿终正寝的意思,因为自己就姓牛,牵牛指的不就是是自己吗!
  牛春他还是属牛的,于是他就加确定的认为,那个牵牛花就是要把自己给牵走的意思。
  这样想着,牛春半夜里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他便一阵阵的长吁短叹,而越是这样,他心理的负担便越是加重,这么多的财产,自己要是撒手西去的话,妻子她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她一旦重新去嫁人,那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也就全都为她做了嫁衣。
  自从与妻子成家以来,开始牛春还觉得自己是占了便宜,但后来他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吃了大亏。先前那会,自己确实就是个穷小子,自己是两手纂空拳倒插门来到了这里,可自己的大好年华也全都贡献给了岳父家,自己的父母什么光他们都没有借去。美中不足的是妻子她一直就没有生育,现如今两个人都已经进入了中年,可妻子的肚子就仍然还没有开过怀,哪管她就给自己生个猫或者狗崽子,那也算是自己没有绝后!
  一路这样的想下去,牛春便感慨万千,先前算命的总是说自己日后将会大富大贵,还会有儿孙满常的时候,全他妈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睡不着觉,牛春便坐了起来,他打算要尽早的安排一下后事,最好就能给父母弄一套房子,先前妻子也说过这个话,她的意思就是不打算让父母搬过来一起住,妻子她是个性格很不随和的人。
  有些话要和妻子委婉的表达清楚,牛春认为自己的病不可能再好转了,人生一世谁无死,即使就得了绝症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谁都不能永远都活在世上。
  老牛你这是干什么呢?你可吓死我了!妻子不知什么时候也睡了过来,她蛮怨了一句随手便把灯打开,说你发什么噫症呢!我本来就失眠,让你这样一吓,我这个觉就没法再睡了!
  我也是睡不着哇!牛春长叹了一声,他便与妻子仔细的讲述起来,说已经有十几天了,我肚子里一直就不舒服,这几天我总是做着差不多一样的梦,有个地方好象是个寺庙,那个院子里还种了几垅黄瓜,问题是那个黄瓜上竟然就开着牵牛花。我有点琢磨不透那到底是什么意思?那牵牛花会不会就是要来牵我?还有那些黄瓜,那个意思可能就是说我肚子里长了什么东西,所以才会把我给关到了那个庙里面。
  老牛我是真弄不懂你了!妻子翻了个身,但还是与丈夫耐心的讲了一句,说放着好日子你不愿意过,半夜三更你瞎琢磨什么!肚子不舒服那就赶紧到医院去看一看,我这肚子里也不舒服,我跟谁说了,你从来就没有问过我!这都已经有半年了。再说人吃五谷杂粮得个病摊上个灾那也很正常,我要象你这样,那日子还能过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牛春终于把想要说的话讲出来,说我倒不是怕死,我是想我爹妈他们不能就白养我了一回,先前你也答应过我,说以后即使就不让他们搬过来和我们一起过,那也会给他们在城里买一套房子。我看不如就趁现在先给他们买一套房子。
  行了,行了,你别瞎琢磨了。妻子随便扔过来一句,说赶紧睡吧,不舒服明天就到医院去看看,我陪着你一起去,另外最近这几个月我也觉得好象是得了什么毛病,我这肚子里非常难受,我也是担心怕长了什么东西。
  第二天妻子便陪着牛春赶紧去了医院,整个一上午大至就全面都进行了检查,结果他什么毛病也没有,后来那个医生便和他讲,说你好象就是扭了一下,或许当时你没有注意到,结果现在就转到了肚子这里。
  经大夫这样一指点,牛春还真就回想起来一件事,那是一个多月前的时候,自己搬东西没有太注意,当时就觉得腰扭差了气,而现在的感觉也跟扭伤了差不多,只是扭的地方是腰,而现在出毛病的地方却是肚子。
  没有毛病牛春自然非常高兴,妻子便赶紧打发他先回去,说那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几样检查用不着你陪着。牛春本想和妻子一起回去,可她却反复的吩咐他,说家里还有生意呢,下面那些人不看着那可不行,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牛春赶回到家刚刚停好车,妻子的电话随后便跟了回来,她告诉他赶紧再去医院接她,说自己好象是查出了毛病。牛春还以为妻子和自己开玩笑,于是就劝了她一句,说你哪会有什么毛病,你可别吓唬人了。
  后来牛春还是安慰了妻子一句,说你那就是吓唬自己呢,有病咱们就抓紧时间看病,你可千万不能就胡思乱想。妻子便补充了一句,说我刚做完彩超,报告上就是这产样写的。
  确实就象牛春妻子讲的那样,她那个彩超报告上打了这样一行字,说肝脏左下方有一肿块,六点五厘米乘五厘米。
  牛春赶回到医院,他马上便领着妻子重新又去找大夫,大夫便建议他们先去做CT检查,这样便可以更细致的把肿瘤区域描绘出来。
  这是年初那会发生的事,三个月以后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发现肿瘤到手术治疗,然后就是化疗,三个月之后再去复查时,牛春妻子的病情已经扩散,肺部和结肠部位都发现了肿瘤存在的迹象。
  那段时间很短暂,妻子的情绪便逐渐从抑郁转为绝望,但她还是能够想得开,她还和牛春交待了几件事,说老牛呀,这些年其实我过得也不是很开心,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给你生个一男半女,对不住了!牛春就劝她,说你还说这些干啥,咱们俩虽然没有孩子,可那个毛病不在你身上,我已经到医院去检查了,大夫说是我的问题。妻子便摇起了头,说那个大夫是我们家亲戚和他提前说过话,这个事以后你也不要怪人家,是我告诉他那样写的。牛春还是不以为然,说那也没什么,你这就是太在意我了,所以才会那样安排,你是怕我和你分手,其实我根本就不会那样做。
  老牛!我还真就没有和你过够。妻子一往情深的位住牛春的手,说已经过去的事情就只能过去了,不过我还是愿意给自己祢补一下过失,我死了以后,你赶紧再找一个年轻的女人,我不会永远都想不开。牛春苦笑着,好一会他才告诉妻子,说我领情了,但咱们还是得先给你看病,那个事情以后再说。
  妻子便吩咐牛春,说明天你赶紧到乡下去一趟,我那个表妹她叫宗琴,你去把她接来侍候我几天,我现在就想见到她。牛春便赶紧点头,说我知道她,不就是那个叫牵牛的丫头吗。
  在妻子的老家,那地方有个传统习俗,家里的女人如果生不出男孩子,就会给女孩子起个奇怪的名字,比如招弟、带弟,牵牛等乳名,那意思就是希望接下来能再生个男孩子。
  牛春第二天就开车到乡下把牵牛这个丫头给接了过来,他也挺喜欢这个丫头的,她是个手脚特别勤快的女孩子,非常活泼,一说一笑间总能带出许多愉快来,她就没有愁的时候。牛春开始那会还总以为她只是个小毛孩儿,可按辈份算的话,她得叫他姐夫。在车里,牵牛就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他,似乎她就没有坐过小汽车。
  牵牛的大名叫宗琴,她在家排行老三,上面那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而爹妈一直就拿她当男孩子来对待,家里的力气活基本也都安排给她干。牵牛的长相应当说很漂亮,她就是皮肤有点黑,那是她长年干体力活风吹日晒的结果。
  看到牛春把牵牛带了来,妻子便拉住她的手流下了眼泪,说牵牛呀,姐姐现在就想让你陪着我几天,我得了治不了的病。牵牛便耐心的哄起她,说姐,你说啥呢!你好好的,牵牛愿意把自己的寿命多让给你几年,你看你们家这日子过得该有多么好,咱们乡下那些人都瞧着你们非常眼热,姐你就是牵牛的榜样。
  有了牵牛陪在身边,妻子便把牛春打发回去照看生意,她说现在看到他心里就烦。牛春也不想留在医院,心想我还烦呢,我天天侍候着你,可你却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
  从医院出来,牛春还是觉得非常失落,妻子的病情一直就不见回头,万一她要是没了那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
  三天以后的那个下午,妻子突然打电话便把牛春叫到了跟前,说我已经和牵牛说过了,她也愿意嫁给你。老牛你现在就给我一句痛快话,你告诉我说永远都会对她好。牛春便有些激动,妻子她现在已经病入了膏肓,可她却还在考虑着自己,于是他便和她讲,说你不要这样行不行,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给你看病。妻子便摇头,说先前你和我说做过一个梦,另外牵牛她也算是个大姑娘了。老牛你要答应我,你要象对我那样对她负起责任来。
  妻子有气无力的瞧着牛春,牵牛便与牛春讲,说姐夫你倒是赶紧答应我姐呀,其实她就是惦记着放不下你。牛春这才冲着妻子点头,说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办,我会好好的待她。
  妻子在天傍黑时便离去了。
  因为妻子生前留下了话,当天晚上牵牛便和牛春一起回了家,另外有几位亲属也劝他,说牵牛这丫头确实就不错,你岁数也不算太大,还是留下她吧。
  留下牵牛姑娘还真就留下了麻烦,她不敢自己单独住一个屋子,即使各屋的房门都打开她还是说害怕,后来她就把被子抱到牛春的屋里,硬是和他挤在一个床上;另外牵牛还不让牛春关灯,说人死了之后,她的灵魂在头几天要回到家来看看;还有一个问题便让牛春更是难为情,牵牛要去卫生间方便她也要让牛春陪着,还非得拉住他的手,只是让他把头转到一边去,别瞧着她就行。
  就是这个晚上,牛春便领教了小女人的麻烦,也正是有了这个经过,他便弄清楚妻子过去为这个家所承担的份量要比自己多许多。
  后来牵牛就讲出一句气人的话,她说牛春不会体贴人,就知道照顾自己。牛春便和她强调,说你刚过才几天呀!我和你还没有熟悉呢。牵牛就数落他,说我姐都已经告诉我了,让我不能再惯着你。
  牛春就瞧着她冷笑,心想我还没有说到底接受不按受你,你却反客为主教训起我来了。但这个话他却没敢说出来,仿佛有种种负担压在他的心头,自己毕竟是和妻子做过保证,即使自己就不愿意这门婚事,那也得学会默默的忍受,何况牵牛她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也只是随便说说而以。
  与牵牛很快就混熟了,于是她便告诉牛春,说我们乡下有个规矩,男主外女主内,在家里就得是女人说了算,外面的事情我也不跟你乱参和。牛春便和她开玩笑,说人家那句话说的是两口子,其实你现在还是我的小姨子。牵牛便嘲笑了他一句,说你还知道我是你小姨子呀!晚上你搂着我睡觉时怎么就不说这个话呢!我虽然刚走进这个家门,可这个位置那是我姐传给我的,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咱们俩这个婚姻仍然是我招你当上门女婿。
  牛春就与她辩解,说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还反了天不成!他觉得与牵牛在一起非常开心,她的愉快就能感染自己也不再难过。牵牛趁机便抓住住牛春的耳朵,说你猜猜看这是什么意思?猜对了我就吻你一下,猜不对你就得吻我。
  牛春很快就感觉到与牵牛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烦恼。
  牵牛还是个很能干女孩子,自打她走进家门,屋里外面的活她快就全都接了过来,根本就没让牛春再操什么心,这个过渡自然也很容恰就过来了。牵牛还非常会心疼男人,什么时候不能吃硬的,不能喝凉的,类似的道理她都能给他讲清楚,即使她就有对牛春不满意的地方,那也能耐心的给牛春讲解,说姐夫我就这样和你说吧,如果不是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我还真就没打算要嫁给你。你人虽然不错,可你却不会心疼自己的女人,也不是我非得要说你,你真就没给我姐做过一顿饭,也没有给她洗过一件衣服。
  经过牵牛这样的指点,牛春便慢慢明白了一些道理,她还告诉他,说如果你能学会心疼我,那你说我会怎么样?那我就得把你含在口里样那的稀罕。牛春便觉得她把这个话讲反了,即使就是稀罕,那也是男人稀罕女人,自己稀罕她才对。牛春很快就转过了这个弯,牵牛她说的是心里话,她这就是在教自己怎样的心疼她。
  后来牛春便告诉牵牛,说以后你别总管我叫姐夫,现在我们俩已经是夫妻了。牵牛便赶紧冲着他摇头,说还是过几年再改口,有些事情你还不懂,你别看是我姐把我领进的这个家门,可她回来时仍然不会认这个帐,如果我管你叫姐夫呢,那她就挑不出我的错了,。
  牵牛很快就怀上牛春的孩子,直到这时她才告诉他,说听我姐和我讲,先前你就做了一个梦,说有个地方种了黄瓜,可那个黄瓜上开的却是牵牛花,那就是上天在告诉你,以后你就得和我一起过日子,因为我姐她就姓黄,可她却不会开花,要想给你留下后代,那她就得把我给请过来,那个院子就是说你另外还有一个女人,而我这个牵牛的名字,那也是专门就给你起的,也只有我才能牵住你牛春。
  牵牛这个说法虽然很牵强,可牛春还是很快就默认了她。
  有时候牛春也在暗中为自己辩护,说先前我不是会不心疼女人,那个女人她也不让我心疼呀!什么事情她都抢在了前面,她总觉得自己长的丑,所以她一直就不会娇滴滴的让人心疼。
  这样想过之后,牛春便又一连串的反省起自己,那个女人虽然不会撒娇,可她未必就不需要别人来心疼,或许是她感悟的太深,她就没有考虑过自己,所以最后她才会累下一身的毛病。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牵牛一胎就给牛春生了两个儿子,那个双胞胎还带在她身上的时,仿佛就能把她给压垮了,牛春就经常劝她,说咱们还是歇会吧,你这样屋里外面的忙,我都不好意思,你只动动嘴就行!牵牛便笑着告诉他,说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都得伸把手,不过我总觉得你现在的表现和我姐说的不一样,你非常会心疼人,她不该那样说你!
  牛春只是瞧着牵牛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做任何解释,他觉得自己对前面那个女人确实就理亏,过去自己真就不会疼人,和她过了那么多年,真就没有心疼过她几次,是她一直在管着自己的事情,最后也还是她想着自己,她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喜欢牵牛。
  有了儿子之后,牛春也终于理解了女人,应当说先前那会妻子就已经完全了解了自己,她就知道牵牛能使自己尽快的成熟起来,就冲着这一点,自己永远都得感谢她。
  有一天牵牛在给儿子喂奶时,她忽然冒出了一句话,说姐夫,嫁给你真好。
  牛春瞧着她只是淡淡的笑了下,他想说,不是我好,是你姐她太好了,跟着好人我就只能往好了做。
  可这个话牛春却没敢讲出来,他很怕吓着了自己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