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实是以不会说谎而闻名全矿的,就如超级女生李宇春以潇洒的舞姿,篮球明星姚明以精湛的球艺,世界级飞人刘翔的速度而闻名全国一样。万余人的煤矿,有人可能不晓得李宇春、不晓得姚明、不晓得刘翔,但绝不可能不晓得王老实。
  王老实的真正大名,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也许只有在他的档案袋里才有记载,只是如今档案那东西,只有升职晋级入党的时候才用得着,而作为一个普普通的平平凡凡“窑咕老”离那些美事隔了十万八千里,根本沾不上边,所以不可能有机会用得着。而普通人唯一有机会借助档案资料的,是在他走到人生的尽头时,人们写悼词时,才有可能用上。但是,王老实身体很棒很棒,连感冒发烧也很少患过,所以实在没有人有看他档案的机会。而他生活中所使用的一切:花名册、工资存折、乃至户籍簿、身份证都无一例外的写着“王老实”。
  本来,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符号,一个最能代表他本人的符号,“王老实”这个大名约定俗成,习惯自然便成了最最代表他的符号。
  王老实的老实,不仅是因为他为人的规规矩矩、淳厚纯朴,更因为他的心口如一,从不说谎。有一年他春节留勤,矿务局报社的记者前来采访,不巧正好看见王老实满头大汗的干着活,记者心道:这可是一个好的典型,于是走上前将话筒对着他,问:“这位师傅,请你讲讲为什么要坚持假期值班。”
  王老实嗫嚅了半天,全然不顾陪同记者的宣传干事的手势和眼神,迸了一句:“春节加班划得来,一个班顶几个班的钱。”
  那位宣传干事事后埋怨他说:“老王你真宝,禾解不讲是为了别人过个好年,为了矿里作贡献。”
  王老实沉默一阵,突然冒了句:“咯又禾是讲得,我冒咯样想,讲嗒不就是讲假话。”把那位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从此后矿里的工人在谈论某件事,在论证这件事的真实性时,总忘不了加一句,这是王老实的讲话。久而久之,矿里人便创造了一句歇后语:“王老实讲话——从不掺假。”而且这句话很快就如长上了翅膀,飞入寻常百姓家,使得全矿各家各户,甚至老幼妇孺皆知。
  就是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人竟然说谎,而且蒙哄的对象是以头脑灵活点子多,掌管全矿上万名矿工生死簿的堂堂的劳资科李大科长,岂不奇哉怪哉,但无论奇也好怪也罢,这却是的的确确、真真切切铁定了的事实。欲知详情,且待我从头道来。
  那天,王老实出班来到井口等罐(这个矿是立井,全靠罐笼升降机上下),又像往常一样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斧子往地上一搁,坐在斧柄上靠着井壁翻起了“孢鸡婆”(打瞌睡),其实翻孢鸡婆是假,听聊天是真。矿工们出力流汗,累了一整天,全靠在等罐的一时三刻里松弛一下,调剂一下。
  人多了自然免不了南京城北京殿的海市聊天,王老实语迟嘴笨,无法加入聊天大军的行列,不过他的耳朵蛮灵,却可以充当一名忠实的听众。不过这听众使他受益非浅,他原本识字不多,从不看报,家里也没电视,因此对于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事物,全靠从这里掌握。什么伊拉克呀、审判萨达姆、拉登基地恐怖分子呀、奥运会中国拿了多少金牌呀,乃至谁家的儿子考上大学,哪家的老婆靠做“鸡”养活家小,还有谁将儿子养到了二十岁,一做亲子鉴定,竟然不是他的儿子等等稀奇古怪的事令他大开眼界。
  这不外号叫徐大喷的,又开始喷了起来:“话说”徐大喷就是这徳性,每次聊天总忘不了这个开场白。
  “有一位复员军人,性格蛮耿直,最喜欢打抱不平,你要知道现在的村支书可是土皇帝,上能遮天,下可盖地,因此在村里免不了耀武扬威,横行霸道,既贪财又好色,有着雁过拔毛,骨头轧油的本领,而且好色不避亲疏,人家常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他连窝边草也要吃,连自己的侄媳妇也要染指,这事被复员军人知道后,十分气愤,很想惩治他一番,可是如何惩治呢,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无意中他一眼看到了桌上两个茅台酒空瓶,心里一亮。这空瓶是在部队时,团里招待前来视察的师长用的,他因为见这瓶子可爱便带回来了。此刻见到空瓶,心里可就有了主意,他知道这位村支书大人,性极好酒,尤其是高档好酒更是十分喜欢,恰巧明天就是他的五十大寿,送他两瓶酒十分正常,于是他将空瓶灌了两瓶猪尿,又将瓶口封好。这位复员军人现在一家酒厂做事,因此封酒瓶可是专业水平,封好之后,一般人根本看不出破绽。于是,他将这两瓶假茅台送给了土皇帝,土皇帝虽然没见过多大世面,却也是识货之人,一见这茅台酒。原本矜持傲慢的神情立即变了样,显得阳光灿烂,长满横肉的脸上溢满了笑容。立即请他入座吃饭,并恭恭敬敬敬了他三大杯酒。复员军人知道,这位土皇帝从来不敬他手下臣民酒的,之所以能够破天荒敬自己的酒,完全是托两瓶茅台酒之福,复员军人心中暗暗好笑,也不推辞,大马金刀地接过土皇帝的酒,仰脸咕隆咕隆一口气喝完,这才告辞回家。”
  徐大喷也真会喷,在他绘声绘色描述下,将等罐一干人众的口味都吊了起来。于是,徐大喷嘎然而止。王老实听到这里很想知道下文,可这徐大喷却不再讲了,心中有些着急,可嘴里却说不出话来,他默默地等在那里,他知道自然会有人催徐大喷的。果然没多久,就传来一片催促声。
  徐大喷这才不急不忙地说了下去:“不久,乡长下村来检查,为了炫耀自己的能耐,土皇帝立即将那两瓶茅台拿出,并说这是我在城里的一个亲戚送给我的,他可是能耐大得很,常常和县太爷一起喝酒。因为在土皇帝的概念里,最大的官就是县太爷了。乡领导一见茅台,眼睛都亮了,哪个地方属于穷乡僻壤之地,乡长大人们虽然是一乡之主,可是对于茅台这种国酒只是耳闻,从未目睹,更遑论品尝了。可在座诸位都是一方诸侯,自尊心都是大大的,谁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孤陋寡闻和见识短浅。因此,当土皇帝将酒瓶打开,久被封住的浓浓的尿臊味,立即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扑入每个人的鼻息,一位乡领导说道:‘这茅台酒,气味并不地道。’这人的话音刚落,就有人立即反驳道:‘你真是老土,国酒当然就与一般的酒不同。’乡长笑了笑,十分权威的说道:‘茅台就是这种香味,我第一次和茅台时,也感到气味不是太好闻,可一旦闻多了,那种香味就会越来越浓。’其实乡长从来没有过第一次的经历,如果说有就是目前了。不过乡长的一席话,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于是一杯来,我一杯去,大家兴致勃勃的喝了起来。那黄黄的涩涩的怪怪的液体,吃到嘴里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美的享受和快感,但是大家的兴致仍然极高,尤其是乡长喝了一口后,还砸吧砸吧嘴巴,十分内行的说:‘这茅台的味道,就是不一般。’于是,几位大人物你一杯来,我一杯去,将两瓶怪味酒喝了个干干净净,底朝天。”
  “嗤——、嗤——”人群中传来一片嘻笑声,王老实也偷偷地咧开了嘴。
  后来呢,有人未等笑声止住,就急于想听到下文。
  “后来——”徐大喷停顿了一会,用一种十分无奈的口吻说:“后来,这些人喝了猪尿中了毒差点送了命,事情闹大了,惊动了公安局,最后查到是因为那两瓶茅台酒的原因,查根究底,追查到复员军人,将他判了几年刑。”
  “唉——,真可惜。”人群中有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小说,  王老实低着头也在暗暗地为复员军人惋惜,哦——,王老实突然想起什么,想问问徐大喷,抬头一看,徐大喷已经进入罐笼上去了。
  王老实急急忙忙的上了井,终于在澡堂找到徐大喷,急不可耐的的问:“徐师傅,你才讲的是真的不?”
  徐大喷一愣,莫名其妙的问:“么子事?”
  “就是你在井下讲的那个复员军人被判刑的事呀。”
  “哦——”徐大喷一阵才回过神来,顺口答道:“当然是真的塞。”
  “真的?”王老实露出怀疑的神情。
  “当然真的,这位复员军人,就是刚调走小张老家的。”徐大喷为表明其真实性,随口胡诌了一个有力的证据。
  “啊,小张老家的。”王老实嘀咕了一声,带着满腹心思,脚步踉跄的往回走去。
  “外公、外公。”王老实还未走到家门口,刚满四岁的小兵兵,蹦蹦跳跳的扑了过来。
  “糟了,今天是星期六。”王老实摸了摸空空的口袋。由于心神不定,忘了给外孙买糖。于是,歉疚的哄道:“小兵兵来了,外公带你买糖去好么。”
  “我不要糖,我要骑马马。”
  “好,骑马马就骑马马。”王老实顺从地爬下身子,让外孙骑在背上。
  “驾——”小兵兵兴冲冲地朝王老实身上打了一掌,王老实便慢慢地在地上爬着。
  “兵兵,快下来。”王老实的独生女儿,王秀娟一见,立即上前将兵兵拖了下来。将王老实扶起说:“爹,你老人家莫惯坏嗒兵伢子,快坐下休息。”女儿说着端来一把椅子,并从包里拿出一对五粮液递给过来说:“兵兵他爸今天要加班,去查假冒伪劣产品去了,前几天查出一批冒牌酒,情况非常严重,有的酒里还有毒,如果喝了可以致人死命。”
  “哦,酒,中毒。”王老实感到头“嗡”地一阵轰鸣,他的脑子里又回想到徐大喷讲的故事,浑身感到不自在,木然的坐在椅子上,两眼呆呆的茫然的看着前面,一动也不动。
  “老头子,不舒服么。”老伴似乎看出他神情有异,关切的问道。
  他抬起手摇了摇,觉得脑壳像是有块矸石压在上面,沉甸甸的。他没有听清女儿后面说了什么,没有理会老伴关切,甚至连外孙叫他也没听到。只感到头晕乎乎的,便站起来,脚步蹒跚的来到睡房倒在床上。眼睛呆呆的盯在靠窗的书桌上,那上面曾经也有两个茅台酒瓶,几个月前,小张缠着软磨硬要地拿走了。小张要去干什么,该不会象那位复员军人一样吧。他从未考虑过如此复杂的问题,也不敢再想下去。他感到房子在旋转,书桌在晃动,眼前冒出了一串又一串的金星。
  几十年来,他习惯于在上班——吃饭——睡觉的简单循环中生活,用不着自己伤脑筋。工作上的事,班组长安排得周周到到,照葫芦画瓢就是。家里的事,老伴照顾得熨熨贴贴,用不着操心。可这件事却无法对人说,找不到任何人商量,只有自己去面对、去承担。
  他不愿回顾,也不敢想的往事,却悄悄地涌入他的脑际:“小张同他在一个班组,而且还是他的副手。小伙子长得周周正正,人灵泛,做事蛮勤快,多好的一个小伙,可是快三十了还没找对象,谈了好几个女孩子,见面都还满意,可一听他是个“窑咕老”,女孩就吓跑了。小张在矿里找不到对象,便回了一趟老家,他的一位初中女同学在乡里的小学教书,两人互有好感,自然一拍即合。
  小张的婚姻有了着落,自然欢天喜地,回来时买了大包喜糖发给了同事。哪知好事多磨,不久女方来信说,父母不同意她离家太远,除非他能调回去。女方还说,她有一个朋友在县里有些关系,准备请她帮忙活动,为他找一个接受单位,不过。矿里这边就得靠小张自己活动,必须要有一个全民制工人的档案资料,县里才好安排。
  小张在矿里举目无亲,只得求爹爹告奶奶,热脸皮挨冷屁股,仍然不进油盐,小张一气之下,在附近森林公园的山顶上喝了两瓶酒,纵身从百来米高的峰峦上,跳了下去。好在他命不该绝,他被一根树枝挂住,死里逃生。
  不过好在事情闹大,引起矿领导的重视,便破例同意他保留全民工人身份调走的要求,小张因祸得福,喜出望外。满以为能够水到渠成,如愿以偿。谁知这种手续迟迟未能办下,一打听事情卡在矿劳资科李大科长的手里。小张只好苦苦请求,乃至不惜下跪,还是无济于事。有好心人悄悄的告诉小张,这位李大科长有着大雁拔毛,骨头轧油的毛病,如果小张不进贡,事情就会有些麻烦。可怜小张为了办理调动手续,存款花完还背了一身债务,哪里还有进贡的能力呢。
  小张有苦无处诉,便来到王老实家。无意中看到了桌上的空瓶,眼睛一亮,便缠着要将酒瓶买去。那空瓶也是王老实见它制作精巧,心里喜欢顺手从女婿家里拿来,并无实际用处,见小张喜欢,当然就同意了。
  谁知没多久,小张就办完了调动手续。临走时小张神秘的告诉王老实,感谢那对茅台酒空瓶。王老实并未在意,心想小张在讲笑话,两个空瓶有什么作用。听了徐大喷讲的那个复员军人的故事,他才恍然大悟,难道小张也是学了那位复员军人的样,弄了两瓶猪尿送给了李大科长。想到复员军人的坐牢,王老实真替小张担心。
  王老实躺在床上苦苦地思着、想着,忽然一阵尖锐的救护车地呼啸声传来,他的心里一惊,听到外面一阵骚动,翻身坐起,心里一咯噔:“不好,莫非李科长家出了事。”他想下床出去看看,可那双腿就是不停使唤,根本抬不起来,就是一个劲的晃动晃动。他拼命地挪动脚步,来到门外,正看见两名公安押着小张上了一辆警车。王老实感到十分内疚,如果自己没有那对空瓶子,小张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真正的罪犯应该是自己,他想自己已过半百之年,女儿已成家立业,外孙也好几岁了,自己已是日落黄昏,留下的路已经不多,可小张才结婚,才走上生活之路,今后的路还十分漫长,怎能就此被毁呢。王老实一狠心,咬着牙艰难的往前走去,他想拦着警车,对警察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自己,而不是小张,警察要抓只能抓自己,放了小张。王老实好不容易挪到警车前,对警察讲明了情况,那名警察一听掏出枪,朝王老实“叭”的开了一枪,王老实感到胸口一阵刺痛,猛地惊醒过来,竟是一场恶梦。

截至记者发稿前,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李阳打来电话告诉记者,有位老板以15万元一瓶的价格买走了两瓶。

眼看着百万元的梦想破灭,李阳的心情跌入谷底,他说:“这些酒在我家放了几十年,不可能是假酒,我可以开一瓶拿去鉴定,如果有人诚心想买,我可以打开让他尝尝。”

李阳的茅台酒到底是真是假?记者致电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打假办。在记者描述酒瓶图案后,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茅台酒厂没有生产过此类包装的酒。

小说 1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新疆片区打假办一位姓洪的工作人员则表示,2000年以前的茅台酒不能提供鉴定。

既然是好酒,自己也不好这一口,李阳就把酒的照片发到了58同城网上,每瓶标价1500元。很快就有人联系到他,对方闻了闻瓶口,没还价就把两瓶酒全买走了,临走前问李阳还有没有,有多少买多少。看到对方的态度,李阳后悔自己卖便宜了,便说就这两瓶。

这样鉴别茅台真伪

李阳告诉记者,这些酒是爷爷留下来的。爷爷过去是当地有名的石匠,这三箱茅台酒是当时别人抵的工钱。

各方声音

听陈东这么一说,李阳顿时沉醉在喜悦中。为了鉴定酒的真伪,他联系到晨报,希望通过记者找专家给他的酒掌掌眼。

记者联系到几位酒类收藏专家,不少人看过该酒的照片后都表示,这是现代制造的老酒,几十元一瓶,属于低档酒;类似人民公社、茅浆窖、赖茅等酒,茅台厂并没有生产过这种包装的酒。

还有一种可能是,这酒确实是上世纪90年代出产的,但不是正牌的茅台酒。因为存放的时间较长,酒色发黄,购买需谨慎。

李阳今年23岁,老家在甘肃,目前在乌市一家酒店当厨师。半个月前,他兴致勃勃地带了一瓶茅台酒想与同事们分享。同事们传看后,小心翼翼地撕开酒瓶上的油纸。一位同事说:“这是好酒,咱们不懂就别喝了,太浪费了。”于是在座的每人尝了一口就没舍得喝了。

5月19日,记者从李阳带来的酒瓶上看到,酒瓶用黄色的油纸严密地包裹着,撕开油纸,里面是一个深棕釉陶瓷瓶,酒瓶上写着53度酱香老酒,1968年封坛,酒瓶背面写着“为人民服务”,生产日期是一九八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倒一杯出来,酒色发黄。

听说李阳卖酒赚了钱,母亲说:“别做白日梦了,好好挣你的工资吧!”

酒是爷爷留下的家产

延伸阅读

“其实家里还有两箱半酒,想卖贵一点。”李阳也不对记者隐瞒自己的小九九。李阳有茅台酒这件事很快就被常去酒店消费的矿老板陈东知道了。陈东是爱酒之人,他找到李阳仔细询问了情况。“1500元一瓶?一个酒瓶都不止1500元。”陈东替李阳不值。“这样的老茅台如果是真的,两箱半酒价值至少在百万元,够你在乌市买套房子了!”陈东说。

上个世纪的茅台酒无法鉴定

李阳的老家在甘肃,今年春节他回家过年。收拾家里的仓库时,在烂衣服、煤炭堆里,他发现了三个陈旧发灰的酒箱,里面装满茅台酒。因为搬运时出现疏忽,他把其中几瓶碰碎的酒扔掉了,完整的酒还有两箱半。

爷爷去世后,李家分家产,亲戚们都要米面、柜子之类的东西,这三箱酒没人要,于是父亲就把这三箱酒搬回家,这一放就是几十年。

收藏提醒

记者电话联系到这位买酒之人,买主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只说自己姓李,在巴州开矿。以前自己在北京喝过这种酒,那时朋友30万元都不卖,如今能在乌鲁木齐见到,就买了两瓶。

乌鲁木齐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兼新疆酒文化收藏专业委员会主任王耀升表示,近年来,有些人用收购来的老茅台酒瓶装新勾兑的酒,冒充陈年茅台酒,如人民公社之类的,把包装做旧,其实造假的手段很不高明,比较容易识别。

陈东表示,去年他喝过一瓶老茅台酒。爱喝酒的人都喜欢喝老酒,一尝就知道是不是有年份的老酒。酱香老酒放的时间长,口感更醇厚。是不是茅台酒厂生产的不重要,太追求真假的意义不大。总之,有年份的酒价格都不会低,只要好喝就行。“五十年的伊力特也值几万元了,这样的酒还是有市场的”。

“一瓶15万元,两瓶30万元!”在乌市打工的李阳听到这样的报价喜出望外。这段时间,他的心情就像坐了过山车,一会儿冲上云霄,一下子又跌入谷底,本以为不值钱的废品实实在在地换回来了真金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