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不韦第一次失眠了。
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胡杨林树梢,云庐的草地在脚下已经有了秋日的干爽。在平原君府门第一次看见那个黑瘦苍白的公子,他的心头便是猛然一跳!便是那一跳,他竟心血来潮,要老总事探明此人身份,若真是秦国公子嬴异人,便设法让他进府见到平原君。说不清为何要这般做法,当时只有一个闪念:看看这位公子在平原君面前如何境况?当那个嬴异人在平原君的尖刻奚落下犹自低声下气时,吕不韦油然生出了一种蔑视。然则,当嬴异人最终不甘受辱咬破牙关而撞柱自戕时,吕不韦心头竟又是猛然一跳,几乎不假思索地便扑上去抱住了他。若非这一撞一抱,吕不韦决计不会留下来听平原君说叨。
多年磨练,他已经有了一个确定不移的约束:与官谋商,不涉政事。这一约束,来自与田单多年交往的阅历:商人一旦涉政,轻则影响对市利的判断,重则毁灭商家大业的根基。然则,要做旷世大商,不做官府生意便是空谈;要做官府生意,不与官员来往还是空谈;要与官员来往,不言及政事则几乎无从结交。这便是天下大商的共同路数:以牟利需要而接触官员,不期然言及政事,便渐渐地由浅入深生出来往之情谊,最终相互为援,皆大辉煌!然则,吕不韦却对这种路数大不以为然。大争之世,政无恒势,显官大臣最是动荡无常。此其时也,周流财货之商旅却是天下最需要的行道。举凡鏊兵大战,大臣官员便是肃杀换代之期,商人却是大发利市之时。两厢比较,以兴旺恒长之业,就动荡无常之道,岂非火中取栗?思谋揣摩之下,吕不韦便有了自己与显官权臣交往的独特方式:让利守信,不涉政务。这个“不涉”,大要有三:其一,洽谈商事单独晋见当事官员,绝不在官员与部属会商政事时晋见;其二,商事交接妥当便行告辞,绝不海阔天空;其三,谈商期间,官员若有即时公务,便即行告辞,约期另谈,绝不留场等候。多少年了,吕不韦都是以一贯之,在列国官场留下了极好的口碑:持重干练,不起事端,轻利重义,商旅大士也!
可是,那日他竟留了下来,听完了平原君的全部说叨。
吕不韦突兀生出一个奇妙的评判——奇货可居,嬴异人也!
按照范雎的说法:这个嬴异人禀赋不差,然尚未加冠便做了“质使”,十余年过去,已经成了秦国弃儿;此子若无大变,或可立为安国君世子,以固安国君的太子地位。范雎介入此事,自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当初范雎主张老秦王仍然以安国君为太子,除了他自己与安国君交好这一根基,最硬实的理由便是:安国君有两子堪为众多王孙中的人才。如今,那个嬴傒已经被士仓断为“不堪”,安国君大起恐慌,只有密求范雎谋划。范雎多方思谋,便想到了托吕不韦打探嬴异人境况这条路子,以图了结此事。范雎一再向吕不韦申明:他对这个做了十二年人质的嬴异人不抱厚望,只要有个消息知会安国君即可,其余便交安国君自己决断,范雎决计不再陷入其中。那日范雎感慨良多,最后几句话竟是不胜唏嘘:“立嫡换代,风险难测也!老秦王尚遗忘此子,我与嬴异人素昧平生,若再度错举不堪之人,地下何颜面对老秦王矣!”基于此念,范雎托给吕不韦的事也实在不难:找到此人,查勘一番境况,接济救困,而后再将消息密书告知范雎,吕不韦便算完成了又一桩义举。
然则,吕不韦却有了完全不同于范雎的判断,最主要者便在三处:一则,老秦王非但没有遗忘这个王孙,恰恰是刻刻在心的一颗邦交棋子。吕不韦相信,作为邦交敌对方的赵国,平原君的评判比已经是局外人的范雎更准确。二则,嬴异人心志尚未全然泯灭,长期忍辱负重,隐隐然有能屈能伸之象。仅是这番阅历积淀的品性,也必然强于那个“不堪”的嬴傒。果真此子入得秦国,做安国君嫡世子便大有可能!三则,老秦王年近古稀,随时可能薨去,安国君五十有余,虚弱多病,也可能几年便去。如此看去,嬴异人由世子而太子而秦王,便绝不是一条不可预测风险的漫漫长路。以吕不韦之独特眼光,十年之期,大体可成。
果然如此,吕不韦前路何在? 每每如此一问,他便是猛然地一阵心跳!
功业之心,人皆有之。所不同者,因境况而异,功业目标便色色不同罢了。农夫以桑麻有成丰衣足食为功业,从军兵卒以执掌将军印信为功业,士子以入仕为官为功业,大臣以治国理民之政绩为功业,国君以称霸天下为功业,学派以践履信仰为功业,商旅以财富累积为功业……凡此等等,便酝酿成了蓬勃壮阔而又生生不息地天下大潮。大争之世,此其谓也。而所有这些五光十色的功业之举,都可以一言以蔽之——大我门庭,耀我族类!
若是没有与田单、鲁仲连的共事根基,若是没有因此而生出的长达十余年的兵器生意中与列国官府的往来周旋,也许吕不韦便不会有这种心跳,而只会奔天下第一大商而去,心无旁骛,无怨无悔。偏偏有了如此一番阅历,有了洞察官场的独特眼光,有了周旋官场的实际才干,骤遇可能使自己像田单一样步入庙堂的大机遇,心田便会突兀激荡起来。
商人纵是富甲天下,何如一代功业名臣之光耀千古?
便是在这一次又一次地心跳中,吕不韦做了最后的决断,亲自走进了嬴异人的囚居之所,用独具一格的说辞,打动了这个形同枯槁心如死灰的人质公子。“大子之门”,谁都能听得懂,却又绝不涉及难以言传的云雾绝顶。这便是吕不韦的独特语言,最直白,而又最隐晦,最浅显,而又最深奥。
既然听从了魂灵的召唤,便当义无返顾地走下去。
雄鸡开始第一声长鸣的时分,淡淡的晨雾轻纱般笼住了云庐草原,也笼住了军阵一般的胡杨林。终于,吕不韦披着一身细蒙蒙的露水回到了云庐大帐。
“先生,老朽已经将邯郸账目结清。”老总事也一身露水走了进来,将一本厚厚的账册放到了长案上,“先生当歇息了,老朽午时再来。”
“西门老爹,请坐。”吕不韦毫无倦意,从后帐提出两袋马xx子,“来,一人一袋喝了。云庐之内,你老何须跟着我转悠。”
老人摇摇头笑道:“这是胡寓,得谨细。好在荆云举荐之人三两日就到了。”
“我商社在赵国存金几多?”吕不韦啜着马xx子突兀一问。
“连同本次获利,邯郸大库共有十三万金,列国钱币十二万枚。”
“陈城、濮阳两库加列国商号,可集金几多?”
老人掰着指头一口气报道:“陈城存金十六万三千,濮阳老宅存金三万;列国商号二十三家,可随时调遣者,金十六万,钱币六十余万枚。”
“假若十年之间只花钱不进帐,老爹以为境况如何?”
老人肃然道:“若只自家生计,终生也花消不完。”
吕不韦淡然一笑:“不。有大宗支出。能否支撑十年?”
老人目光一闪,苍老的声音微微发抖:“大要计之,每年支出五万金上下,足够支撑十年。此等开销,几乎与邦国比肩……先生何事,需得如此巨额支出?”
“也就是说,十年后若不能回收,吕氏将家徒四壁。”
“正是。”老人额头渗出了涔涔汗珠,“何等交易,竟有十年不能回收者?如此风险,商家大忌,先生慎之戒之也。”
吕不韦已哈哈大笑:“世无风险,吕不韦这般商人何用也!”
“先生,慎之戒之。”老人惶恐地重复一句,便默然了。
吕不韦离座,挂起喝空的马xx子皮袋,又后帐拿出一支精致的铜管:“西门老爹,明日即派员将此信送回陈城,交范雎即可。先生接信,若要离开,便妥加护送,万不能出错。”
“先生毋忧。万无一失。”老人分外认真。
“西门老爹呵,不韦一言,姑且听之。”吕不韦感慨中来,不禁便是一声叹息,“你随我父经商三十年,又随我经商十八年,可谓吕门商贾生涯之擎天柱矣。如今,老爹已是花甲之年,暮岁担惊历险,不韦于心何安?此战风险难测,不韦只有请老爹自立商社了。”说罢,从袖中掏出折叠成方的羊皮纸抖开,双手一拱,递到了老人面前,“这是不韦所立书契……一个月后,陈城商战谷就是老爹的西门商社了。”
“先生差矣!”老人早已离座站起,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当年,老朽一个出货执事而已,幸得追随先生克难历险,方尽筹算之能,在天下商旅得享薄名,富庶惠及我族。当此之时,老朽正当追随先生赴汤蹈刃,何能受此重产退避三舍!”
“西门老爹……”吕不韦深深一躬。
老总事猛然跪地托住了吕不韦双手,“先生定然如此,便是信我不过也!老朽自当引咎辞去,决然不受先生分文钱财!”
骤然之间,吕不韦泪水涌满了眼眶,连忙便扶起了老人:“西门老爹……既然如此,我等就一起往前走也。”
老人顿时高兴得嘿嘿笑了:“先生看见了大鱼,老夫也想跟着摸也!”
“好!”吕不韦不禁大笑,“便来摸这条大鱼!”
第三日清晨,两辆青铜缁车隆隆驶进了空旷的小巷。嬴异人分明听见了天井中的说话声,却实在不敢相信这是接自己来的。更令他惊讶的,是连看守的小吏也带着两个换成了便装的兵士坐进了另一辆缁车。看着小吏兵士受宠若惊的嘿嘿笑模样,嬴异人硬是憋住了舒心地笑容,矜持地咳嗽了一声,便坐进了铜窗垂帘的华贵缁车。
两辆缁车轻快地进了云庐草原。老总事笑吟吟地将他们迎进大帐,立即安顿打尖压饥。说是打尖,却分明是一顿罕见的丰盛酒席,还有四名热辣辣的胡女侍饮。看着满案名贵的食具与天下闻名的珍馐美味,嬴异人恍然觉得自己便是当年锦衣玉食的少年王子,实在想吟唱一番,再饕餮大咥。但是,看着小吏与兵士搂着胡女大呼小叫,狂放失态,嬴异人便莫名其妙地没了胃口,只饮了一袋马xx子,吃了两块燕麦胡饼,特意安置在他案前的一桶浓香甘醪酒竟是一滴未沾。
便在这片时之间,三名高大鲜嫩的胡女已经将三个男人抱在怀里,做起了坊间男女的“口杯”饮。滚圆雪白的大xx子裸露着,紧紧挤在男人的胸口,丰润肥厚的艳红大嘴含着凛冽的赵酒,便热腾腾地包住了男人的半个脸膛。“猛士哥,喝也!”一声放肉味儿十足的叫嚷,半碗做一口的老赵酒便汩汩灌进了男人的骨肉酒器。大约是生平第一次如此这般地消受女人,红衣小吏与两个兵士筋骨酥麻,豪气陡长,手脚并用,大吞大笑,直是不亦乐乎!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女放肆折腾,嬴异人心下怦怦大跳,实在想搂过偎在身边的少女也放浪一番,却终究没有伸出手去。心烦意乱间,嬴异人正要起身出帐,却见三个胡女一阵咯咯长笑,三个男人竟都软软地扑在了她们的脚下,大红脸膛尚兀自荡着浓浓地笑意。
“公子请随我来。”老总事轻步进来,径自领着嬴异人出了大帐,“请公子登车。”
细长的眼睛眨了几眨,嬴异人终是没有说话便钻进了缁车。一个不辨年龄的黝黑男子坐上车辕,四马青铜车便哗啷飞了出去。嬴异人一直盯着窗格望孔外的景象,眼看缁车出了邯郸北门,驶向郊野的隐隐青山,渐渐地便是山道青黄峡谷幽深,似乎进了人际罕至的荒山,山林风声中竟有隐隐约约的猛兽啸叫啸与萧萧马鸣。嬴异人不禁浑身便是一抖,想说话却终是咬紧了牙关。后座的老总事却低声一句:“公子,这是野马川,百兽出没之地。”
片刻之后缁车停稳,老总事先行下车,打开车门说声“到了”,尚未伸手,嬴异人却已经自己下车了。揉揉眼睛四面打量,嬴异人不禁大是惊愕——来处草木荒莽,这驷马高车竟能进得山谷!再看眼前,缁车停在一方突兀伸出的巨大岩石平台上,岩石旁一棵三五人不能合抱的大树,枝杈如箭,直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绿色刺猬!
“先生在此?”嬴异人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公子随我来。”老总事手中一支长杆拨打着茅草,便绕到了那只绿色刺猬的背后,拨开随风摇曳的茅草,便现出了一个废墟般的浅小山洞,进得三两丈便到了尽头。嬴异人正在狐疑观望,便见老总事袖中伸出一只小铁锤,走到洞尽头壁立的山石前向左侧猛然一击,那方黑色大石便轰隆隆向右滑开,洞底竟蓦然显出一个与人等高的洞口,一股干爽的热气顿时扑面而出。
老总事避身一侧,一拱手道:“公子请。”
嬴异人虽则不再惶惶然,却也是小心翼翼地进了山洞。一入洞嬴异人便惊讶莫名,脚下是劲软的胡毡,两侧洞壁间隔镶嵌的风灯竟毫无油烟,恍然之间,便仿佛是少年时曾经走过的章台永巷。过了这三五丈幽暗处,一个拐弯,便见前方遥遥一片光亮,仿佛又要出洞一般。走到光亮近前,竟是一方深不可测的天井。向上看去,一片蔚蓝孤悬高天,一朵白云悠悠荡荡,一片阳光直洒而下,透过天井半腰的细密铜网,落在洞底便成了一片整齐排列的“光砖”,明亮和煦的天井便隐隐弥漫出一种奇特的神秘。
“幽幽斯井,愿日月之恒光。”嬴异人不禁便低声吟诵了一句。
“慨其叹矣!遇人之艰难。”对面铿锵一句,吕不韦倏忽竟在眼前。
“哀心无志,异人谨受教。”
“公子有此悟性,不韦甚是欣慰。”吕不韦扶住了嬴异人笑道,“那日未及谋划,公子心下必是忐忑。今日请公子到此,便是要给公子一方脚石。”说罢向西门老总事已经打开的天井四面石洞一指,“公子且看,此乃吕氏之邯郸金库。北洞存赵金六万余,南洞存楚金六万余,西洞存魏钱齐刀共计十二万,东洞存各色珠宝玉璧珍奇古董三百余件。一并计之,大体在二十万金上下。”
“天!先生富可敌国矣!”嬴异人便是一声惊叹。
“不。这只是吕氏商社的金库之一。” “……”
“公子请入座。你我谋划完毕,西门老总事会带你逐一验看。”
两人在天井正中的石案前席地对坐,老总事捧来一只大铜盘,盘中却是两大碗飘着甘醪异香的果酒。吕不韦笑道:“此乃邯郸甘醪薛特酿的山果醪,已经窖藏了五十年。我遇大计,饮酒只限一碗。公子另论,尽可一醉也。”
“先生差矣!”嬴异人拍案慨然,“公为我而计,异人岂能醉死梦生?公之规矩,也是异人规矩,一碗了事。”
“好!”吕不韦原是多方试探嬴异人禀赋心志是否可造,如若委实不堪扶植,自当退而重操商旅,此刻见这位王孙竟是举一反三,于酒色二字尚能自律,心下便是十分高兴。两人碰得一碗,吕不韦便问:“咸阳朝局大势,公子可否清楚?”见嬴异人连连摇头,吕不韦便将范雎鲁仲连平原君等所说情势加上自己的条分缕析,从长平大战后说起,一气便是半个时辰,竟仿佛亲历亲见。嬴异人听得感慨唏嘘不能自已,末了一声哽咽道:“嬴氏凋零如斯,异人于心何安?先生若有良谋长策,自当决计听从!”
吕不韦叩着石案道:“长策远图,也须以第一步为根基。目下只说起步:三年之期,全力使公子重回咸阳。开步最难也。我之谋划:不韦营咸阳,公子营邯郸,全心周旋,力谋胜算。”
“我?我……却如何周旋?”
“公子毋忧也。”吕不韦悠然一笑,“旬日之后,这座金库的主人便是公子了。公子当在邯郸广交名士,疏通国府,让异人的贤名传遍列国,更传到秦国。”
“先生……”嬴异人的脸唰地白了。
“公子毋得他想。”吕不韦摇摇手打断了嬴异人的急切表白,沉重地一声叹息,“坦诚相告:不韦不吝金钱,唯一担心处,便是公子心志不坚,一朝金钱在手便玩物而丧志,舍大事而图享乐……若有那一日,嬴异人、吕不韦,便将成为天下笑柄也。”
“先生!”嬴异人嘴唇猛烈地抖动着,从腰间大带猛然抽出一把短剑,“先生引我起死回生,嬴异人若自甘沉沦,当为天地不容!”说话间左手在石案上一摊,短剑一闪,左手小指便蹦出了丈余之外!
吕不韦肃然站起深深一躬:“公子有此壮士之心,不韦夫复何言?”
西门老总事已经匆匆过来,将嬴异人的伤口上药包扎。不消片刻,嬴异人便疼痛全消神色如常。吕不韦便笑道:“公子若有精神,今日尚有最后一事。”
“先生但说无妨。” “敢请公子,将十六年的王孙生涯细细叙说一遍。”
一声叹息,嬴异人点点头,便断断续续地说了起来,直说到天井的日光变成了月光,月光又变成了日光。

一支庞大的车队在邯郸南门外的谷地扎下了营帐。
当吕不韦几骑快马进入山谷时,这片营帐已经扎了三日。与押车总管荆云一聚首,吕不韦便带着老总事与三名年轻执事立即清点货物。暮色降临时,三百六十四辆马车全部清点完毕,车货竟是无一摧折损伤。吕不韦大是满意,当晚便在总事大帐设宴犒劳荆云骑队,全部车伕也在月光下的草地上聚酒痛饮。吕不韦吩咐老总事发放工钱,每个车伕在约定工钱之外再加十枚最实惠的“临淄刀”。山谷中顿时欢呼雀跃,车伕们举着酒碗可着劲儿喊“少东万岁!”吕不韦却是不敢酣畅,饮得几爵,留下荆云与老总事照应各方,便到自己的帐篷里去歇息了。
次日清晨,一辆华贵的青铜缁车辚辚驶出山谷,不疾不徐地进了邯郸南门。
此时的邯郸,与长平大战前却是另一番气象。战后赵国虽然元气大伤,但于山东列国的邦交却达到了最好状态。鉴于赵国以几乎亡国的惨痛代价,扛住了强秦席卷山东的风暴,列国在合纵败秦之后纷纷对赵国示好,除了紧缺物资的援助,便是鼓励商旅进入赵国。对于一战打光了六十万大军,又连续三年遭受秦国猛攻而满目疮痍的赵国,些许援助实在是杯水车薪。只是在山东商旅大举入赵之后,赵国才真正地起死回生渐渐地复苏过来。而今,邯郸城内外虽然还是到处可见大战废墟,但街市交易却是一片生机,店铺连绵车马川流市声鼎沸,竟是分外热闹。
青铜缁车一进南门长街便避开闹市,拐进了一条僻静的街巷,曲曲折折地向王宫大街而来。赵国王宫也同所有的宫城一样,坐北面南,城楼之外便是一条林荫笼罩宽阔幽静的石板大街,显赫王族大臣的府邸几乎都在这条街上。奇特的是,这条大街东西两侧的大树之后却都是断断续续的红墙,竟没有一座东西府门临街而开。原来这条大街只是一条车马大道,所有的府邸都在大道两侧的十多条街巷中。青铜缁车在林荫大道行驶一阵,便弯进了东手第三条石板巷。这条街巷只有一座府邸,气势很是宏大,巍峨的横开六间门厅几乎便与小诸侯宫室一般,门厅前立着一柱丈余高的白玉大碑,碑上镶嵌着四个大铜字——平原君府。
青铜缁车辚辚驶入门厅对面的车马场,在入口一个带剑吏的导引下停在了进出便利的最合适位置上。车方停稳,不待武士驭手回身,白衣玉冠的吕不韦便推开铜包木档悠然下车。正在此时,一辆破旧的单马黑篷车咣当咣当地进了车马场,向着青铜缁车的旁边便要停车。带剑吏回身便是一声低喝:“停役车那边,不能停官车场!”驾车的老人面色涨红,正要争辩,却听车中人低声一句,便将老马圈转,咣当咣当地驶到旁边的工役车场去了。
吕不韦好奇心大起,便向工役车场打量了一番,只见杂乱排列的牛马车中走出了一个清瘦苍白的年轻人,头上的竹冠暗淡脏污,一领黑袍缀满了各色补丁,脚步匆匆,却又显得虚浮犹疑,分明要进府邸,目光却不断瞟向大门两侧的长矛甲士,瞟向矗在门厅台阶中央的光鲜门吏。
突然,吕不韦心中一动,便远远跟在黑衣人身后从容走了过去。
门吏傲慢地挥了挥手,分明要黑衣人赶快走开。虽然犹疑畏缩,黑衣人却还是走到了六级台阶之下,一拱手尚未开口,门吏便嫌恶地吆喝起来:“没看见后面有贵客么?走开走开,横在中间也不觉寒碜!”黑衣人默然迟疑片刻,终是走到大门边空旷处孤零零地站下了。吕不韦转身对跟来的黄衫老者低声吩咐了几句,老者便匆匆向车马场去了。
吕不韦走到门前刚一报名,门吏的胖脸立即堆满了笑容:“府君有命:先生若来可直入正厅,无须通禀。先生请。”吕不韦悠然进府,方入第二进庭院,遥遥便闻正厅一片慷慨议论之声。正在此时,一名精干的书吏迎了上来:“政事厅多有不便,先生请随我来。”便将吕不韦引领到政事厅东面的一座大屋。吕不韦知道,政事厅是平原君会聚大臣处置国务的殿堂,官员书吏接踵不断,几乎便没有空闲。这片胡杨林中的书房兼客厅,才是平原君会见重要客人的所在。
方到长廊尽头,一阵苍老的笑声便从屋中飞来:“不韦先生,别来无恙乎!”
“平原君别来无恙。”吕不韦笑应一句,绕过迎门大木屏便是深深一躬,“不韦沿途跌宕,比约定之期迟到三日,尚请平原君见谅。”
“不韦请入座。上茶。”须发雪白的平原君靠在坐榻上虚手一礼,待吕不韦在左手长案前坐定,便悠然笑了,“谚云:千里商旅,旬日不约。商家非兵家,三日之期若算延误,先生便是自责过甚也。”
“平原君如此胸襟,不韦感佩之至。”吕不韦谦和恭敬地笑着,“我已将赵国去岁预订之器物运到邯郸,敢问在何处交接?”
“一次运到?”平原君惊讶地坐直了身子,“各有几多?”
“大型云梯三百幅、云车六十辆、塞门刀车六百辆、机发连弩一千张、六寸精铁箭簇十万枚、精铁胡刀六千口,六色共计十万七千九百六十件。”吕不韦一口报完,毫无拖泥带水。
“好!”平原君拍案方罢却呵呵笑了,“总金几何,如何未报?”
吕不韦利落答道:“去岁订货价格略高,今岁物价落平。赵国大宗兵器生意,当按今岁物价斟酌计之,是以未报。”
“岂有此理!”平原君哈哈大笑,“订货之价便是价,斟酌计之,岂非坑商?老夫只一句话:兵器乃邦国性命,只要货色上乘,老夫只有加价赏商,断无减价之说!”
吕不韦肃然便是一拱:“平原君敬商,不韦何能愧对赵国?敢请君家一道书令,不韦将兵器直接运往巨鹿军营,经李牧将军悉数检验并试用一月,果然合意,不韦便凭将军公书前来结算。若有一件不合,不韦分文不取。”
“不韦经商,真义士也!”平原君喟然一叹,便疲惫地靠在了坐榻大垫上,“不韦呵,若非在长平大战全军覆没,军辎耗尽,赵国何能进购商家兵器?虽说鲁仲连当初举荐了你,可老夫还是忐忑不安。九年连绵大战后,老夫再度开府摄政,第一要务便是重建新军,这兵器便是重中之重。当此紧要之时,商家兵器若能使大军将士满意,足下便是中兴赵国之功臣也。老夫纵是让得万金之利,夫复何言!”
吕不韦座中深深一躬,“君以公心言商,不韦终当无愧于君。”
平原君慨然便是一叹:“老夫识人多矣!足下之于天下商旅,实乃凤毛麟角。圆和其外,坚实其内,泱泱大器局也,纵是范蠡、白圭再生,亦未必能及矣!”面对风华才俊,竟似对自己倏忽消逝的英风不胜怀恋。
“平原君谬奖,晚辈原是愧不敢当。”
平原君哈哈大笑:“老夫倨傲,谬奖者愧不敢当也!”
笑声未落,便见一名文吏匆匆走了进来低语几句,平原君雪白的浓眉顿时一皱:“也好,带他进来。”吕不韦见状便道:“君忙国事,不韦告辞。”平原君颇为神秘地摇摇手:“莫走莫走,你且见个稀奇。”吕不韦便饶有兴趣地笑道:“得见奇人,自是大幸,不韦何敢推辞?”便又顺势坐了下来。
大木屏外一阵轻微的悉嗦脚步声,一个年轻黑衣人便竹竿般摇了进来:“秦国质使嬴异人,见过平原君。”深深一躬,苍白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
平原君大靠在坐榻上只“哼”了一声,连身子也不曾欠得一下。
“启禀平原君,”嬴异人谦恭地一躬身,“异人入赵为质,业已十年。十年之间两国大战连绵,邦交中断。期间秦国辗转运来的衣食财货,大半被贵国扣押,发到我手不足十分之一。长此一往,异人将客死他乡。异人身为人质,无处求助,唯求平原君过问此事,给异人一条生路。”
“人质?”平原君冷冷一笑骤然爆发,“老秦王发动连番大战,几曾顾忌你这人质死活?不能止战,你还算得人质么?早知你嬴异人在秦国如此轻贱,当初便该索你父亲来做人质。战后三年,秦国何曾送过你衣食财货?秦人杀我赵国子弟血留成河,若非我着意照应,你早被邯郸国人万刃零剐!能活到今日?”
说也奇怪,在老平原君的霹雳电闪之下,这个细瘦苍白神态畏缩的年轻人倒是舒展了些许,惨淡一笑便道:“平原君说得不差,嬴异人业已成了咸阳弃儿,本不当苟活于异国他乡。然则,求生之念,人皆有之。今日异人便是最后一请,平原君既轻我辱我,异人纵是厚颜求生,亦当抱愧了之。”说话间牙关已经咬破,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转身便一头撞向了厅中大柱。
“且慢!”吕不韦早已看出端倪,一个飞身箭步便扑上去抱住了嬴异人。饶是如此,死心之力竟带着吕不韦一起撞上了大柱,咚地一声,嬴异人的额头便撞起了一个大青包。吕不韦愤愤然道:“大胆秦人!你要陷平原君于不仁不义么?”
电光石火之间,平原君脸色大变。无论如何嬴异人也还是赵国人质,若果真死在自己厅堂,且不说列国如何纷纭闲话,单是给秦国一个大大的口实,便是邦交大忌。心念闪动,正要大喝来人,却见吕不韦已经抱住了那个没有几份力气的黑瘦子,便长吁一声离座,走到瘫在地毡上呼呼大喘的嬴异人面前,淡漠地笑了:“安国君嬴柱已做了秦国太子,他是你父亲,为何不求赵国放你回去?”
嬴异人大喘着粗气道:“秦国朝局你自清楚,何明知故问?”
思忖片刻,平原君淡淡地笑了笑:“方才老夫言语不当,公子见谅便了。自下月始,老夫知会邯郸令,每月支你些许衣食器物;你也可自向咸阳带信,老秦王若记得你这个王孙,或者你那太子父亲还记得你这个王子,便是你的富贵之期。好自为之,去吧。”转身又是一声吩咐,“来人,给公子随带三日伤药,送他出府。”
沮丧的嬴异人被一名武士扶了起来,涕泪唏嘘地走了。
“今日开眼也。”吕不韦笑了,“此等人物平原君还亲自打理,也是奇事一桩。”
“不韦有所不知也,入座听老夫说来。”骤然降临的麻烦消除,平原君对吕不韦大是好感,靠上坐榻便是一声叹息,“不韦呵,莫看这个人质王子乞丐一般,却是秦赵之间一个暗结。老秦王歹毒,丢下个人质不管不顾,分明便是丢给赵国一桶猛火油。老秦王如意盘算:赵人仇秦,必治秦国人质于死地,只要这个人质死于赵国,无论你是杀了他还是饿死他,秦国便要大起事端。老夫偏不入彀!不杀不放不死不活,教尔老嬴稷翻脸无辙要王孙无门,便是这般干耗着,他却能奈我何!”
“平原君纵横捭阖,不韦佩服。”
“老夫难矣!”平原君大摇其头,“秦赵山海血仇,让这小子活下来谈何容易!大兵护持么,将士愤懑在心,不定哪天一矛捅死了他,届时你能如何?放任不管么,必是碎尸街头。丰衣足食么,小子优游自在,国人便是骂声载道。交邯郸官署管辖么,也与将士一般麻烦,不定哪天又饿死毒死了他。上下左右都难,便只有老夫亲自把持这个分寸了。如此一来,却又得秘密操持,既不能让此儿知道,又不能让朝野知道。此儿若知老夫亲自料理他,便会有恃无恐日日登门。朝野若知,便会骂老夫小题大做亲秦无度……你说,老夫难也不难?”
看着平原君雪白的须发抖抖索索,红脸倏忽变黑,黑脸倏忽变红,吕不韦倒是无言以对了。良久默然,吕不韦慨然叹息道:“天道昭彰,君老成谋国,终有善报也!”
“求此善报,老夫惭愧也!”平原君哈哈大笑,“你解老夫一难,老夫诉说一番,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平原君胸襟韬略,不韦谨受教。”吕不韦离座肃然一躬,分外恭谨。
“多礼多礼。”平原君伸手一个虚扶,起身呵呵笑道,“足下为商,老夫为政,唠叨些许,又不怕泄露机密,不亦乐乎!”
“不韦牟利之人,纵有此心,亦无此胆。”
“笑谈笑谈。”平原君转身一挥手,“家老,用我轺车送先生出府。”
这辆六尺伞盖的四马青铜轺车辚辚出府,先便引得车马场官员一片艳羡惊叹。自信陵君蜗居、孟尝君过世、鲁仲连归隐,老平原君便隐隐然成为天下纵横家领袖,更兼暮年重掌赵国大权,威望便是蒸蒸日上,等闲不出门送客。便是这辆邯郸国人尽皆熟知的四马轺车,也是极少出府。轺车有盖无篷,乘者可坐可站,路人市人对车上人也是一目了然。平原君轺车送客,便恰恰是要给客人这种万众观瞻的荣耀。这辆轺车既高且大,青铜车身粲然生光,六尺伞盖华贵无比,四匹清一色的火红胡马更是雄骏无伦。一旦辚辚过市,这位客人顷刻便会成为名满邯郸的尊贵人物!如此荣耀,进出官员如何不惊愕驻足?
然则,吕不韦却皱起了眉头。轺车方出府邸,他便轻跺右脚叫了停车。下得车来,吕不韦满面春风地对着家老便是一拱:“不韦要去城外商营,不敢暴殄天物,敢请家老回车,不韦改日向府君谢罪便了。”说罢一挥手,对面车马场的黄衫老者便快步过来,在轺车外档的小铜箱里咯噔放入了一件物事。原本一脸不悦的家老顿时释然:“先生既要自便出城,老朽便不远送了。”说罢一圈丝缰,四匹火红的骏马一声嘶鸣,便整齐划一地转身向车门去了。
上得自家缁车,吕不韦长吁一声,顿时靠在了劲软的大垫上,轻跺一脚,这辆四面铜格垂帘的特制马车便轻盈驶出了街巷,直向南门外飞去。暮色时分,这辆缁车又飞出山谷营地,进了邯郸南门,便向灯火灿烂马鸣萧萧的胡坊而来。
邯郸胡坊,便是胡人聚居的区域。赵国胡风源远流长,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赵国相继征服北方诸胡,林胡羌胡东胡等诸多崩溃星散的胡人部族便纷纷移居赵国北部草原,胡人商旅便也纷纷进入了赵国腹地城池。其时人口便是强盛根基,任何邦国都不会拒绝外族进入定居,一时间邯郸胡风极盛,胡人聚居区几乎占据了整个邯郸的西北城区。胡人商旅以从大草原输入马匹牛羊皮革兵刃,从赵国输出盐铁布帛五谷烈酒为主要生意。久而久之,这邯郸胡坊便成了中原列国对草原胡人商路的一个根基之地。胡人商旅淳厚粗砺,最认打过交道又守信用的老客,加之酒风极盛,于是这胡坊之中便多有胡地酒肆客寓。举凡大宗生意,胡商便将客商邀入酒肆先痛饮一番,成交之后,便再以热辣辣的胡女将客商留宿一夜。次日双方皆大欢喜,生意便磐石一般稳固。邯郸市谚云:“胡酒胡女,伊于胡底,泱泱胡坊,热风荡荡。”说得便是这胡坊区的特异风景。
缁车驶进了最宽阔的一条石板街,又拐进了一条风灯摇曳的小巷。
进得小巷半箭之地,便见“岱海胡寓”四个大字随着风灯摇曳闪烁。缁车到得门前,便见门厅风灯下肃立着四名红色胡服的金发女郎。当先两人笑吟吟走了上来,一人打起车帘,另一人便伸手搀扶车中贵客。
“免了。”吕不韦拨开了那只雪白丰腴的手臂,跨步下车,“云庐。”
一名胡服虬髯的男子殷勤迎来:“云庐在后,主人请随我来。”
胡寓散漫宽敞,与中原寓所大异其趣。进了灯火煌煌的门厅,便是一条宽约三丈长约一箭之地的竹篱甬道,胡人呼为箭道。常有客商酒后技痒,便在尽头栽一草靶炫耀箭法。穿过甬道,便是一片数十亩地大的绿油油草地,挺拔的胡杨疏密有致地围出了大大小小诸多“院落”,一盏盏风灯在林间院落闪烁飞动,风灯之后的帐篷便是胡寓独特的客房。
穿过一条幽静的林间小径,便见两盏风灯吊在两根拙朴的青石灯柱上,“云庐”二字随风摇曳,恍惚间便是阴山牧场一般。进了灯柱一箭之地,便是一大三小四顶帐篷。虬髯男子在中间一顶白色大帐前停下脚步,昂昂拱手道:“禀报主人:云庐六亩草地,右帐三名侍女,左帐两名炊师,后帐是主人家老仆役。若有不时需求,摇动帐前风灯,奴仆即刻便到。禀报主人,禀报完毕!”
“胡人也学得周章。”吕不韦笑着一挥手,“三侍女退去,右帐留下。”
“主人!”虬髯男子顿时红脸,“三女白得像阴山雪,嫩得像岱海草,温顺得象绵羊,酸热的马xx子像汩汩泉水!主人要退,便是瞧不起我岱海林胡!”
哈哈大笑一阵,吕不韦突然压低声音道:“生意成交之后再要。不少你金。”
“嗨!”虬髯男子昂昂一声,便大步去了右帐。此时安置好车马的黄衫老者正好赶来,便在右帐外与虬髯男子嘀咕得几句。片刻之后,三名胡女便欢天喜地地跟着虬髯男子去了。
进得大帐一踏上六寸厚的羊毛地毡,吕不韦周身便是一阵酸软,不由分说便躺倒在地长长地伸展了一番。黄衫老者轻步进帐,叹息一声便道:“先生实在该有个女仆也。老朽之意,这便物色一个胡女进来。”吕不韦骤然翻身坐起,笑道:“展个懒,却于女仆何干?”黄衫老者歉疚道:“先生万金之身,出行唯带老朽一人,身边诸事多有不便。老朽之见,一剑士、一女仆必不可少。”吕不韦思忖片刻道:“女仆作罢。剑士倒是有一个也好,只是一时尚无适当之人。”
“老朽之见,荆云义士便最好。”
“荆云?大材小用也。”吕不韦摇摇头却又恍然,“对也,请他举荐一个。”
“好,此事老朽办理。”黄衫老者笑道,“先生疲惫若此,晚餐用些甚个?”
“疲惫个甚?”吕不韦心不在焉地一挥手,“胡饼羊骨汤,薛甘醪。”老者转身正要走,吕不韦却又突兀一句,“今日之事办得好!居所清楚了么?”黄衫老者恍然笑道:“些许小事,先生竟如此记挂?一切都清楚了,老朽明日禀报。”吕不韦摇摇手:“不,晚餐用完便说。”老者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便出帐去了。
片刻之后,一大盆浓稠雪白的羊骨汤、一盘黑厚劲软的燕麦饼、一桶异香弥漫的甘醪便捧进了帐篷。吕不韦狼吞虎咽一阵,顿时便是周身汗水,起身在后帐用热水一番沐浴,换上一领宽松的丝绸大袍,便唤来老总事会商。半个时辰后,黄衫老者匆匆出了云庐。吕不韦也漫步出了白色大帐,悠悠然进了树叶哗哗的胡杨林。
虽是初秋,邯郸的清晨却已经有了几分萧瑟的凉意。
一辆极是寻常的两马缁车出了岱海胡寓,几经曲折便辚辚驶进了一条隐秘幽静的长街,长街将尽,又骤然折进了一条石板小巷。小巷尽头又是一折,缁车便戛然刹住了。驭手回首低声道:“禀报先生:巷套巷,道窄不能回车。”车中一声咳嗽,一个白衣散发人走下车来,对驭手低声吩咐了几句,缁车便丢下白衣人辚辚折了回去。
白衣人站在巷口一番打量,不禁便皱起了眉头。这条深藏长街之后的小巷煞是奇特:两侧是一色清森森的石板墙,高得足以遮挡四周屋顶的视线,原本便只有一车之路的小巷,在高墙夹峙下便成了一条深邃的峡谷;小巷口守着两棵冠盖硕大的老榆树,枝杈伸展相拥,将深邃的巷道峡谷变得一片幽暗,若是路人匆匆而过,站在老树之外绝然看不进巷口一丈;老榆树的叶子已经开始飘落,零星黄叶在巷中随风飞旋,沙沙之声更是倍显出落寞空旷。
思忖片刻,白衣人终是踏进了幽暗的巷道。
走进小巷丈许,一股腐叶气息便扑面而来。分明是石板巷道,脚下却没有丝毫声息,静得使人心跳。低头打量,年复一年的落叶已经堆起了两三尺深,惟有中间的腐败落叶有隐隐足迹,算是一条不甚明显的小径。几乎用不着揣摩,便知这条小巷极少有人进出。白衣人无声无息地走得一阵,蓦然便见右手石墙中一个门洞,一片黝黑的物事牢牢镶嵌在两边石墙之中。仔细一看,黝黑物事竟是两扇坚实的木门,门厅入深三五尺,外边还有三级台阶。
白衣人略一思忖,便用力拍门:“开门,我是债主——”
连喊数声,黝黑的铁包木门才咣当打开一方小窗,一个红衣小吏模样的中年人探出头来将来人端详一阵,便拉长了声调:“公子欠你账了?几多呵?”
白衣人愤愤嚷了起来:“这个公子欠债不还,还住得如此僻背,若不是我下势跟踪,谁个能找到这狗也嗅不出的巷子!快还我来,你等护着他我也不怕!我是外邦商人,我有邯郸官署的经商官文……”
“聒噪个甚!”红衣吏沉着脸,“说!欠你几多?”
“百金之数!长平大战时借的,快十年了。若是目下谁借他?”
“聒噪!”红衣吏又是一声呵斥,“说!关金几多?”作势便要关窗。
“且慢。”白衣人顿时一脸笑容,“依着讨债行情,讨百出五,门关便是五金。可我怕一次讨不回,便做常索之想,不能让秦人占了便宜。我要常来,便付关金五十。”
“好!拿将过来。”红衣吏作势又要关了那窗。
“来了来了。”白衣人连忙递上一只锵锵响又沉甸甸的精致皮袋,脸上却是一副心疼不忍的模样。红衣吏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先生当真可人。实话说,你不会有亏。若是没有我等酒钱,不说欠你百金,便是欠你万金,你也休想跨进这门洞半步!明白?”
“何消说得!”白衣人一拍胸脯,“只要买卖顺畅,你等酒钱在下包了!”
大门嘎吱吱大响着拉开,红衣吏在门洞一脸神秘地压低声音道:“此人虽穷,脾气却古怪,若有不测,你只大喊一声,我等弟兄便来。左右小心。”
白衣人答应着便走进了庭院。这座庭院虽很狭小,却是四面高房,中间一方天井,险峻幽暗得与门外石板巷绝无二致。天井中零乱安着几方石案石凳,显然是看守吏员兵士们吃饭的场所。绕过庭院影壁,便是半个杂草丛生的小院。院中停着一辆破旧的黑篷车,正北三开间大屋,廊柱油漆斑驳脱落得破庙一般。廊下晃悠着一个老人,衣衫褴褛内侍模样,正在一只大燎炉前生火,潮湿的木柴烟气缭绕,薰得老人咳嗽不止。
白衣人一拱手高声道:“行商债主请见公子,烦请通禀。”
衣衫褴褛的老人中转过身来,呆滞的目光盯住来人,便仿佛打量一个天外怪客。良久,苍老的声音终是从烟雾中飘了过来:“足下何人?要见公子?”
“十年前胡寓痛饮,公子心知肚明!”白衣人昂昂高声,其势竟似不胜其烦。
老内侍擦了擦被烟气薰呛出的泪水,默默向幽暗的大屋中去了。片刻之后,便听大屋中高声嚷嚷:“岂有此理!甚个胡寓?教他进来!穷得叮当,我却怕甚!”白衣人听得嚷叫,回身看一眼靠着影壁瞧热闹的红衣吏,狡黠地招手一笑,不待老人出来,便赳赳大步走了进去。
幽暗的正厅空旷得只有一榻一案,黑瘦苍白的年轻公子兀自在烦躁地嚷嚷着,突见白衣人背光走进,竟一个踉跄几乎跌倒:“你你你,你不是那人么?我甚时欠你金了?”见白衣人只是瞄着他上下端详,便又是一阵嚷嚷:“你要讨人情?我却不认!我活着不如死了好,不领你情分!你要不忿,院中那辆破车还有那匹瘦马,都给你!”
“公子少安毋躁。”白衣人微微一笑,声调却是醇厚平和,“此前之言,自是虚妄,皆为请见公子而出,尚请见谅。实不相瞒,我乃濮阳行商吕不韦。见过公子。”说罢便是深深一躬。黑瘦苍白的年轻人愣怔了,看着这个气度沉稳衣饰华贵的人物,两只细长的秦人眼眨动得飞快,终是板着脸冷冷道:“足下请回,嬴异人无生意可做。”
“在下欲大公子门庭。”吕不韦突兀一句。
“如何如何?再说一遍?”嬴异人嘻嘻笑着,只上下打量吕不韦,心中便飞快地思忖着如何应对这恶毒的捉弄。
“在下可大公子门庭。”吕不韦一字一顿地又说了一遍。
嬴异人苍白的面容突然涨红,竭力压抑着怒火揶揄地笑了:“大我门庭?请先自大君之门庭,而后再来大我门庭可也。”
“公子差矣!”吕不韦认真地摇摇头,“我门待公子之门而大,故得先大子门。”
嬴异人微微一怔,思忖良久,深深一躬:“愿闻先生高见。请。”
此时,门外老人搬进了终于生好火的大燎炉,阴冷潮湿的大屋终是有了些许热气。只有一张破旧的长案,两人便对头跪坐在同样破旧的草席上。嬴异人吩咐一声“上茶。”便有一名铅华褪尽满脸褶皱的干瘦侍女走来,用一个漆色斑驳的木盘捧来了几色煮茶器具,却只跪坐在铜炉前低头不语。
“煮茶。愣怔个甚?”嬴异人不耐地叩着破案。
“禀报公子:没,没茶叶。”干瘦侍女声音细小得蚊鸣一般。
吕不韦爽朗笑道:“此地阴冷,大碗热白开最好不过也。”满面愧色的嬴异人这才回过神来道:“快,烧开水去也。”干瘦侍女连忙便匆匆去了。
“困厄若此,先生见笑也!”嬴异人长长地了叹息一声。
“龙飞天海,尚有潜伏之期,公子一时之困,何颓唐若此?”
“先生有所不知也。”一语未了,嬴异人便是涕泪唏嘘,“我十六岁尚未加冠,便入赵为质,至今十二年过去,已经二十八岁也!自长平大战开始,我便形同监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死不活地在这座活坟墓中消磨。我虽盛年,却已是两鬓白发,心如死灰……巷口那两棵老树都快要枯萎了,年年败叶,岁岁死心,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一语未了,嬴异人竟是伏案大哭。
良久默然,吕不韦慨然一叹:“鱼龙变化,不可测也!不韦只问:公子一应王器是否在身?其中有无老秦王亲赠之物?”
嬴异人点点头:“赵人当初搜刮了所有钱财,惟独此等器物一件未动。我派老内侍几次拿去市卖换钱,竟无一人愿买。却是奇也!”
“奇也不奇,日后自明。”吕不韦笑得一句,便肃然叮嘱,“此等器物,公子当妥为收藏,万物轻忽市易,更勿随手送人。”
“好,记住了。” 吕不韦低声道:“此地不宜久谈,三日后我请公子做客再叙。”
“难也。”嬴异人连连摇头,“我要出巷,便须平原君老匹夫说话,来回折腾半个月,也讨不来放行牌一张。”
“此事公子无须上心,只养息好自己为是。”说话间吕不韦已经站了起来一拱手,“我便告辞。无须送。”嬴异人尚在愣怔,吕不韦已经出门,在门廊下对老内侍低声几句,便领着老人去了。大约一个时辰,老内侍便赶着那辆破车咣当咣当地回来,竟卸下了几大麻袋物事。干瘦的侍女嘿嘿直笑,忙得脚不沾地,片刻间庭院中便弥漫出久违了的肉香菜香与酒香。嬴异人饥肠辘辘,没饮得一碗便醉了,软软倒在榻上犹兀自喃喃:“怪也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