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棠苑的秋色是醉人的,华阳夫人终日徜徉林下,竟是每每忘归。
甘棠者,棠梨也,古人亦呼杜梨。说是梨,太小,味涩而酸,除了酿酒,很少人吃。便是这果实不起眼的甘棠,却有两样非凡处:一是材质奇绝,叶可染布,木可制弓,果可酿酒,通身一无废物。二是花儿开得绝美,白棠似雪,赤棠鲜红。万木苍黄的八月秋日,雪白血红的棠梨之花便如火如荼般灿烂燃烧起来,时有片片黄叶坠地,直将凄凉美艳在萧瑟秋风中淋漓尽致地一片挥洒。
天下甘棠之盛,莫如中原的殷商故都朝歌。当年周武王统率红色大军与殷商的白色大军血战朝歌郊野,雪白血红茫茫交织,殷商国人便说是甘棠遍野如火如荼。从此便有了“如火如荼”这句民谣般的老话。周灭商后,仁慈的王族大臣召伯巡视殷商遗民,常常在已经成为焦土废墟的朝歌城外的甘棠树下与农夫工匠盘桓。庶民感念召伯,便有了那首流播天下的《甘棠》: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
自举族随宣太后进入秦国,华阳夫人便爱上了中原的棠梨之花,每逢秋日便整日漫步林间,看着如火如荼的花海,看着飘零坠地的落叶,便有万千滋味凝聚心头。在太子府的妻妾群中,华阳夫人是孤独的。所以孤独,不仅仅是她的深居简出,更在于一种奇特的尴尬。论身份,她是太子正妻。论爵次,她是夫人。无论是礼法还是传统,她本当都是毫无争议的主内掌家,太子府的所有女人都当属她辖制。但是,一个致命的缺失却使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
为人妻二十三年,她没有生下一儿一女。
礼法有定:正妻生子为嫡子,嫡长子便是本门法定承袭人;其他嫔妾所生子女,即或年长排行在先,也不能取代嫡子的位置;若正妻没有子女,便要在其他嫔妾所生的“庶子”中遴选出一名做嫡子,承袭本门基业与荣耀。因了始终无子,她在太子府的地位便渐渐微妙起来。在嬴柱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一切都风平浪静,她还劝嬴柱多纳嫔妾多生子,以利将来选贤立嫡。然自嬴柱做了太子,一切利害关联便骤然放大了:正妻眼见便可能成为王后,嫔妾们若不能成为夫人、世妇、八子等封爵女官,便要永远的沉沦为冷宫活寡;谁是嫡子,眼见便能成为储君成为国王,若是庶子,便注定要成为苦做功劳的臣民。利害天壤,原先潜伏的种种龌龊便如洪水般大肆泛滥了。
嫔妾们个个美艳,且大都生有一两个儿女,于是便生出了觊觎之心,纷纷图谋取她而代之。战国之世礼法原本松弛,宫廷女眷们的地位也如同朝堂臣工一样,没有一成不变的定规,人事随时随地都可能新旧代谢。卑微者以能才取代高位贵胄,从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远者不说,秦孝公之后的秦国宫廷便是一路的天翻地覆,毫无常理。
孝公与胡人宫女交,生子便是秦惠王,若非胡人宫女自己出走,这个胡女便是国后了。惠王正妻惠文后有才无子,将胡女嫔妃所生的嬴荡认了嫡子,做了太子,那个胡妃便莫名其妙地病逝了。惠王的另一个嫔妃,楚女芈八子生子嬴稷,也因于惠文后不和,便母子双双去燕国做了人质。嬴荡举鼎骤然惨死,纵横宫廷一生未败的惠文后,便在芈八子母子回秦后莫名其妙地寿终正寝了。芈八子原本是楚国为结好秦国而献给秦惠王的远支王族女子,入宫一直是“八子”的低等女爵,然其才具过人,机敏干练泼辣,理乱定国而摄政,便成了赫赫大名的宣太后。因了宣太后因由,秦宫从此多楚女,楚女与胡女便成了秦国宫廷的两个大群。秦昭王的嫔妃中有六名楚女,王后自然也是芈姓楚女。秦昭王立的第一个太子嬴倬,便是楚女王后的亲生长子。
嬴倬三十岁病死,多年之后,封爵安国君的嬴柱才被立为太子。
由庶子而安国君,由安国君而太子,嬴柱的煌煌飞升,其功全在母亲。嬴柱的母亲是秦宫女子中又一个另类。她本是唐国女子,也是“八子”低爵,号为唐八子,娇小玲珑得玉人也似,聪颖有学,性情可人,很得秦昭王宠爱。然若仅仅是宠爱,远远不足以促成孱弱的嬴柱由庶子而成为太子。毕竟,床第风情与诸般才艺,王宫女子们争奇斗艳各领风骚,谁也说不得独占鳌头。面对奔放率真的胡女与火热柔腻的楚女,一个娇小得如同自己故国一般的唐八子,却有着非凡的应对。先是以才情得宣太后器重,继而以课督诸王子修业得秦昭王赞赏,在蜀侯嬴煇屡次发难之际,她都保持了颇具大家风范的包容与忍让,从来没有明火执仗地汹汹纠缠。更为难得的是,唐八子在诸般争斗的宫廷纠葛之中,犹能在老秦王面前一如既往的纯情娇媚,除非老秦王询问,自己从来不诉说委屈是非,只全副身心地侍奉老秦王舒坦。与朝中权臣也从来没有任何交往,只督责儿子嬴柱修身力学培植王孙。老秦王大是感慨,曾经几次对嫔妃们说:“唐八子才不及太后,德犹过之。你等但如八子,宫廷安矣!”
有了唐八子,便有了安国君,有了新太子。有了安国君,有了新太子,也便有了眼见将成事实的唐太后。子以母贵乎?母以子贵乎?在风云诡谲恩怨似海的深深宫闱,谁却能说得清楚?
华阳夫人之难,却是比惠文后宣太后唐八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宣太后唐八子都有赖以寄托的儿子,她没有。惠文后虽然没有儿子,但却有着老秦人的根基势力,更有着德才兼备的朝野口碑。这两点,她都没有。然则事有奇正,华阳夫人也有着自己独具一格的过人之处,否则她早已经没有资格为立嫡忧愁了。华阳夫人的独具一格,在于吴女特有的柔媚细腻舒缓,除了对国事一无才思,诗琴歌舞却是天赋过人无一不精,加之卧榻之上风情万种,太子嬴柱每与相处,便觉大是享受。
然真正使嬴柱离不开她的,却是她的医护之术。也是天意玄奥,华阳夫人的父亲也是羸弱多病之身,她从小便熟悉病榻,不知不觉竟跟着府中白发苍苍的老医士学会了诸多救急医护之法,且操持得极是纯熟。初入太子府,聪慧过人的她便嗅出了风中飘荡的草药气息,嗅出了夫君身上的独有病味儿。
新婚合卺,嬴柱大汗淋漓地奋力耕耘着柔嫩肥美的处子沃土,却突然从她胸脯上软软地滑了下去。顾不得身下一片飞红,顾不得说不清的痛楚与喜悦,她连忙翻身爬起,湿漉漉的身子便贴上了嬴柱,嘴对嘴的大呼大吸,待夫君稍有喘息,又是两支雪亮的细针捻进了中府、阴陵泉两处大穴,再将一颗硕大的蜜炼药丸咬碎用舌头顶进了夫君嘴里。仅仅是小半个时辰,嬴柱便又生龙活虎地扑到了她身上,那一夜,她连声音都喊哑了。事后嬴柱越想越惊奇,问她不召太医不害怕么?她却只是柔柔一笑:“裸身相拥,要太医看么?侬毋晓得,太医治病,救急医护却比不得我了。”嬴柱大是欣慰,从此便对身边侍从有了一道秘密指令:在外但有不测,立即告知夫人!
惟其如此,对于正妻地位,华阳夫人丝毫没有感到几多威胁。使她真正上心而生出忧虑者,便是立嫡,没有满意的嫡子,她终究是没有归宿的……
“哟!小妹却好兴致,害我好找耶!”
华阳夫人蓦然回身,只见雪白血红的棠林深处倏然飘动一幅嫩绿,便笑着迎了过来:“华月姐姐有得空了?侬毋晓得,小妹正想姐姐呢。”绿裙女子正是华月夫人,高声大气笑道:“哟!偏你嘴儿甜,只哄得老姐姐高兴。”华阳夫人娇笑道:“谁教姐姐能事了?侬毋高兴,我却靠谁了?”说罢便亲昵地拉起了华月夫人的手,“来,姐姐茅亭下坐了,小妹给你操琴唱歌,我自写辞的《甘棠》,侬听听如何?姐姐只说,上茶上酒?”华月夫人进得茅亭,便用雪白的汗巾匆匆沾拭着额头与红扑扑的脸膛,一边笑道:“不茶不酒不听唱,都改日了。今日老姐姐一路赶来,只讨个话便走,没忒多工夫听你悠悠磨叨。”华阳夫人娇嗔道:“自来有事都是姐姐了断,我只听命便了,何时要讨我话了?”华月夫人咯咯笑着将华阳夫人摁到了石墩上:“哟!谁教你有个好夫君也!小事老姐姐做得主,你的大事不听你听谁?”华阳夫人顽皮地做个鬼脸:“耶!好夫君我又没得独占,姐姐倒是分得开。”“小妮子!”华月夫人红了脸一点华阳夫人光洁的额头突然低声,“林中没有别个人么?”华阳夫人连连摇头:“没没没,除了棠梨便是我,侬只说也!”
华月夫人低声说了半个时辰,末了笑道:“如何?只看你主意了。”
华阳夫人咬着嘴唇默然一阵,长吁一声道:“姐姐主意无差,方今也只这一条路了,通不通都得试试。知人任事,小妹不如姐姐。姐姐但信得此人,便是他了。”
“老姐姐信!”华月夫人一拍石案,“此等事宜私不宜官,老蔡泽反倒束手束脚。此人只要探清异人底细详情,回秦事老姐姐再来设法。他纵有诈,老姐姐也留得一手!”说罢又是一阵低声密语。
“姐姐也忒狠了些。”华阳夫人笑了,“好,但凭姐姐主张便是。”
“他只实在,我便没事,老姐姐晓得火候。”华月夫人站了起来,“你只转悠去了,别慢腾腾送我。”说罢一阵轻风,嫩绿的裙裾便倏忽消逝在雪白血红的棠林去了。
次日清晨轻霜洒地,淡淡薄雾笼罩了关中原野,太阳爬上山巅,山山水水便是无边无际的朦胧金红。秋色迷离之中,一艘黑帆小船悠然漂出了沣京谷口,直向东南而来。行得三十余里,前方大水苍茫,一线沣水便溶进了浩浩渭水。再行片时,咸阳南门箭楼隐隐在望,一道长龙般的白石大桥横卧渭水,轻霜薄雾中恍如天上宫阙。大桥两侧舟船云集樯桅如林,四片码头排开两岸,上下连绵二十余里,仿佛整个原野都成了茫茫水城。轻舟东来,遥遥便闻卸货号子声靠岸离岸呼喝声渡客相互召唤声桥上桥下车马声不绝于耳,熙熙攘攘热气腾腾的一片大市,纵是秋风寒凉霜雾迷离,也没有了萧瑟之气。
大桥西侧乃上游码头,船只稍许稀少,一艘高桅白帆大船便分外显眼。黑帆小船渐渐靠近,船头便是一长两短三声清亮的牛角号声。高桅大船立即飘出一面白色大旗,同时两声悠扬号角,大船侧舷一只白旗小舟便倏然漂出,向黑帆小船迎了过来。片刻之间两舟相会,一个绿色身影跨过船桥,白旗小舟便飞快地靠上了高桅大船。
三声悠长的号角,高桅大船上便是一片高呼:“迎我大宾,四海同心!”
“哟!呼喝一片,先生规矩倒是大了。”一领绿色斗篷的女子在船头笑了。
吕不韦一拱手笑道:“商船老规矩:但有客官,便同船大礼,原是个和气生财。仓促之间未及更改,夫人见谅。”
“新鲜热火,也是商旅本色,改个甚来!”
“请夫人入舱就座。”吕不韦侧身一让,一名楚衣少女便走过来一礼,说声夫人随我来,便将华月夫人领进了大舱,西门老总事却守在了舱门口。
进得舱中也不见吕不韦吩咐,楚衣少女倏忽之间将一切打理妥当,便飘然去了,简洁密闭的船舱只弥漫着一片茶香。华月夫人打量一番笑道:“先生这商旅做得有气象,一个使女也如此能事,少见呢。”吕不韦笑道:“此女茶道最佳,夫人品尝这震泽绿茶如何?”华月夫人这才注意到案上茶盏,只见羊脂般的白玉盅中一汪柔和的碧绿,看得一眼便是舒心,端起饮得一口,便是啧啧连声地惊叹:“哟!好茶!香得清正,醇得温厚,绿得醉人!”吕不韦爽朗大笑:“夫人行家也!大得震泽绿春之神韵,在下服膺。”华月夫人便连连摆手道:“这几句是我学来的,不作数。要说鉴赏震泽绿春,天下只怕莫过我那小妹了,只可惜她没这口福了。”吕不韦笑道:“商旅道专一地周流财货,此等事却是方便。不韦已为夫人备得一萝震泽新绿春,夫人尽可与小妹共品。来春三月,便有真正的上佳春茶了。”华月夫人顿时一拍案笑道:“哟!不早说,我可没带一萝半两来也!”吕不韦哈哈大笑:“好说也!有账便是,届时本利一次算。”
笑谈之间,华月夫人饮得一盏茶下,那名楚衣女仆便恰倒好处地飘了进来斟得一盏,便又飘然去了。华月夫人倏然正色道:“先生大舱漏风么?”吕不韦微笑道:“商战多秘事。此舱乃不韦密室,三重坚木密闭,惟舱门家老、屏后使女与在下三人,夫人尽可放心。”华月夫人一点头道:“如此便好。”说着离案便是深深一躬,“我有一事托付先生。”
“夫人但说便是,在下何敢当此大礼。”吕不韦连忙也是一躬。
“先生入座,且听我说。”华月夫人坐回案前罕见地字斟句酌着,“前日说起在赵为质的异人公子,原本是我门亲侄儿。老身夫君早亡,膝下无子,意欲收异人为嫡,承袭我门根基。奈何秦法有定,王族子弟过门立嫡,须得王室核准其才德阅历,以免贻误他门功臣。故此,老身欲托先生,在邯郸查勘异人公子言行操守,越细越好,尽报老身。不知先生为难否?”
“此事原是不难。”吕不韦思忖点头,“只在下不甚明白,邯郸之秦商势力颇大,夫人何舍近求远而托付在下?”
“哟!先生好精明。”华月夫人笑了起来,“你是说老身何不动用秘密斥候?那倒不难,可那得老秦王手诏。再说了,踏勘人物,官府的斥候小吏也未必做得好,万一有差,再托他途反倒不便。先生能事明大义,托付先生,比官府牢靠多了。”
“夫人信得不韦,不韦便受托了。”
“这才是先生!”华月夫人朗朗一笑,便从绿裙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铜匣打开,取出一方黑玉制物,“先生可知这是何物?”吕不韦摇摇头:“玉佩万千,无人能尽识。”华月夫人拿起黑玉信手一晃,舱中灿然划过一片蓝光:“先生可知黑冰台?”吕不韦道:“风闻而已,不甚了了。”华月夫人笑道:“先生以商旅之身受托,难保没有诸多不便,若有为难处,可持此符到邯郸岱海胡寓求助。”说着递过玉符,便笑吟吟盯住了吕不韦。
吕不韦心下猛然一跳——岱海胡寓是黑冰台邯郸根基!脸上却呵呵笑道:“在下持此玉牌,岂非也变成了秦国官身?此事岂非也成了国事?”
“哟!先生却是呆。”华月夫人竟带着三分娇嗔,“若是国事何须先生?这是我族私牌,老身一族弟在邯郸效力,私牌只可动他一人,左右保你有个援手便了,与国事无关。”吕不韦便接过玉牌一拱手笑道:“夫人周详,不韦谢过。”华月夫人笑吟吟又饮了一盏震泽绿茶,便站了起来:“正事已了,我便告辞了。”恰逢楚衣女仆又飘进来斟茶,华月夫人便笑道:“先生好消受,只可惜老身没有此等一个侍女了。”
吕不韦大笑一阵道:“莫胡,拜见夫人了。”
“小女莫胡,见过夫人。”楚衣女仆一口楚语,盈盈便是一拜。
“哟!起来起来,湘楚人氏么?”
“洞庭郡南,湘西屈氏封地。”莫胡红扑扑的脸膛分外的动人,“屈原大夫投江,族人便星散了,我族逃到了胡地草原……”
华月夫人便是粗重地一叹:“哀哉楚人,何其多难!”
“不想夫人与莫胡竟是同乡,难得也!”吕不韦感喟一句笑道,“夫人喜好吴茶楚菜,莫胡正精于茶道,通晓楚菜,便将莫胡借给夫人如何?”
“哟!先生好大器。”华月夫人开心得一拍手,“不作兴送给我做个女儿!”
吕不韦大笑:“莫胡,夫人要认你做女儿了,你却如何?”
“女儿拜见母亲!”莫胡一头便叩了下去。
“哎哟,还当真拣了个女儿,快起来!”华月夫人一脸灿烂,“可要说好,莫胡若在老身处不惯,先生要许她回来了。”
“自当如此。原本便是借了。”吕不韦转身向舱门高声吩咐,“西门老总事,那只轻舟给莫胡姑娘,许她随时回我商社。”舱门外一声答应,一阵脚步声便去了。
华月夫人道了告辞,莫胡便搀扶着华月夫人出了舱门。华月夫人笑道:“你也不收拾一番自个衣物零碎,便如此跟我走么?”莫胡笑道:“轻舟便是我的家,物事都在船上呢。”华月夫人回头笑道:“还是先生虑得周全,有了我这女儿,线便扯紧了。”吕不韦笑道:“天意如此,在下只是听凭夫人吩咐了。”华月夫人便扑闪着大眼笑了:“哟!谁听谁,老身可是还没吃准呢!”一阵笑声,三人便上了船头。
此时霜雾已散,西门老总事正在侧舷摆动着白旗调遣船只。华月夫人向下看去,便见自己的黑帆小舟旁泊着一艘打造得极为精巧的白帆轻舟,似乎比自己的五人小船还小了些许,便问:“这轻舟可有水手?”莫胡笑答:“没。我自个驾船了,采茶买菜都是它。”华月夫人惊讶道:“采茶?哪里采茶?”莫胡笑答:“每年开春,我都随大商船南下楚吴,驾着这只轻舟上震泽东山岛采茶呢。”华月夫人不禁脱口赞叹:“哟!没看出还当真楚姑一个了!”吕不韦便是微微一笑:“夫人,不韦或可有谋,然却无假也。”华月夫人明朗笑道:“只要是个真人,老身决然不负先生。”
此时两艘小舟并行靠近大船,莫胡搀扶着华月夫人下了侧舷板桥,在黑帆船头深深一躬:“母亲慢行,女儿驾舟随后了。”便轻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侧旁丈许的白帆轻舟之上。大船侧舷的吕不韦向黑帆小舟遥遥一拱手,大船便是一声高呼:“送我大宾,其利断金!”呼声落点,西门老总事白旗挥动,两艘小舟便悠悠去了。
“起锚。”吕不韦轻轻一声吩咐。
大商船悠悠然漂离码头顺流东下,出咸阳过栎阳再过下邽,一天晚霞的时分,便进入了林木苍莽的陕塬河道。吕不韦站在船头,白衣飘飘极目远望,便见陕陌山塬万木秋色,浩浩大河在山塬东尽头铺开,两岸苇草茫茫起伏,抖动着一片无边无际的粼粼锦红。
这个华月夫人实在是个人物,既干练实在又扑朔迷离,一时竟是难以揣摩得透。实在说,托付探听嬴异人,原是正中下怀,吕不韦自然不会拒绝。然则,吕不韦心下总是飘荡着一丝不安——华月夫人似乎隐隐约约地揣测到了什么,似乎料定了吕不韦不会拒绝,既是明晰托付,又是隐约防范,抛出一个“黑冰台族侄”便是最大的玄机!吕不韦久做兵器盐铁大宗生意,在商旅道也是最需要防范各国暗劫的。为此,吕氏商社对天下七大战国的“秘兵”历来探听得一清二楚,赵国黑衣、魏国苍獒、韩国铁士、燕国虎骑、齐国海蛟、楚国吴钩、秦国黑冰台。对秦国黑冰台虽然不如对山东六国“秘兵”那般了如指掌,却也是大体熟悉。比较而言,秦国对秘兵掌控最严。自秦惠王与张仪创制黑冰台,便严令黑冰台只隶属丞相府行人署,只涉外事,严禁干政。黑冰台之调遣,以开府丞相奉秦王秘密兵符为准,其余任何权臣不得介入。目下,连蔡泽这般已经是封君开府的丞相,尚不能得秘密兵符调遣黑冰台,一个华月夫人,竟能以族中长辈名义调遣一个黑冰台武士?吕不韦相信,这个精明的夫人不会是故弄玄虚无中生有,然则果然属实,这其中便大有文章!蓦然之间心下一抖,吕不韦便觉得云雾之中似乎有一双深邃的眼睛遥遥俯视着一切……
正在兀自出神,吕不韦却闻前方一阵似吟似唱的歌声遥遥传来:
大道将成兮天地无情 陶朱泛舟兮其心难平
随着一声激越的长吟,便见北岸茫茫苇草中倏然荡出一只独木小舟,舟头一人红衣散发斗笠长桨,横在河面竟是厉声一喝:“吕不韦!尔竟不辞而别!”
吕不韦拱手一阵大笑:“纲成君,做截道生意么!”
“老夫要事,你只下来!”蔡泽的声音尖亮地回荡在河面。
吕不韦转身下令:“放下轻舟,大船如旧行进。”片刻之间,大船侧舷漂下一叶小舟,吕不韦攀着绳梯下到水面处跃上小舟,径自操桨便荡了过来。靠近蔡泽小舟,吕不韦高声笑道:“纲成君,我这里有两坛老酒,过来如何?”说话间两只小舟并拢,吕不韦已经用长钩搭住了独木舟,蔡泽黑着脸道:“我船漂走了你却赔么!”吕不韦哈哈大笑:“这叫两头钩,卡住船帮,两船便是一体,只过来便是。”蔡泽嘿嘿一笑:“商人毕竟有门道。好!老夫过来也。”纵身大步跨越,却是一个趔趄坐到了吕不韦对面,两人不禁一阵大笑。
吕不韦轻轻扶橹,又将小舟荡进了茫茫苇草,便坐下来提过两坛酒打开:“纲成君,吕氏老家酒,一人一坛了。”蔡泽接过扬起脖子咕咚咚喝得几大口,说声好酒,便喘息着道:“那个华月夫人,有托于你了?”吕不韦一笑:“纲成君此话何意?”蔡泽却只黑着脸:“你只说,是有是无。”“有。”吕不韦一副坦然,“私事相托,有违秦法么?”蔡泽便是嘿嘿冷笑:“遴选储君,好大私事也!”吕不韦笑道:“夫人所托,捎书问事而已,并非教不韦遴选储君。纲成君,有事直说便了。”蔡泽锁着眉头冷冷道:“今日我被急召章台,老秦王只一句话:异人之事,宜私不宜公,君可徐徐图之。你只说,此话何意?”
吕不韦思忖道:“纲成君之意,是老秦王密令?” “说不得。”蔡泽又是冷冷一句。
“便是老秦王密令,与不韦何妨?”吕不韦笑道,“为各国捎带传书问事,商旅道上比比皆是。便是纲成君,又何至如此不安?”
“商旅之道,怎知其中奥秘!”蔡泽喟然一叹,“你只想,‘徐徐图之’其意何在?还不是要老夫撒手!既要老夫撒手此事,便当重新开府领政,可又没有明诏,丞相府还在太子嬴柱手里。你便说,老夫不是分明被闲置了?你自是不急!”
“事中迷矣!”吕不韦不禁哈哈大笑连连摇头,“不韦远观,这却与纲成君事权无关,无非目下稍闲而已。若无意外,一年半载间,纲成君依旧是开府丞相。”
“何以见得?”蔡泽立即追上一句。
“帝王执掌公器,事理之心却于常人无异。”吕不韦侃侃道,“纲成君但想,老秦王旦夕无定,何尝不想看看这个老太子处置政务之才干?若仅仅镇国,下有丞相,上有秦王,太子便是优哉游哉!借立嫡之机闲置丞相,一肩重担压给太子,老秦王所图谋者,便是要看太子能否担得繁剧国务。足下爵位擢升反而闲置,看来不可思议,实则却是老秦王暗伏的一着妙棋:权臣淡出,但有国乱,便是安邦砥柱也!”
“噫——!”蔡泽奋然中透着狐疑,“老秦王何不明言?”
一阵默然,吕不韦生生咽下了冲到口边的一句话,只是淡淡一笑:“权谋之心,鬼神难明,不韦何能尽知?”
蔡泽遥望着西天晚霞,兀自喃喃道:“莫非也不放心老夫,要试探老夫临危应变之担魄?然则让老夫自己揣摩,也不怕诸事不备临危抓瞎?老秦王,说不清说不清也。”吕不韦看着蔡泽又是淡淡一笑,依然没有说话。
“不韦啊,”蔡泽叹息一声,“老夫看来,你似商非商,倒是从政之才也!”
吕不韦不禁哈哈大笑:“就事论理罢了,纲成君折杀我也。”
蔡泽突然正色道:“余事不说,老夫截你,是有事托你。”
“噢——?”吕不韦大感意外。
“请在邯郸着实查勘,有无近期秘密接回异人公子之路径?”
“秦有黑冰台,何须我做秘密斥候?”
“黑冰台?”蔡泽冷冷一笑,又恢复了惯常口吻,“赵国还有黑衣!再说,黑冰台要老秦王秘密兵符兼手诏,方能启动。老夫却只想动用属下之力,秘密了结此事。只要异人公子回秦,这番立嫡纠葛便告完结,老夫便只安心做丞相治国了。”
“纲成君,还是水到渠成者好。”吕不韦少有的正色一句。
“你自不急!”蔡泽张红着脸,“名士当国,陷在此等泥沼云雾中成何体统?百年以来,计然派唯一为相者,便是老夫!若不能治理出一个富强之邦,计然派声誉何存?李冰已经修成了都江堰,蜀郡大富!若不能在关中大兴水利,纵立得一个好秦王,老夫却有何颜面做这个丞相!”
良久默然,吕不韦淡淡一笑:“纲成君如此想,不韦便受托一试了。”
“好!”蔡泽哈哈大笑间一拱手,“老夫去也。”
秋日的晚霞消逝,独木小舟倏忽融进北岸黝黑的陕塬,一轮明月便悠悠然挂在了山头。吕不韦望着秋月愣怔良久,方放舟而去,在三门大峡追上大船扬帆东下了。

秋分时节,蔡泽又一次被秘密召进了章台。
一到书房廊下,老给事中便低声叮嘱:“漏刻两格,不得延时,纲成君在心了。”蔡泽顿时心下一沉。这漏刻两格,说得是铜壶滴漏下的箭杆刻度,一格为一刻,一日一夜一百刻,漏刻两格便是两刻,大约也就是顿饭时光,说得清楚甚事?然从老给事中的神情看,显然是老秦王已经耐不得长时论事,也是无可奈何。心下思忖着简洁叙说的腹稿,点点头便摇了进去。
听得脚步,半卧长榻的秦昭王突然白眉一耸便睁开了眼睛,缓缓一招手却没有说话。蔡泽心下明白,立即快步到了榻侧早已安置好的绣墩旁,正要开口禀报,却见老秦王又是抬手缓缓一摇,便肃然躬身道:“老臣恭听王命。”
秦昭王苍老的声音飘荡着:“纲成君,考校王孙得法,赐金百镒。”蔡泽正要说话,苍老的声音又飘荡起来,“嬴异人,邦交之道不通,好自为之。”蔡泽精神一振,实在祈望老秦王能就异人事多说几句,以使他能够揣摩个大体尺度。仅此一句,只说了不能如何,却不说可以如何,岂非大大棘手?正在思谋该不该问时,苍老的声音又飘荡起来,“吕不韦,才具尚可,似有备而来,慎之慎之。”一声喘息,两道雪白的长眉便松松地拢在了一起。
蔡泽一阵默然,想禀报一番,分明老秦王并不需要再知道什么了,想请命几句,分明老秦王对三件事都有了口诏,且旁边大案前还有长史笔录,请命还能问甚?身后响动,蓦然回头,却见笔录的长史桓砾已经收拾起笔墨走了。蔡泽恍然大悟,对着长榻深深一躬,说声老臣告退,便转身摇出了书房。
回程一路秋风,蔡泽却燥热得心烦意乱。身为计然名士,挟长策入秦为相,蔡泽一门心思都在开府治国之上,何尝想到过今日这般尴尬——高爵开府却疏离国务,竟做了专职周旋宫廷权谋的人物!历来名士,皆长于理国而短于权谋,商鞅若此,张仪若此,魏冄若此,连最是机变的范雎,最后也对权谋之争拙于应对了。入秦之前,蔡泽素无官场阅历,除了对国计民生有实学之外,对官场应对很是生疏。模棱两可的话听不懂,需要揣摩的事不会做。譬如方才,除了赏赐自己百金是明明白白之外,后两件最要紧的大事始终是朦胧一片,他实在拿不准可否请老秦王明确示下:能不能派出黑冰台干员入赵密查?能不能动用府库重金贿赂赵国权臣?还有吕不韦,老秦王如何就断他“似有备而来”?可有确切依据?备谋何方?如何“慎之”?是要驱赶此人?疏远此人?抑或有限制地任用此人?说不清,实在是说不清。
暮色时分进入咸阳,蔡泽一声吩咐,缁车便拐进了长阳道。
“纲成君何其匆匆?”吕不韦惊讶地笑着迎了上来。
“一团乱麻。”蔡泽嘟哝一句便笑了,“酒酒酒,饿瘪人也。”
“上酒。”吕不韦笑道,“今日请饮吕氏家酒,老母所酿,决然上口。”
须臾,酒菜搬到亭下,蔡泽一阵猛吃猛喝,抬起头说声好酒好菜,便哈哈大笑起来。吕不韦却只慢条斯理地品咂着微笑着,有一搭没一搭只问些秋日寒暖之类的话。磨得一阵,蔡泽当地一叩石案:“不韦!也不问老夫前来何事么?”吕不韦不禁笑道:“纲成君位居庙堂,一身机密,当言则言,不韦何能聒噪?”“也是一说。”蔡泽释然一笑,“你那考校,搅得太子府上下熙熙攘攘,你却消闲也!”吕不韦道:“原是临机帮得纲成君一忙,想他何来?”蔡泽冷冷一笑:“帮老夫一忙?只怕是要将自己帮进去罢了。”吕不韦哈哈大笑:“纲成君,你纵不来,我也要向你辞行也!”蔡泽大是惊讶:“如何如何,你要走了?”吕不韦道:“三日之后,南下陈城。”蔡泽一对燕山大眼睁得溜园:“咸阳天下大市,你不在此做商?”吕不韦笑道:“行商行商,说得便是个来往奔走,决住一城,经个何商也?”蔡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道:“不韦才具,做个商人当真可惜也!”吕不韦笑道:“交友尽义,算不得甚个才具了。”蔡泽歉疚笑道:“不韦入秦几月,老夫一无所助便要匆匆离去,实在惭愧也。”“纲成君见外也!”吕不韦又是一阵大笑,“当年不韦暗助田单鲁仲连,也与今日一般,君幸勿介怀也。”蔡泽思忖一阵,突然笑道:“一王孙官师,偶对老夫丢下两句话,可想知之?”
“第一句?” “嬴异人,邦交之道不通,好自为之。” “第二句?”
“吕不韦,才具尚可,似有备而来,慎之慎之。”
片刻默然,吕不韦拍案笑道:“说得好!纲成君只依这两句话行事,断无差错。”
“噫!”蔡泽惊讶了,“懵懂两句,谶语一般,如何据以行事?”
“纲成君差矣!”吕不韦笑道,“譬如这第一句,首说邦交之道不通,便是要你莫指望通过邦交途径解此难题。此中又有两点深意:其一,邦交索讨人质,秦赵两厢为难;其二,嬴异人在赵国不会出事,果真出事,或许正是老秦王所期待也……”
“岂有此理!”蔡泽拍案打断,“老秦王期望自己孙儿出事么?”
吕不韦微微一笑:“纲成君只想,秦赵血仇似海,何以一个人质却安然无恙?二十余年来秦国常居强势,想讨回人质有何艰难?却偏偏闭口不提,所为何来?赵国尽管恨秦入骨,杀掉人质也是易如反掌,却偏偏不杀,所为何来?在秦,便是明丢一个‘国饵’,待你赵国上钩,而后大举伐赵便是正正之旗。在赵,却是心知肚明绝不上当,既不吞饵,也不放饵,偏是看你秦国如何处置?王孙人质果成弃儿,秦国便是无情无义禽兽之道召天下唾骂。秦国若讨人质,赵国便是一宗绝大生意。如此纠结,秦王赵王俱各明白,只纲成君以寻常骨肉之情忖度国事利害,懵懂一时也。”
“不可思议!”蔡泽倒吸了一口凉气,“好自为之呢?”
“要你相机行事,酌情处置,莫将事情搞得不可收拾。”
“哼!”蔡泽冷笑,“八个字容易,你便说,如何个相机行事?”
吕不韦哈哈大笑,“此等事意会可也,言说却难!不敢班门弄斧。”
蔡泽揶揄一笑:“说说第二句,是否中你要害了?”
“如此断语,见仁见智也。”吕不韦淡淡笑道,“以说话者之意,分明是要提醒纲成君对不韦要有所戒备。然细加揣测,此话却非实指不韦,而是实指赵国。也就是说,要纲成君提防吕不韦是赵国斥候,或为赵国所用。”
“啊!说你有备而来,便是此意么?”蔡泽惊讶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邦交如兵,皆诡道也。纲成君小心便是。”
“鸟!”蔡泽突然骂得一句又哈哈大笑,“走时知会,老夫送你!”
三更时分,吕不韦将蔡泽送出栎阳客寓,回到书房便唤来家老吩咐:明日开始善后,三日后离开咸阳。西门老总事大是不解,张张嘴想说什么却终是点了点头。吕不韦皱着眉头道:“没住够预定日期,金钱交足店家便是。”老总事摇头道:“此等小事,无须先生操心。老朽只是疑惑,大事方见端倪,离去岂非可惜?”吕不韦恍然笑道:“谋事须得临机而变,何能守株待兔?我走,西门老爹却要留下。”西门老总事惊讶莫名,只木然愣怔着不说话。吕不韦道:“西门老爹,你留咸阳两件大事:其一,选择咸阳城外隐秘处建一庄园,以为日后在秦根基。其二,照应两只大船,保得其人其物随时可用。若有难处,我请荆云义士过来助你便了。”老总事又点头又摇头:“只要有事,便无难处。老朽不在,荆云义士正好助先生一臂之力,来咸阳便是大材小用了。”
正在此时,却听庭院一阵轻微急促地脚步声,一身利落的越剑无大步走进书房:“禀报先生:方才有一人影倏忽来去,我没追上,查看庭院,留下此物。”说着便捧过来一支细长的泥封竹管。吕不韦接过便要打开,西门老总事却说声先生且慢,一伸手便拿了过去,反复打量片刻,方用竹刀刮去泥封拧开管盖抽出一卷羊皮纸递过。
吕不韦展开一看,却是寥寥两行大字:
敢请足下,明日巳时到沣京谷口一晤,毋带从人。赴约与否,但凭君断。
一阵默然,吕不韦笑道:“二位以为如何?”西门老总事锁着一双白眉只是沉吟摇头:“此事大有蹊跷,不妨静观几日。”越剑无慨然拱手道:“信使身手不凡,主使者必有剑道高士,不带从人不行。”吕不韦思忖片刻道:“好,容我想想,天亮再说。”
次日清晨,吕不韦梳洗完毕便将老总事唤来叮嘱一阵,然后吩咐备车。正在此时,越剑无大步匆匆赶来,坚执要换下驭手自己驾车。西门老总事笑道:“天下成例,驭手不为从人,越执事不为违约也。”吕不韦无奈点头,便登上厢窗密闭的缁车辚辚去了。
出得咸阳南门,过得横卧渭水的白石大桥直插西南,行得半个时辰便是滔滔沣水。沣水南岸,一片松林茫茫苍苍覆盖了一道山塬。这道山塬便是湮灭了五百余年的西周沣京废墟,老秦人呼为松林塬。沣水流经松林塬,恰恰冲刷得一道深深峡谷,沣水涌进,便积成了碧绿的深潭,两岸山塬松柏森森,废墟城堡倒影水中,虎啸猿啼飞鸟啁啾,幽静得令人心颤。
缁车沿着沣水南岸到得沣京谷口,吕不韦下车打量,却见空山幽幽人迹全无。正在疑惑,便听一声悠长的呼哨,一只小舟便从碧绿的水面如飞掠来,便闻隐隐喊声随着山鸣谷应飘荡过来:“岸边可是修庄先生?”吕不韦遥遥回得一声:“正是。”
应答落点,小舟已经飞到,恰到好处地停泊在一方巨石之前。舟头一黑衣壮汉打量着两三丈外的缁车与虎视眈眈的越剑无,皱着眉头一拱手:“先生带从人赴约,请回程便了。”吕不韦一拱手笑道:“驭手不做从人,天下通例也。东道主焉得不明此理?”黑衣壮汉略一思忖笑道:“也是。请先生登舟。”越剑无猛然咳嗽一声,吕不韦转身严厉地盯了一眼,传出的声音却是淡淡柔和:“执事回去便是,我自拜客。”回身便上了巨石,稳稳地跃上了小舟。
又是一声呼哨,小舟轻盈转身,便悠悠然漂进了潭水深处。行得片刻,峡谷渐窄潭水渐浅,松柏虬枝与嵯峨古墙已经伸手可及。黑衣壮汉一扬手,一支响箭便带着尖锐的呼啸飞上了东岸山头,小舟也应声停泊在了一段黑黝黝的古墙下。黑衣壮汉拱手说声请,便跨上了古墙下淹在水中的一道石条。吕不韦随上,见这石条竟是拾级而上的一道山梯,上得二十余级便是一片平台,松林掩映,一座古老的城门竟赫然横在眼前!
吕不韦正在饶有兴致地打量古门,却见城门洞大步出来一位吏员模样地黑衣中年人,与黑衣壮汉低声说得两句,便对吕不韦深深一躬:“先生请随我来。”便领着吕不韦进了城门。一路上坡,脚下古砖小径,两边松柏参天,时有爬满山藤的断垣残壁突兀而起,旁边大石上便有斗大的红字——易台、文王殿、兵室、虎苑、寝宫等等不一而足。一路看来,吕不韦满腹沧桑,全然沉浸到亘古煌煌的废墟古堡里去了。
“先生稍候。”黑衣中年人一个躬身,便匆匆进了又一座古老的城门。
吕不韦恍然醒转,方见已经到了山顶,松柏林中几排茅屋隐隐可见,面前城门正中竟是两个火痕斑驳的殷商古金文大字——王道,不禁又是一阵感慨中来。早周沣京废墟尚是如此气象,那隔水相望的大镐京废墟却是何等令人神往!
“多劳先生,本夫人在此赔礼了。”
吕不韦蓦然醒悟,却见眼前一个白皙丰满的绿裙女子,分明便是那日在太子府突兀拦路者,便拱手一礼道:“在下吕不韦,敢请夫人名号。”
“华月夫人,可晓得了?”女子笑得清亮可人。 “夫人见谅,不韦未尝闻也。”
“你去过太子府,可晓得太子夫人名号?”
吕不韦微笑着摇摇头:“夫人见谅,未尝闻也。”
“哟!就会一句未尝闻也?”华月夫人笑得泼辣又亲切,“便说了无妨,太子妻华阳夫人,是我小妹,晓得了?”
吕不韦便是一躬:“夫人居于王道之地,在下景仰不及也。”
“王道之地?”华月夫人咯咯一笑,“一片废墟,建几座茅屋清净罢了,先生如何做得王道乐土看了?”
“非是在下私度。”吕不韦一指断垣残壁的古城门,“夫人请看,这‘王道’二字虽经烈火风雨,却依然凿凿在目。在下不敢唐突,此地便是天下向往的王道古圣境。”
“哟!”华月夫人长长地惊叹了一声,一双大眼顿时便是热辣辣的光彩,“先生好学问,竟识得如此老古字!你不说只怕我老死也毋晓得头顶‘王道’两字呢,当真惭愧!”
吕不韦一拱手道:“夫人率直古风,在下服膺。此乃殷商老金文也。文王之前,镐京未建,周都沣京,其时文字便是这般殷商金文。周得天下,方有了周金文,却是好认多了。”
“哟!你便说,此等地风水如何?我却住得么?”
“风水之说,原在心证。但能敬天尊古,不损先人踪迹,自得上天庇护也。”
“好!”华月夫人开心地笑了,“此地一草一木我都未敢动,几座茅屋还建在没有废墟的空地上。我只觉看着这些烧焦的城门宫殿又酸楚又舒坦,便请了秦王一千金,修葺了两三年呢。原本这里狼虫虎豹满山林,谁个敢来?”
“夫人功德,与天地不朽也。”吕不韦深深一躬。
“哟哟哟!”华月夫人连忙笑盈盈扶住,“先生原本那般作势,睬都不睬我,不想却在这破烂废墟上夸赞于我,不是天意么?此事一定成!”
“夫人贵胄,在下商旅,不知何事示下?”
“不管何事,能在这里说了?先生随我来。”华月夫人说罢便领着吕不韦进了王道古门,穿过一片密匝匝松林,便到了一座四面无遮拦的茅屋庭院。庭院前一座大亭,亭顶茅草虽有风雨痕迹,却也能看出是三两年之物,亭柱亭基与亭底石板及亭中石案石墩,却都是黝黑如漆,伤痕斑驳,分明便是沣京古亭。
“盖茅屋时,这里一片空地,只有这座孤零零的石亭。”华月夫人一边指点,一边将吕不韦让进了古亭,转身吩咐一声上茶,便坐到了吕不韦对面。
“庭院无墙,夫人不怕山林猛兽?”吕不韦一番打量颇有疑惑。
“先生毋晓得,沣京谷的虎豹狼虫只在山外吼啸游荡,从来不进松林废墟了。”
“天念周德,存恤之心也!”吕不韦不禁感慨一叹。
“湘楚之地,先生可熟?”华月夫人突兀一问。
“不韦生于濮阳,却久居陈城经商,于湘楚尚熟。” “可知湘楚人秉性?”
“口不欺心,辣言辣行。”
华月夫人的笑容倏忽消失:“今日相请,却无难事,只要听先生真话而已。”
“夫人但问,不韦无虚。”吕不韦也是庄容一答。
“来,先饮了这盏震泽绿茶。”华月夫人举起精美的白玉碗,“我有小妹生于吴地,酷好绿茶。我也觉香得可人,比秦茶强多了,先生以为如何?”
“兰陵酒,震泽茶,天下佳物也!”吕不韦品得一口蓦然笑道,“然夫人此茶,却是两年前藏品,清醇香气业已大减。”
“哟!”华月夫人惊讶笑道,“先生果然知楚呢。然你只想,秦楚千里之遥,又时常交恶,如何能年年有新茶?小妹去年送来一萝,先生包涵了。”
“物得行家钟爱为贵。”吕不韦慨然拍案,“自后年年三月,不韦奉夫人新茶一萝!”
“好也好也!”华月夫人大是开心,“我收,只是无以回报了。”
“好说。夫人得茶,付半两一萝便了。”
“哟!好办法,一萝半两一萝茶,两不欠。”
“人各无愧,事便可为。也是商旅之道,夫人见谅。”
“先生有见识!”华月夫人赞叹一句,默然片刻又是突兀一问,“先生眼光,那日临考诸王子,有无可造之才?”
“……”吕不韦默默摇头。 “先生从赵国来,可曾听说公子异人?”
吕不韦心下怦然一动,静神思忖一阵道:“曾在两处无意听到公子异人名字。一次,是在平原君府中结交官金,遇到一寒素公子报名请见平原君,始知此人乃秦国质公子异人。另次,与赵国隐士薛公、毛公饮酒,听两人议论,又闻公子之名。此外,似乎邯郸坊间尚有公子传闻,惜乎没有留意。”
“两公议论之言,还能记得么?”
“毛公称赞公子异人久困守节,颇具良臣风范。薛公说,公子异人聪慧睿智,腹有经纬……实在记不得许多也。”
“先生说公子寒素,却是如何境况?”
“想起来也!”吕不韦拍案一笑,“薛公说得一事:长平大战后公子初见平原君,瘦削苍白,黑衣破旧,短而宽大,着身空空荡荡。厅中吏员哂笑。公子便说,此乃秦制楚服,何笑之有?平原君责难曰:秦便秦,楚便楚,秦制楚服,不合国礼也!公子便答:吾居他邦,思念父母,吾父秦人,吾母楚人,秦色楚服,外不忘父,内不忘母,天地大礼也!一番对答,举座肃然。平原君方以使节礼待公子。”
华月夫人沉思片刻,离座深深一躬:“谢过先生,两日后我当回拜。”
吕不韦连忙也是一躬:“不韦三日后离秦,明晚便离开修庄上船处置商事,若蒙夫人不弃草莽,敢请夫人到我商船一晤。”
“哟!船上好,便是这般。”华月夫人又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