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禽似的震悸著他的羽翼;

从不享可怜祭扫的温慰

  舍手了也不得静谧。

白骨放射着赤色的火焰

  髑髅在坟底叹息;

伤禽似的震悸着它的羽翼

  再有谁存念我生平的梗概!」

亦无有青草,亦无有墓碑

  白杨树上叶落纷披,

有时点缀荒野的暮霭

  亦无有蛱蝶双飞,

舍手了也不得静谧

  「从不享,可怜,祭扫的温慰,

破碎的愿望梗塞我的呼吸

  土堆邻近有青磷闪闪。

更有谁有念我生平的梗概!

  白杨树下有荒土一堆:

髑髅在坟底饮泣

  白杨树上-阵鸦啼,

亦无有过客依违

  亦无有过客依违,

土堆邻近有青磷闪闪

  髑髅在坟底饮泣。

亦无有蛱蝶双飞

  却烧不尽生前的恋与怨。

白杨树上一阵鸦啼

  有时点缀荒野的墓霭,

白杨树上叶落纷披

  白骨放射著赤色的火焰——

却烧不尽生前的恋与怨

  埋葬了也不得安逸,

白杨树下有荒土一堆

  亦无有青草,亦无有墓碑;

埋葬了也不得安逸

  破碎的愿望梗塞我的呼吸,

髑髅在坟底叹息

  白杨在西风里无语,摇曳,

孤魂在墓窟的凄凉里寻味

  孤魂在墓窟的凄凉里寻味:

白杨在西风里无语,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