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有点恼火了:“我怎么得了个这么蠢的象?”
“哦,不能那样说。”哈尔说,“你像它那样小的时候也是不会用刀叉的。它的鼻子就是刀和叉。它还没有学过怎样自己进食呢。”
“那么,我来把牛奶倒进它的嘴里吧,不过也可能会因此送命。”
罗杰提起满桶的牛奶,举到小象的嘴边。小象的鼻子垂着,刚好把嘴巴挡住。
“想喝牛奶就赶快抬起鼻子,你这来家伙。”
小象并没有听他的。罗杰只好对乔罗说:“过来,把它的鼻子举起来,”
乔罗正要去举,冷不防小象自己翘起鼻子,正好打在乔罗身上。鼻子甩下来时又把整桶的牛奶打翻,奶水溅了乔罗、罗杰和小象自己一身。奶汁顺着他们湿漉漉的身体直往下滴,好一副狼狈相。
“算了吧!”哈尔提议。
“我不!”罗杰又叫乔罗多取了些牛奶来。他自己则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小象的脸,想让它安静下来。
突然间,小象注意到罗杰手上滴着的甜牛奶,就把它卷在嘴垦吸吮着。
“小心!,哈尔警告他弟弟,”它会一口把你的手咬碎的。”
罗杰很想把手缩回来,不过他忍住了。他相信“大小子”是不会咬他的。
其实,小象只是贪婪地吮着罗杰手上的奶汁。
罗杰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对,就这样办。幼象都是习惯于吸吮进食的,现在罗杰必须保持手上有奶汁,也就是说,他必须不断地把手伸进奶桶里,让手淌着奶汁,然后放进小象嘴里让它吸吮。
这样个吃法大概要花上一天一夜,因为小象也许需要不止一桶牛奶,再说,罗杰手上的皮也会被小象强大的吸吮力吸去一层的。“一定要有个既容易又快速的办法。”罗杰想。
他告诉马里:“到车上找一根短的管子,拿这儿来。”
管子取来了。罗杰把它的一端放在牛奶桶里,用空着的那只手,拿起另一端塞进另一只正在小象嘴里被它吸吮的手心里。
奇迹出现了,吸力将牛奶吸进管子,进入急切等待着的小象嘴里。桶里的牛奶急速地减少。不一会,牛奶桶空了。马上又拿来第二桶、第三桶,小象似乎还没有喝够,但是哈尔把他们上住:“这次够了。牛奶和它平常习惯了的母奶不一样,牛奶也许会使它肚子痛的。”
罗杰抽出手和管子,哈尔会心地笑了:“你真了不起,我的弟弟。你的办法挺不错,如果以后我听说有人要请照顾大象的保姆,我一定推荐你。”
这是出自哈尔内心对罗杰的赞扬,罗杰骄傲了,只觉得头脑发胀,飘飘然起来。
不一会,他们的小象也发胀起来。不是别的,是它的肚子胀得象气球。
小象也随之痛苦地呻吟起来,很象人类的孩子那样。
“它生病了吗?”罗杰问他哥哥。
“胃里进了风。这是大象常见的毛病,特别是它们吃了不习惯的食物。”
“大小子”的肚子越胀越大,呻吟声也越加厉害。 “我们怎么办呢?”
“嗯,我记起来了。你是婴孩的时候,也常有这个毛病。母亲总是让你打嗝,这样你就舒服了。”
“你总不能让我也记得吧。母亲是怎样让我打嗝的呢?”
“她把你抱起来,让你的头靠在她的肩头上,脸朝下,你就会打嗝,风就被驱出来了。”
罗杰看看那头一千磅重的小象,真不可想象将它放在肩上的情景。一定得想个办法解除它的痛苦。他瞪着哈尔:“现在没有功夫跟你闹着玩,快点告诉我该怎么办!”
哈尔摇摇头。遇到这种情况,他的父亲总是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时间久了,哈尔也就习惯了独立思考。现在,他也要那样要求他的弟弟。
“你是知道的,”哈尔说,“我从来没有试过让大象打嗝,不过,你也会跟我一样,想出办法来的。动动你的脑子。”
这话提醒了罗杰。对,他应该自己想出个办法来。
他趴在正痛苦哼叫的小象肚皮下,用头和肩膀顶住它胀大的肚子,用尽力气往上压,并且尽量保持这一姿势。没过多久,罗杰只觉得头肩酸痛,快支持不住了,但是小象的肚子依然是那么胀。小象肚子上需要的压力是罗杰一人远不能办到的。如果他有更多的脑袋更多的肩膀……
“乔罗、马里、图图,快来帮忙。”罗杰喊道。他们跑了过来,哈尔也来了,虽然他不大相信这能奏效。他们一起钻进小象的肚皮下,使劲地往上推压,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反而刺激了小象,使它更大声地呻吟起来,并且摇来晃去,差点没踩着那些正在为它解除痛苦的人。
罗杰他们只好停下来,喘着气从象肚子下爬出来。
罗杰并不打算放弃努力,他要想出个办法来。如果能找到一个比脑袋、比肩膀更有力更坚硬的东西放在象肚子下就好了。更有力,更坚硬,是什么呢?他的目光扫过营地、村庄。
茅舍那边有一个小小的湖,冰川上溶解下来的水和充沛的雨水通过小溪流进湖里,湖边停泊着一只木筏。
其实也说不上是只木筏,只是四根木头牢牢地扎在一起罢了,不过看样子很坚实。再有,它的宽度是四英尺,正好用来放在发胀的小象肚子下。
“我能用用那只木筏吗?”罗杰问高个子的蒙博酋长。
“是我儿子的。”蒙博说着,呼唤儿子的名字“博”。

  罗杰有点恼火了:“我怎么得了个这么蠢的象?”

  “哦,不能那样说。”哈尔说,“你像它那样小的时候也是不会用刀叉的。它的鼻子就是刀和叉。它还没有学过怎样自己进食呢。”

  “那么,我来把牛奶倒进它的嘴里吧,不过也可能会因此送命。”

  罗杰提起满桶的牛奶,举到小象的嘴边。小象的鼻子垂着,刚好把嘴巴挡住。

  “想喝牛奶就赶快抬起鼻子,你这笨家伙。”

  小象并没有听他的。罗杰只好对乔罗说:“过来,把它的鼻子举起来,”乔罗正要去举,冷不防小象自己翘起鼻子,正好打在乔罗身上。鼻子甩下来时又把整桶的牛奶打翻,奶水溅了乔罗、罗杰和小象自己一身。奶汁顺着他们湿漉漉的身体直往下滴,好一副狼狈相。

  “算了吧!”哈尔提议。

  “我不!”罗杰又叫乔罗多取了些牛奶来。他自己则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小象的脸,想让它安静下来。

  突然间,小象注意到罗杰手上滴着的甜牛奶,就把它卷在嘴里吸吮着。

  “小心!”哈尔警告他弟弟,“它会一口把你的手咬碎的。”

  罗杰很想把手缩回来,不过他忍住了。他相信“大小子”是不会咬他的。其实,小象只是贪婪地吮着罗杰手上的奶汁。

  罗杰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对,就这样办。幼象都是习惯于吸吮进食的,现在罗杰必须保持手上有奶汁,也就是说,他必须不断地把手伸进奶桶里,让手淌着奶汁,然后放进小象嘴里让它吸吮。

  这样个吃法大概要花上一天一夜,因为小象也许需要不止一桶牛奶,再说,罗杰手上的皮也会被小象强大的吸吮力吸去一层的。“一定要有个既容易又快速的办法。”罗杰想。

  他告诉马里:“到车上找一根短的管子,拿这儿来。”

  管子取来了。罗杰把它的一端放在牛奶桶里,用空着的那只手,拿起另一端塞进另一只正在小象嘴里被它吸吮的手心里。

  奇迹出现了,吸力将牛奶吸进管子,进入急切等待着的小象嘴里。桶里的牛奶急速地减少。不一会,牛奶桶空了。马上又拿来第二桶、第三桶,小象似乎还没有喝够,但是哈尔把他们止住:“这次够了。牛奶和它平常习惯了的母奶不一样,牛奶也许会使它肚子痛的。”

  罗杰抽出手和管子,哈尔会心地笑了:“你真了不起,我的弟弟。你的办法挺不错,如果以后我听说有人要请照顾大象的保姆,我一定推荐你。”这是出自哈尔内心对罗杰的赞扬,罗杰骄傲了,只觉得头脑发胀,飘飘然起来。

  不一会,他们的小象也发胀起来。不是别的,是它的肚子胀得象气球。小象也随之痛苦地呻吟起来,很象人类的孩子那样。

  “它生病了吗?”罗杰问他哥哥。

  “胃里进了风。这是大象常见的毛病,特别是它们吃了不习惯的食物。”

  “大小子”的肚子越胀越大,呻吟声也越加厉害。

  “我们怎么办呢?”

  “嗯,我记起来了。你是婴孩的时候,也常有这个毛病。母亲总是让你打嗝,这样你就舒服了。”

  “你总不能让我也记得吧。母亲是怎样让我打嗝的呢?”

  “她把你抱起来,让你的头靠在她的肩头上,脸朝下,你就会打嗝,风就被驱出来了。”

  罗杰看看那头一千磅重的小象,真不可想象将它放在肩上的情景。一定得想个办法解除它的痛苦。他瞪着哈尔:

  “现在没有功夫跟你闹着玩,快点告诉我该怎么办!”

  哈尔摇摇头。遇到这种情况,他的父亲总是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时间久了,哈尔也就习惯了独立思考。现在,他也要那样要求他的弟弟。

  “你是知道的,”哈尔说,“我从来没有试过让大象打嗝,不过,你也会跟我一样,想出办法来的。动动你的脑子。”

  这话提醒了罗杰。对,他应该自己想出个办法来。

  他趴在正痛苦哼叫的小象肚皮下,用头和肩膀顶住它胀大的肚子,用尽力气往上压,并且尽量保持这一姿势。没过多久,罗杰只觉得头肩酸痛,快支持不住了,但是小象的肚子依然是那么胀。小象肚子上需要的压力是罗杰一人远不能办到的。如果他有更多的脑袋更多的肩膀……

  “乔罗、马里、图图,快来帮忙。”罗杰喊道。他们跑了过来,哈尔也来了,虽然他不大相信这能奏效。他们一起钻进小象的肚皮下,使劲地往上推压,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反而刺激了小象,使它更大声地呻吟起来,并且摇来晃去,差点没踩着那些正在为它解除痛苦的人。

  罗杰他们只好停下来,喘着气从象肚子下爬出来。

  罗杰并不打算放弃努力,他要想出个办法来。如果能找到一个比脑袋、比肩膀更有力更坚硬的东西放在象肚子下就好了。更有力,更坚硬,是什么呢?他的目光扫过营地、村庄。

  茅舍那边有一个小小的湖,冰川上溶解下来的水和充沛的雨水通过小溪流进湖里,湖边停泊着一只木筏。

  其实也说不上是只木筏,只是四根木头牢牢地扎在一起罢了,不过看样子很坚实。再有,它的宽度是四英尺,正好用来放在发胀的小象肚子下。

  “我能用用那只木筏吗?”罗杰问高个子的蒙博酋长。

  “是我儿子的。”蒙博说着,呼唤儿子的名字“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