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诗诗再过几个月就要出世了,我们的儿子却不知到那里去了。”在曼陀罗等人过夜的地方,相思公主这样说。
自从曼陀罗从大理国找回相思公主,便一直与她不离不分,每夜都跟她把臂漫步。
虽然如此,曼陀罗心底总是忐忑不安,他天生八字“情缺人命”,痴情不缺,独缺长情,无尽痴爱,却无缘结合永拥佳人。
太乙夕梦就是这样离他而去,跟相思公主可以维持多久呢?
自从相思公主为他生下孩儿之后,曼陀罗他根本未曾见过儿子一面,甚至于还未取名,李问世就将他交给云傲,云傲死后,孩子便下落不明。
相思公主为此担心不已,茶饭不思,日夜忧心忡忡。
曼陀罗道:“哈哈,说不定他现在像我一样,美人在抱,对着月色跟佳人谈情说爱。”
相思公主道:“不可能,我们的儿子今年才六岁不到。”
曼陀罗道:“我当年六岁就已经在女孩子堆中打转,如果他没有这样的遗传,我会好失望呢?”
曼陀罗心底又想起太乙夕梦,他也大约在那个时候跟她结下情缘,奈何命中注定,两人始终没法举案齐眉,要是夕梦现在仍在怀中,跟两个美丽的妻子月下谈情,实在是人生最大乐事。
太乙夕梦也被云傲所安排,轮回转世去了,她现在怎样?应该跟小天诛差不多年纪。
相思公主道:“曼陀罗,有办法找他回来吗?”
曼陀罗迟疑一会道:“或许有办法一见。” 相思公主道:“甚么办法?”
曼陀罗道:““禅宗”武学修为里面有一种“禅佛天眼通”,可以看见遥远地方的情景,可以一试。”
相思公主道:“你怎么不早说?”
曼陀罗道:“就算给你看见,也未必可以将他带回来。”
相思公主道:“就是见一面也好,那是我们的儿子。”
曼陀罗经不起相思公主的请求,终于答允,但却被风飞凡劝阻。
风飞凡道:“曼陀罗,你真的已经想清楚?” 曼陀罗道:“就算是还她一个心愿。”
亥卒子道:“要是有缘的话,你们母子必会重逢,用“禅佛天眼通”,万一看见你们不想看到的事,却又爱莫能助,岂不更为不安?”
相思公主当然明白,但分开数年,她实在好挂念,好想好想见儿子一面,就只是一面也好。
风飞凡:“既然这样,我们来助你吧?”
要用“禅佛天眼通”,单靠曼陀罗一人的功力并不足够,必须要借助“神宗四圣”之法力集中于一身方可办到,所以多年来曼陀罗都没有向相思公主提及有这种法力。
班禅三世跟小天诛外出未回,现场就只有吸入“圣僧三舍利”的亥卒子可以暂代他的位置。
曼陀罗、风飞凡、天诛及亥卒子四人围成一圈,各自劲运全身,双掌慢慢推出,只见中央部分渐有气墙集结,并形成四道光华,光华向内收缩,卷成一圈,交错飞缠,良久终化成一个真空状态的球状。
只见球状之内有烟雾飘浮,待烟雾完全散去,开始出现模糊影像。
终于看得见,真空飘浮的球状之内出现一艘画舫,有一人影闪动,是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在气急败坏地走动,拼命的跑啊跑,在他身后有几人提着刀在追,虽没有声音,但却可以看出被追杀。
相思公主道:“那……那会是我们的儿子吗?”
曼陀罗等四人正聚精会神,不能分神,无法答话。
小孩终于绊跌在地上,提刀追杀的人愈来愈接近。
亥卒子因双掌已废,只勉强支撑,于这时终没法维持,光华爆散飞开,再也没法使出“禅佛天眼通”。
相思公主一脸哀愁,她认定那个小孩就是她跟曼陀罗的儿子。
曼陀罗道:“哈哈哈,刚才的假象令你吃惊了吧?”
假象?风飞凡四人刚才清清楚楚是结出了“禅佛天眼通”,也的确看到一个小孩破人追杀,怎么曼陀罗说成是假象?
相思公主当然最明白:“你骗倒我,那谁来骗你呢?”
亥卒子道:“那的确有可能是假象。要用“禅佛天眼通”,必须要靠“四神宗”的道力、神力、佛力及禅力,缺少班禅三世,“禅佛天眼通”所看出来的景像都不能尽信。”
“好消息!好消息啊!”刚于这时,班禅三世在遇上张天尸后,跟小天诛一起回来。
班禅三世将刚才所遇的事情道出,各人都不置可否。
曼陀罗道:“班禅,跟你情同手足,去降魔伏妖没有问题,不过你都要答应我做一件事。”
当下曼陀罗便说出因由,班禅三世一听要用“禅佛天眼通”,即断然拒绝。
班禅三世道:“不行!” 曼陀罗道:“我客客气气求你,你都不肯给我面子?”
班禅三世道:“你的孩子吞了我辛苦找来的“达赖三世”灵童,我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还敢叫我帮你寻找儿子?”
曼陀罗道:“是李问世杀了你的灵童,不要赖在我的孩子身上。”
班禅三世道:“他吞了灵童血水,一样有罪。”
曼陀罗知道班禅三世不好搞,脑筋一转,想到用第二个方法:“你经常都说要降魔伏妖,教人学好,你总不想我的儿子无父无母,跟着坏人学坏的吧?”
班禅三世道:“你儿子成魔的话,我替你杀了他!”
再求班禅三世已经没用,曼陀罗看着愁眉不展的相思公主,很想令她安心,终于他看到小天诛。
他记得,小天诛是班禅三世最在意的人,要小天诛帮忙,需要甚么呢?
小天诛不是很喜欢讲道吗?还喜欢甚么呢?他终于想起,小天诛很喜欢银两,于是曼陀罗便把小天诛拉过一旁。
小天诛道:“那要看你给我多少啦!”说话的同时,小天诛头侧一旁,却摊开手掌。
曼陀罗道:“究竟你要这么多银两干甚么呢?”
小天诛没有答,仍然维持原来的样子。
曼陀罗没办法,给了小天诛一锭银子,她接过似乎相当满意,于是走去班禅三世跟前。
小天诛用命令的口吻道:“喂,你去帮他。” 班禅三世道:“我干么要听你的?”
小天诛一笑:“你一定要答应的啊!”班禅三世一看,竟见小天诛正用匕首指着自己:
“你不是不容许我受伤的吗?”
班禅三世哗然道:“我慈你个悲!你敢用这来要胁我?”
小天诛道:“快一些吧,我的手倦了。” 班禅三世道:“你这个混帐孩子!”
小天诛作势要用刀割自己手臂:“这把刀好锋利的啊!”
班禅三世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学道修行是用来降魔伏妖,现在竟然要帮人寻子!”
班禅三世无可奈何,被迫答允曼陀罗的要求。
“神宗四圣”要使出完美无缺的“禅佛天眼通”,必须要突破“圣灵因果转法轮”。
班禅三世道:“有相无相,有象无象,真空妙有,转法移灵。”
天诛道:“玄天九气,灵地九神,气冲神奔天蓬助法力。”
风飞凡道:“左前因。”将一掌抵在曼陀罗身上。
曼陀罗道:“右前因。”又用一手按在天诛身上。
天诛道:“后前因。”天诛再用一手按班禅三世。
班禅三世道:“前前因,三因结果,因果转法。”
集四人之力,“圣灵因果转法轮”提升层次,“禅佛天眼通”开启结界,在半空中出现电射光华,同四周蔓延,光华集结成球状。
曼陀罗道:“开天眼!”
光球的烟雾渐结成有层次影像,曼陀罗看到的是刚才出现的画舫,上面刻着“兰庭画舫”四个字。
再追看下去,又再见刚才被追杀的小孩,这次终于看到小孩的样貌,提刀的人差一步就要逮住他,曼陀罗二话不说就要跳进“天眼”之内,要过去把他救回,不过他却无法如愿,因为“天眼”并不容许人的实体穿过,反而这一跳,令“禅佛天眼通”爆散。
无功而回,曼陀罗及相思公主都好失望。 假如那个真的是自己儿子怎么办?
他有能力自救吗? “你还傻楞楞的在那儿干甚么?”
说话的是风飞凡,他与白雪仙已经在门外准备。
白雪仙道:“不是看到那里有座“兰庭画舫”吗?”
曼陀罗明白了,于是拖着相思公主的手奔向门口。
班禅三世道:“不是要去布达拉宫吗?” 曼陀罗道:“你们先走,我们随后来。”——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fy-yen校正

细雪飘飞,犹如碎花舞动,洒在衣履、落在胸口,瞬间溶化成水珠,两对夫妇冒雪而行,看到这种光景却不觉得寂寞,反而因寒冻而更加亲密,相互在对方身上多取一分温暖。
两对夫妇是曼陀罗及相思公主、风飞凡及白雪仙。
凭着“禅佛天眼通”,曼陀罗终于得到自己亲儿下落的端倪,景象中有一座“兰庭画舫”,为一解相思公主思儿之苦,连保送小天诛到布达拉宫的责任也暂时搁下,结伴寻找“兰庭画舫”。
这种时晴时雪、忽明忽暗的日子,自“天劫”后就成了惯常现象,这日的细雪却降得正是时候。
因为雪像花,花对于相思公主有很深的意义。
因为雪是白,每次看见白雪,风飞凡倍感温暖。
因为相思公主为花而爱上曼陀罗。 因为白雪仙是风飞凡最爱的人。
为了扭转“涅盘劫”,曼陀罗及风飞凡一直没有闲过,经常夜以继日为与魔道对抗而奔波,两对情侣虽然终成眷属,但难得有如此闲静光景。
风飞凡最苦恼,历经大大小小十数次转折,直到云傲死后才能够感动他最爱的白雪仙,其实应该不问世事,与爱人做对平凡小鸳鸯,静待风诗诗出世后,一家三口每天相依相偎,什么“涅盘劫”通通抛诸脑后好了。
但要是云傲没有死,白雪仙是否还属于自己?
相思公主最苦恼,曼陀罗生性多情,这个天下第一大情圣,要不是太乙夕梦已不在人世,现在还会跟自己双宿双栖吗?
虽然已经朝夕相对,同床共枕,但他会不会怀中抱一人,心中所思又是另一人?
男和女,情和爱,总是折腾世间痴情男女,明明在一起了,又怕失去,不能长存的还是否是真爱?
能够在霜雪飘飞日子开的花都特别美艳动人。
一株枯树上,枯枝中有一桠像骆驼般沉颈折往地面来,在风里正迎着相思公主轻轻颤动。
枯瘦的枝头铺着皑皑白雪,雪霜上居然开出数蕾花,色泽嫣红。
一片雪白中数点红。
白雪枯枝令人想起垂垂老矣,连说一句话也有可能失掉生命的老人,偏偏这数点凄迷的红,为老者添上生气。
“是寒花。”相思公主凝视枝上红花,这时候的她就像一个熟睡婴孩忽地惊醒,眼前却出现亲娘细心慰问的满足模样。
花对于相思公主来说饶具深意。
还记得那夜静深宵时分曾经许愿,要是有一位情郎赠一束香花,自己便会以身相许,终身只爱他一人。
当夜便愿望达成,共收下一千一百一十一枚香花,布满一室,代表一见锺情、一心一意、一世倾倒。
那夜更与曼陀罗彻夜缠绵,共醉梦乡。
其中一朵香花被制成乾花,永永远远藏在她怀里、藏在她心中。
一朵花,一袭影,一次偶遇。 一夜情,一杯酒,一夜细语。
一段情,一世爱,一幕依依。
看着相思公主表情幽幽,曼陀罗问道:“什么寒花?”
相思公主莞尔微笑,并没回答,反而问道:“你爱我吗?”
曼陀罗微笑不语,忽地轻拥公主织腰,教她酸软醉倒,嘴唇轻轻吻在她唇上,深情地道:“你再多问一次,我便多吻一次,问得多,吻得更多。”
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亲热,仍然教相思公主醉人梦萦,再多吻几次也愿意。
“你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太乙夕梦多一点?”相思公主还是禁不住问。
曼陀罗没有为这个问题而动容,仍然深情款款的道:“她是过去,你是现在与将来,只要来生还有曼陀罗,我必定找相思公主回来,爱够一万年,甚至十万年。”
能得到最爱的人一句承诺,已经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
假如最终要分离,在离开前也不能听到一句承诺,绝对是一种遗憾。
“给我你的手。”相思公主说。 曼陀罗有点奇怪:“怎么?”
相思公主道:“在我们大理国中有个传说,在寒天里生长出来的寒花会分辨人是否说真话,说谎的人假如用手触摸它的话,花朵就会立即枯萎凋谢。”
曼陀罗道:“竟然有这种奇事?” 相思公主道:“你不试试看?”
曼陀罗道:“唉,真惨,我竟要沦落至以一朵花去证明自己的爱。但只要你喜欢,我就试给你看。”
曼陀罗伸手向枯枝上轻抚寒花,快要碰到时,另一双手却把他按住。
相思公主道:“还是算了吧,这种传说也不知是否真实,说不定是个玩笑,我们跟着做的话岂不是像个傻瓜?”
罗陀罗道:“亲爱的,你早已经是个傻瓜,不会比现在更傻了。”
相思公主微笑,依偎在曼陀罗怀中,这一刻,他们的表情都有点怅然。
曼陀罗在想,自己天生八字情缺入命,他爱过的女人到头来都遇上厄运,跟相思公主又可以多久?可以爱十万年当然是好,不过他心知一切早有定数。
相思公主心内忐忑,假如寒花被曼陀罗触摸后真的枯萎,绝对会令她十分难受,与其如此,不如让谜底永不揭晓。
风飞凡也惘然,他躲在一旁,偷听到寒花可以分辨真伪,于是待曼陀罗与相思公主走后,把寒花摘下。
风飞凡道:“娘子,送你一朵花。” 自雪仙道:“怎么忽然送花给我?”
风飞凡道:“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但愿我们永不分离。”
看着风飞凡手中的一朵花,白雪仙不禁微笑起来:“傻瓜,这句说话你每天都要说好几遍,就算要证明,也用不着送我这样的花。”
风飞凡道:“这朵花有何不妥?”
白雪仙笑道:“你手上的不是一朵花,你是把整棵树枝都折了下来。”
风飞凡道:“我本来只想把花摘下来,但花却说舍不得离开树枝,所以只能够这样送给你。”
白雪仙道:“你真是古灵精怪。”
寒花泛着嫣红,被白雪衬托着的颜色是如此美艳,白雪仙也禁不住伸手去触摸。
风飞凡却将她的手握住。 白雪仙道:“你又怎样了?”
风飞凡道:“娘子,你爱我吗?” 白雪仙道:“你真的要我说?”
失望在风飞凡脸上闪过:“我想听你亲口说。”
白雪仙在迟疑,脑中盘算着要怎样回答。 白雪仙道:“我一生只能再爱你一个。”
风飞凡笑着亲吻白雪仙脸颊,将她拥入怀中,这是他一生中听过最动人的话,他巴不得风就这样停住,夜也不再降临。
白雪仙好满足,曾经拒绝过无数次,现在倒庆幸这个男人不离不弃,想到此,便瑟缩在他的怀中,细细轻抚那朵娇艳寒花。
风飞凡好紧张,寒花会杯像传说一样枯萎? 寒花依旧样,点点嫣红。
白雪仙道:“你打算就这样抱我抱到何时?大哥还在前面等着。”
寒花没有枯萎,风飞凡吁了一口气:“走吧,花我替你拿着。”
白雪仙圭在前头,风飞凡再次低声向自己说道:“娘子,我会一生一世爱你。”
风飞凡不经意轻抚寒花,寒花忽然枯萎死去。
传说中,寒花会分辨真伪,假如说谎的人轻抚寒花,就会令它枯萎。
风飞凡心中怅然迷惘:“说谎的……是我?”
寒花凋萎,只剩雪花””从天而降的花朵。
天的花朵,清白无寄,婉转成水,谁也无法留住。
四人走了数日,天气再度转晴,前面终于看到宏伟建筑。
曼陀罗步履轻快走前,抬头仰望,顿时心情豁然开朗,举目所见正是当日“禅佛天眼通”中所见景象””兰庭画舫。
仔细一看,兰庭画舫又与之前所见大相迳庭。
从“禅佛天眼通”中所见,兰庭画舫是一座建构宏丽的精致石舫,雕栋画梁,飞檐绘彩,置于兰庭湖畔,远看仿如巨船泛于湖面,景致秀丽动人。
但眼前画舫虽仍高逾十丈,外层却是破烂不堪,好像经过巨劫摧毁,而石舫四周更是渺无人迹。
曼陀罗马上想到这里不久前经历了一次巨变,相思公主却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
曼陀罗忽然开朗地拍手大笑:“好呀!真好。”
相思公主有点不满:“看见这种状况你不担心吗?”
曼陀罗答:“看到这种状况才应该开心。第一,在“禅佛天眼通”内所见的不过是年龄跟我们儿子相若的小孩,未必就是我们儿子;第二,这里莫说是看不见有人,连死尸也看不到一条,即是没人死,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担心?”
相思公主突然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曼陀罗急忙把她拥在怀中安慰:“你又怎么啦?”
相思公主道:“我真没用,其实是知道你不想我太忧心才故意这样说,我本来是想跟你微笑,但不知怎的还是哭了出来。”
两人相处了这段日子早就清楚了解对方,曼陀罗总是不让相思公主看到他自己忧心的一面,她想学习,但始终学不来,曼陀罗心底明自她的苦处,把相思公主拥得更紧。
曼陀罗温柔地说:“实在难为了你。”
旁边的风飞凡却为突然枯萎的寒花而一直耿耿于怀,他明明是锺爱着白雪仙,天荒地老此情不变,为何寒花仍会凋谢?难道自己并不爱白雪仙?
迷悯中看到曼陀罗与相思公主在亲吻,风飞凡就更加跌入混乱思绪的深渊。
只有白雪仙一个人在这时最清醒。
所以她留意到在远处有一双小巧精灵的眼睛在丛林中盯着他们,她不确定那一双是不是人的眼睛,本想叫曼陀罗他们帮忙留意一下,不过他与相思公主又正在亲热中。
风飞凡呢?手中拿着那朵寒花想得入神,是在回味刚才的情话吧?就让他继续陶醉好了。
况且那就算是人的眼睛,长得那么小,应该是属于小孩的吧?为什么要躲起来?自然是害怕被人发现吧?如果叫唤风飞凡等人,一时间可能会把他吓跑。
有这样的想法后,白雪仙便闪身入树丛中,打算绕一个弯静静地走过去证实一下。
白雪仙为了不被发觉,尽量放缓身体动作,慢慢地走过去,已经愈来愈接近了。
这时候小眼睛忽地急速眨动,已经发现了白雪仙的动作,属于小眼睛的小孩立即起身逃走。
白雪仙已经确定那是个小孩子,从身高来看应该只有四、五岁左右,她不暇思索便向他追去。
在树丛中追赶了一阵,白雪仙与曼陀罗等人的距离愈来愈远,甚至乎已经看不见他们。
小孩双脚短小,终于被白雪仙追上,快要被抓住时,小孩忽然停下来转身。
小孩是个男的,身体胖胖的,眼睛却小小的,在一张大圆脸上显得他十分趣致可爱,白雪仙也放下戒心。
小孩眼眉紧蹙,提高警戒道:“你干什么追我?”
白雪仙微笑着道:“嘻,因为你跑,所以我就追啊!”
小孩高声反驳道:“是你追我,我才跑的呀!你怎么反过来说?”
白雪仙为了套他多说一点话,便使诈地道:“对呀!所以你为什么要跑呢?”
小孩立即接道:“因为你是坏人呀!爹说看见坏人便要立即跑,那我便跑了。”
白雪仙道:“哦?你还有爹?这里还有其他人吗?都在哪儿?”
小孩道:“你为什么想见他们?我知道,你想我带你去,然后把他们……他们怎么呢?对了,是一“网”成擒!”小孩无知,连话也说错了。
白雪仙觉得好笑,温柔地解释:“我是想保护你安全回去。”
小孩道:“保护我?不用了,我爹爹会保护我的。”
白雪仙道:“你爹?他在哪儿?” 小孩道:“就在你的后面呀!”
白雪仙正想回头,已被一袭黑影所包围,小孩的爹竟然是个七尺高、体形非常庞大的巨人。
白雪仙一呆正想说话,巨人竟然掏出如小孩臂膀般组的绳索绕住其身体,要将她捆绑起来。
白雪仙挣扎,但巨人不单体形高大,也孔武有力,一按已将她制服,完全不能动弹,绳索绕得几个圈已将她五花大绑。
小孩开心拍掌道:“好啊,爹爹真厉害,一出手就将坏人捉住,捉了坏人的话就不怕被他们害了,真是个好方法。”
小孩开心,又跳又笑,大夸自己的爹,但跳了几下忽然说道:“啊!爹爹怎么也把我绑住?不对啊!我不是坏人啊!”
原来小孩的爹在捆绑白雪仙后也用绳索将小孩绑起——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fy-yen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