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
本是农村百姓家,生活简朴,朝来嬉戏晚来睡,初生之犊,甚么是正、甚么是邪都搞不清,平静生活起了涟漪,因为来了一班喇嘛,硬说他是班禅活佛转世,从此就离乡别井往“布达拉宫”学佛参禅。
还记得娘在田间背着自己,哼着歌谣,那里是一片宁静舒适。
还记得自己躺在大树下,看着爹爹手挥泥耙,在烈日下将泥土翻松,虽流着臭汗,但脸上仍是灿烂笑容。
还记得姐姐最爱古琴,手指轻轻拨动,弦线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动听声音,当初不懂,只是在旁看着看着,心里只道很喜欢,怎么一块木,几条线就可以造出许多种不同的声音呢?
好奇怪,好奇怪,心中满是解不开的疑问。
明明生性愚鲁,却要修行学法,甚么佛理、天理、人生大道理,太烦人,只知做人要开心。
太多为甚么,愈想愈不开心,从此不再问为何,只要你去告诉我。
班禅三世每次从“布达拉宫”出来都必由长老指派任务,吩咐甚么便干甚么,只知要办理。
长老说,小女孩是小天诛,就是小天诛,他不问原因。
长老说,小女孩是达赖灵童,便是达赖灵童,天知道是甚么原因。
上次找到灵童了,却被李问世所杀,亦即是他未能完成长老指派的工作,很内疚,怎么自己那么蠢,所托非人?这次绝不能失手--必须要将小天诛带返“布达拉宫”交差。
所以不管日与夜,他寸步不离小天诛。
小天诛也不敢离班禅十尺之外,因为在回“布达拉宫”路途上,有一个同行的人比自己还凶。
她叫天诛,神宗四圣之道圣邪。
小天诛看得出,她在等待机会杀自己,虽有“鬼灵”保护,但她比“鬼灵”更厉害更可怕。
曼陀罗等人向班禅三世了解过小天诛的事情,明白到要解开这个谜必须先回到“布达拉宫”,“神宗四圣”四人便负起保护“灵童”的责任,避免李问世及毛老道所派来的人抢夺,日夜兼程赶路。
曼陀罗道:“班禅三世,依我的掌纹看,究竟有没有办法解决我天生八字“情缺人命”,痴情不缺,独缺长情的遗憾?”
曼陀罗突然这样问,令班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向都不大喜欢跟曼陀罗对话,总觉得会被他作弄。
班禅三世道:“混你的帐!你情甚么缺甚么命与我何干?我怎懂得替你看掌纹?”
曼陀罗道:“不懂?我见你这几天都一个人摊开手掌研究研究,以为你最近对掌相发生兴趣。”
曼陀罗这样一说,班禅三世慌张地把打开的手掌收回来,但躲在背后的风飞凡却眼明手快,把他手中的东西抢了过去。
风飞凡道:“哇哇哇,以为是甚么奇珍异宝,不过是一颗……一颗?”风飞凡看着从班禅三世手上抢过来的小玩意,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玩意呈圆状,比花生米略小,若说是珍珠,又没有珍珠的奶白;若说是宝石,又没有宝石晶莹剔透的光采。
“那是一颗女人的眼泪。”小天诛道:“这个女人本来作孽甚深,不过死前已经悔改,最后留在世间的就是这颗眼泪。”
班禅三世一生只懂降魔卫道,从来杀的都是该死的邪魔孽障,被迫杀死像清风这种本性善良的人,心底十分内疚,所以将她泪水用法力结成“泪珠”以作怀念。
班禅三世抢回“泪珠”就快步走了开去,他现在正自伤怀,不想让他们看见这个模样,小天诛怕独个儿面对天诛,也跟了出去。
曼陀罗道:“唉!女人!”虽已有了相思公主,但生性风流多情,女人始终是曼陀罗的烦恼。
至于风飞凡,与白雪仙已共偕连理,相当满足,最近更身怀六甲,小孩已经有了名字--“风诗诗”。
曼陀罗道:“我会爱上你的风诗诗吗?” 风飞凡道:“风诗诗会爱上你这家伙吗?”
一阵轻柔婉转的琴声,飘在烟水的湖面上,晚风拂动湖畔柳枝,轻轻摆动,像受袅袅琴音所牵引,闲音起舞。
班禅三世与小天诛刚好在湖边,忽闻一缕琴音由远而近,彷佛宁静湖面风吹泛起阵阵波浪般,令人心潮起伏,愁思驱之不敬。
循着声音来处望去,一大一小只见湖畔筑有长堤凉亭,哀切动人琴声就从小亭上传来,小亭内有女子身影,月印寒湖,湖水依着宁谧山峦,曲声令人迷醉。
班禅三世终于踏上长堤,脑际尽是儿时树下听歌景致,已褪色的过去今又复见,宁静祥和。
亭内女子忽觉有人接近,琴音嘎止,将美丽回忆中断。
亭内究竟是谁,竟能弹奏如诗般美好乐韵。
正在猜疑间,亭内女子已然步出,班禅三世内心一阵悸动,一阵凄酸,竟欲落泪。
班禅三世道:“怎……么?为甚么?”
从来不问为甚么,与其问为何,不如你来告诉我,但班禅三世终于也问了。
亭内女子一身彩衣罗纱,眉目清秀,十指纤纤,一张瓜子脸庞,弱不禁风的身形,我见犹怜的模样,莲步轻移走到班禅三世跟前,竟然双膝跪在地上,令班禅三世一时不知所措。
“恩公为清风解脱罪孽,不致作恶人间,今日特来向恩公言谢。”女子说道。
眼前人的确是清风,她不是已经被我打死了吗?
班禅三世道:“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原来你还没死!”
小天诛一直跟在旁边,看到班禅三世一直希望自己没有杀死清风,如今见清风眼前出现,就以为梦想成真,这“小孩子”也实在太好笑。
小天诛于是对清风道:“你就骗他一次,说你没死吧。”
清风一笑道:“大师不用介怀,清风过往罪孽深重,理应被判下十八层地狱受苦,幸遇上大师帮忙,替清风解脱,其实我要多谢恩公。”
班禅三世道:“那……那你现在是鬼啦?” 清风道:“游魂野鬼。”
班禅三世道:“怎么要做游魂野鬼?怎么不赶去投胎轮回,来生做个好人?”
清风道:“因为有心愿未了。”
班禅三世道:“唉!甚么心愿不心愿,人都死了,还要心愿来作甚?你还是快点去轮回,我这种修行学法正道人士,本来就是专门对付你这种……这种鬼魅,你赖在这里不走,我很为难呀!”班禅三世一脸为难的表情。
小天诛在旁边看着,虽小小年纪,但聪敏过人,已经明白清风的意思。
小天诛道:“蠢啊!蠢啊!你就是人家的心愿呀!”
班禅三世对男女间的情爱十分无知,一时之间听不明白,道:“我?我明白,你有甚么心愿未了,说出来我替你办好。”
小天诛道:“唉,想不到你真的蠢,清风是爱上你呀!”
班禅三世顿了一顿,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手不觉地在摆动。
小天诛道:“哇!你牛高马大竟然怕羞?你不是也天天拿清风的“泪珠”
出来怀念一番吗?你动凡心,你死啦!”
清风得悉班禅三世仍留着她死前遗下的一滴泪,心下感动。
在未遇上班禅三世以前,清风总是遇人不淑,从来也没有人珍惜过自己,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假如轮回转世之后,就再没有前生往事的记忆,这份感情也就必须忘记,来生会遇上怎样的人也一会知道,会不会如今生一样凄苦?
所以她不想去轮回,宁做一只游魂野鬼也不愿去轮回。
小天诛毕竟是个精灵活泼的小孩,总爱作弄别人,把清风及班禅三世弄得尴尬非常。
小天诛道:“唉,清风姊姊,你也蠢,他是出家人,又怎可以谈情说爱呢?明知不可为而为,这就是爱情吗?不过你蠢,他又蠢过猪,两人且不是很登对?说不定天上神佛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班禅三世道:“荒唐!不管有怎样的理由,做游魂野鬼岂会好得过重新做人?我现在就开结界送你去阴曹地府。”
小天诛道:“也不是这样说,现在人间妖气冲天,邪魔当道,做人也未必好得过做鬼,你说对不对。”
班禅三世想一想,又觉得小天诛有道理。人间正被“魔国皇朝”弄得污烟瘴气,稍有良知者都被迫害,做人也好不到那里去。
不过,他修行学来的道理实在根深蒂固,眼见有鬼魅留在人间,不去超渡驱魔,实在又找不到半点理由。
班禅三世道:“一切冥冥之中自有主宰,我不会听你的。”
小天诛道:“岂有此理!你不想想你们相爱也可能是冥冥之中安排的吗?
游魂野鬼就不可以爱吗?出家人就可以拒绝别人的爱吗?清风又没甚么要求,何必一定要赶人走。”
班禅三世不善辞令,一时为之语塞。
清风道:“大师说得对,清风只是来亲口跟大师道谢,免得来生再相见已无法相认,心愿已了,应该归去,劳烦大师。”
清风作好了轮回的准备,反而班禅三世有点迟迟不决。
小天诛说话总是有其道理,应该怎做?
小天诛道:“蠢啊!蠢啊!痴情男女都是蠢人,总是不肯将心底最真的感受说出来,欺人骗己!”
班禅三世始终无法在过往学过的道理中,找出容许鬼魅不去轮回转世的道理,太烦人,太过烦人,终于放弃再想下去。
班禅三世道:“你准备好了吗?” 清风道:“请大师成全。”
人在死后如依恋世间不肯立时离开,便会留在人间成游魂野魂,这一类鬼必须要靠修道学法的高僧或道士,替其打开通往地府之门才可以经“六道天书”轮回。
班禅三世双手合什,结起“净三业”、“净身”、“加持”、“风转法轮”宝印,打开“地狱结界”。
结印打出,湖面波动卷起水柱,水柱窜上半空,交缠飞舞,是“地狱结界”打开的前奏。
只见“地狱结界”打开,在半空中出现一道扇形的彩华,把湖水映照得金光耀目,穿过了结界,就可以抵达阴曹地府。
班禅三世道:“清风,走吧。” 小天诛始终摇摇头。
快要隔世,清风始终有点恋恋不舍,她看着班禅三世,仍希望他多说一句留住她的说话。
班禅三世道:“快走吧,“地狱结界”不能开太久。”
心死了,今生从未爱过,惟有期待来世,清风投向“地狱结界”而去。
惟在此时,湖畔四周鬼哭神嚎,一眼看过去,竟然有数百冤魂飘然而至,纷纷向“地狱结界”而去。
原来此地四方曾被“天劫”洗礼,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亡,他们很多都属无辜枉死,却没有高僧法师替他们超渡,无法到地府轮回,现在“地狱结界”大开,纷纷趁这机会轮回转世。
班禅三世大吃一惊:“我慈你个悲!“地狱结界”容不下这样多游魂野鬼,一个一个来!否则是会爆开的呀!”
这些冤鬼等轮回的机会已是太久,根本不理会班禅三世的劝告,数百冤鬼尽数进入“地狱结界”,终于“地狱结界”无法负荷,爆射散开。
班禅三世怨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已经说了一个一个来,偏不听。”
重新打开“地狱结界”,一样会出现同一情况,终于放弃。
机会一去不回,下次又要等到何时?百多游魂野鬼不肯放弃,全都冲过来要求班禅三世再次打开结界。
“我不想再流离飘泊,求你啊,让我先去轮回!”
“混帐!你死得有我久吗?要轮回也该是我第一个。” “大师,求你。”
被冤鬼缠身,班禅三世一时不知所措,明知他们无辜,怎忍心再伤害他们?又怕他们会伤害小天诛,班禅三世无奈之下只好守在她身边。
嗖的一声,一道符箭从远飞来,打中其中一厉鬼,爆散碎开。
“大胆野鬼!”声音从湖畔尽处传来,只见一人影踏水而行,如履平地,一纵一跃已经来到班禅三世面前。
“别怕!我来助你!”来人轻轻纵身,人已在半空,只见他身穿灰黄色道袍,两撇胡子长长挂在嘴唇边,一身打扮肯定是“道教”一派。
这个道士在半空解开道袍,只见里面镶有两面巨型八卦镜,照着这班孤魂野鬼,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倒影在八卦镜里面时,已经被困在镜子里面,转眼间,这个道士就已经降伏所有孤魂野鬼。
道士落到地上,盯视班禅三世一身打扮,知道同是学道中人,说道:“看你修行一定尚浅,否则怎会被区区野鬼弄得不知所措?幸好有我张天师,否则你今晚一定命休矣,还不快道谢?”
张天师? 那不是“道教”的祖师爷吗? 会否只是同名号的人物?——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fy-yen校正

“风诗诗再过几个月就要出世了,我们的儿子却不知到那里去了。”在曼陀罗等人过夜的地方,相思公主这样说。
自从曼陀罗从大理国找回相思公主,便一直与她不离不分,每夜都跟她把臂漫步。
虽然如此,曼陀罗心底总是忐忑不安,他天生八字“情缺人命”,痴情不缺,独缺长情,无尽痴爱,却无缘结合永拥佳人。
太乙夕梦就是这样离他而去,跟相思公主可以维持多久呢?
自从相思公主为他生下孩儿之后,曼陀罗他根本未曾见过儿子一面,甚至于还未取名,李问世就将他交给云傲,云傲死后,孩子便下落不明。
相思公主为此担心不已,茶饭不思,日夜忧心忡忡。
曼陀罗道:“哈哈,说不定他现在像我一样,美人在抱,对着月色跟佳人谈情说爱。”
相思公主道:“不可能,我们的儿子今年才六岁不到。”
曼陀罗道:“我当年六岁就已经在女孩子堆中打转,如果他没有这样的遗传,我会好失望呢?”
曼陀罗心底又想起太乙夕梦,他也大约在那个时候跟她结下情缘,奈何命中注定,两人始终没法举案齐眉,要是夕梦现在仍在怀中,跟两个美丽的妻子月下谈情,实在是人生最大乐事。
太乙夕梦也被云傲所安排,轮回转世去了,她现在怎样?应该跟小天诛差不多年纪。
相思公主道:“曼陀罗,有办法找他回来吗?”
曼陀罗迟疑一会道:“或许有办法一见。” 相思公主道:“甚么办法?”
曼陀罗道:““禅宗”武学修为里面有一种“禅佛天眼通”,可以看见遥远地方的情景,可以一试。”
相思公主道:“你怎么不早说?”
曼陀罗道:“就算给你看见,也未必可以将他带回来。”
相思公主道:“就是见一面也好,那是我们的儿子。”
曼陀罗经不起相思公主的请求,终于答允,但却被风飞凡劝阻。
风飞凡道:“曼陀罗,你真的已经想清楚?” 曼陀罗道:“就算是还她一个心愿。”
亥卒子道:“要是有缘的话,你们母子必会重逢,用“禅佛天眼通”,万一看见你们不想看到的事,却又爱莫能助,岂不更为不安?”
相思公主当然明白,但分开数年,她实在好挂念,好想好想见儿子一面,就只是一面也好。
风飞凡:“既然这样,我们来助你吧?”
要用“禅佛天眼通”,单靠曼陀罗一人的功力并不足够,必须要借助“神宗四圣”之法力集中于一身方可办到,所以多年来曼陀罗都没有向相思公主提及有这种法力。
班禅三世跟小天诛外出未回,现场就只有吸入“圣僧三舍利”的亥卒子可以暂代他的位置。
曼陀罗、风飞凡、天诛及亥卒子四人围成一圈,各自劲运全身,双掌慢慢推出,只见中央部分渐有气墙集结,并形成四道光华,光华向内收缩,卷成一圈,交错飞缠,良久终化成一个真空状态的球状。
只见球状之内有烟雾飘浮,待烟雾完全散去,开始出现模糊影像。
终于看得见,真空飘浮的球状之内出现一艘画舫,有一人影闪动,是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在气急败坏地走动,拼命的跑啊跑,在他身后有几人提着刀在追,虽没有声音,但却可以看出被追杀。
相思公主道:“那……那会是我们的儿子吗?”
曼陀罗等四人正聚精会神,不能分神,无法答话。
小孩终于绊跌在地上,提刀追杀的人愈来愈接近。
亥卒子因双掌已废,只勉强支撑,于这时终没法维持,光华爆散飞开,再也没法使出“禅佛天眼通”。
相思公主一脸哀愁,她认定那个小孩就是她跟曼陀罗的儿子。
曼陀罗道:“哈哈哈,刚才的假象令你吃惊了吧?”
假象?风飞凡四人刚才清清楚楚是结出了“禅佛天眼通”,也的确看到一个小孩破人追杀,怎么曼陀罗说成是假象?
相思公主当然最明白:“你骗倒我,那谁来骗你呢?”
亥卒子道:“那的确有可能是假象。要用“禅佛天眼通”,必须要靠“四神宗”的道力、神力、佛力及禅力,缺少班禅三世,“禅佛天眼通”所看出来的景像都不能尽信。”
“好消息!好消息啊!”刚于这时,班禅三世在遇上张天尸后,跟小天诛一起回来。
班禅三世将刚才所遇的事情道出,各人都不置可否。
曼陀罗道:“班禅,跟你情同手足,去降魔伏妖没有问题,不过你都要答应我做一件事。”
当下曼陀罗便说出因由,班禅三世一听要用“禅佛天眼通”,即断然拒绝。
班禅三世道:“不行!” 曼陀罗道:“我客客气气求你,你都不肯给我面子?”
班禅三世道:“你的孩子吞了我辛苦找来的“达赖三世”灵童,我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还敢叫我帮你寻找儿子?”
曼陀罗道:“是李问世杀了你的灵童,不要赖在我的孩子身上。”
班禅三世道:“他吞了灵童血水,一样有罪。”
曼陀罗知道班禅三世不好搞,脑筋一转,想到用第二个方法:“你经常都说要降魔伏妖,教人学好,你总不想我的儿子无父无母,跟着坏人学坏的吧?”
班禅三世道:“你儿子成魔的话,我替你杀了他!”
再求班禅三世已经没用,曼陀罗看着愁眉不展的相思公主,很想令她安心,终于他看到小天诛。
他记得,小天诛是班禅三世最在意的人,要小天诛帮忙,需要甚么呢?
小天诛不是很喜欢讲道吗?还喜欢甚么呢?他终于想起,小天诛很喜欢银两,于是曼陀罗便把小天诛拉过一旁。
小天诛道:“那要看你给我多少啦!”说话的同时,小天诛头侧一旁,却摊开手掌。
曼陀罗道:“究竟你要这么多银两干甚么呢?”
小天诛没有答,仍然维持原来的样子。
曼陀罗没办法,给了小天诛一锭银子,她接过似乎相当满意,于是走去班禅三世跟前。
小天诛用命令的口吻道:“喂,你去帮他。” 班禅三世道:“我干么要听你的?”
小天诛一笑:“你一定要答应的啊!”班禅三世一看,竟见小天诛正用匕首指着自己:
“你不是不容许我受伤的吗?”
班禅三世哗然道:“我慈你个悲!你敢用这来要胁我?”
小天诛道:“快一些吧,我的手倦了。” 班禅三世道:“你这个混帐孩子!”
小天诛作势要用刀割自己手臂:“这把刀好锋利的啊!”
班禅三世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学道修行是用来降魔伏妖,现在竟然要帮人寻子!”
班禅三世无可奈何,被迫答允曼陀罗的要求。
“神宗四圣”要使出完美无缺的“禅佛天眼通”,必须要突破“圣灵因果转法轮”。
班禅三世道:“有相无相,有象无象,真空妙有,转法移灵。”
天诛道:“玄天九气,灵地九神,气冲神奔天蓬助法力。”
风飞凡道:“左前因。”将一掌抵在曼陀罗身上。
曼陀罗道:“右前因。”又用一手按在天诛身上。
天诛道:“后前因。”天诛再用一手按班禅三世。
班禅三世道:“前前因,三因结果,因果转法。”
集四人之力,“圣灵因果转法轮”提升层次,“禅佛天眼通”开启结界,在半空中出现电射光华,同四周蔓延,光华集结成球状。
曼陀罗道:“开天眼!”
光球的烟雾渐结成有层次影像,曼陀罗看到的是刚才出现的画舫,上面刻着“兰庭画舫”四个字。
再追看下去,又再见刚才被追杀的小孩,这次终于看到小孩的样貌,提刀的人差一步就要逮住他,曼陀罗二话不说就要跳进“天眼”之内,要过去把他救回,不过他却无法如愿,因为“天眼”并不容许人的实体穿过,反而这一跳,令“禅佛天眼通”爆散。
无功而回,曼陀罗及相思公主都好失望。 假如那个真的是自己儿子怎么办?
他有能力自救吗? “你还傻楞楞的在那儿干甚么?”
说话的是风飞凡,他与白雪仙已经在门外准备。
白雪仙道:“不是看到那里有座“兰庭画舫”吗?”
曼陀罗明白了,于是拖着相思公主的手奔向门口。
班禅三世道:“不是要去布达拉宫吗?” 曼陀罗道:“你们先走,我们随后来。”——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fy-yen校正